不关他的事是什么歌_不关他的事 都快忘了

“好,我知道了,还有什么吗?”

众人都是摇头。

方野接着又做了一些叮嘱,让大家这两天多小心,注意动物的情绪。

天气不光是会影响人的心情,对动物同样如此,天气温暖舒适,明媚的阳光洒下心情也好。

下大雨加上在后舍小空间呆着不能出去玩,说不定就会生气发脾气,和其它动物打架。

等晨会开完后,方野先去小熊猫馆的后舍探望了一下白眉。

果然,白眉缩在角落,一副无精打采萎靡不振的样子。

听到有人过来,下意识转过脑袋看了一眼,随后又了无生趣地呆呆望着墙壁。

脑袋上像是写着几个字,我自闭了。

【普通猕猴:白眉

年龄:18岁

心情:糟糕

健康状态:差(恢复中)】

看样子喂过药后健康状态是改善了点,但是和其它猴子隔离开,心情反而更差了,可能还受了阴雨天气的影响。

听到人的脚步声靠近,两只老虎的耳朵都摆了起来,睁开眼睛警戒地看向栏杆外面。

老虎的听觉还是很敏锐的,即便外面雨声不断,方野的脚步声也很轻,这么一点点动静依然被捕捉到了。

“娇娇,冰糕~”

方野笑眯眯打起招呼。

跪坐到地上,这样视线的高度就和老虎一样了。

冰糕看到方野来了,不关他的事是什么歌显得颇为兴奋,爬了起来,鼻子“噗噗”喷着气,“哇啊啊啊!哇啊啊啊!”大声叫了起来,同样跟方野打着招呼。

“爸比来看我啦!”

走到栏杆前,爪子搭在栏杆上,小脑袋在栏杆间上上下下移动,像是想要寻找个足够宽的缝隙挤出来,扑到他怀里。

方野把手放过去,冰糕的鼻子就凑了上来,在他的手掌心蹭来蹭去,然后伸出红色的小舌头仔细舔了舔。

冰糕的舌头上倒刺还好,舔一舔手没什么关系。

娇娇看清来人后放松下来,嘴巴张得老大,仰头打了个哈欠。

别说公司这些艺人,导演都是大牌一线,参与的电影动则上千万投资,哥哥身价也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就说乔峰亲自安排的工作那肯定都是他编剧的啊,最后的票房都是几千万上亿的票房,要是对准欧美的更是以美元计算.

涉及如此重要的项目事情,结果却是随手写在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上,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不关他的事陈佳柔草头公司也没这么干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乔峰这大富豪有多抠呢!!!

本来就很好笑,让发现的人憋得很难受,结果还有一个笑点低的钟楚虹带头,直接形成了连锁反应,大家都笑了.

“咳咳.严肃一点.“乔峰干咳两声故作威严的绷起了脸,这能吓住其他人变得正襟危坐,但是对于钟楚虹几个女人一点威慑力没有,不过林清霞作为几人里边年纪最大的还是挺知道维护自己男人的威严的,所以在钟楚虹还故意作对的笑的时候,她眼睛轻轻瞪了钟楚虹一下,顺手在胳膊上拧了一把,钟楚虹一下就老实了.

乔峰冲林清霞投去感激的一个眼神,然后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纸上写的说道:“先说下华仔,佳慧,赛风你们三个.“

但是顾九江的笑点可并没有提高,即使这儿的娱乐产业发展的相对落后一些,但是看到好笑的,他还是乐的不行。

林小兮足足洗了一个小时澡,这才香喷喷的出来。

顾九江看了一眼就无视了。

不过,他也有点好奇之心。

为什么女孩子洗澡要花那么长的时间?

这恐怕是个世纪难题。

“哥,说心疼我的歌应该明白你怎么把东西收拾啦,留给我就行了!”

林小兮看着厨房干干净净的样子,好似有点不开心,略带点委屈的模样,小嘴撅的老高。

顾九江的注意力可都在综艺上,没关注到林小兮的表情。

“你刚刚不是在洗澡嘛,我正好有空,就随便收拾了一下。”

林小兮闻言,眸中闪过些许难过。

她自小被寄养在顾鹤群的家中,唯一能做的,就是替顾九江他们收拾收拾房间,打扫打扫卫生这类的。

毕竟两个大老爷们生活在一起,绝对是邋遢的要死。

半天没收拾,就是一团乱!

她一言不发的来到顾九江窝着的沙发上。

“哥……”

林小兮眼眶有点红了。

她是一个特别没安全感且敏感的女孩。

许是听出了林小兮声音中的颤抖,顾九江一愣。

“小兮?你怎么啦?”

他将电视的声音调小。

林小兮掀开被子,躲了进去。

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美丽的眼眸中流了下来。

泪珠滴在顾九江的身上。

顾九江懵了。

怎么突然这样?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稳定住情绪再说。

顾九江抱着情绪低落的林小兮。

“到底怎么啦?不会是因为哥把那些垃圾收拾了吧?”

他猜测着。

然而,林小兮没有回答,依旧无声落泪。

突然,脑海中响起了电子合成音。

叮!

林天成笑着说道。不关他的事颤音

这时林诗雅脸色冰冷的看着林天成:

“你这是又把我卖给别人了?”

“诗雅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父亲,我有权利给你选一个好夫婿。”

“这位是燕少,江东五大家族之首的燕家大少爷,燕家可是权倾江东的顶尖豪门。”

“燕家的燕氏集团更是华国前十的超级集团,资产数千亿。”

“比之我们江南七大豪门都要强上几个档次,燕少更是文武双全,才貌非凡。”

“比之那个所谓的江州楚少要强十几倍!!!”

林天成看着林诗雅说道。

“林天成,我的另一半不用你插手!!!”

林诗雅面色冰冷的喝道。

“你是我女儿,我就得管,而且你不知道吧,今天你请的一个人都没来,就是燕少干的。”

“燕少只是一句话,那群家伙就纷纷不敢来了,这就是燕少的实力。”

“而你的那个楚少呢,他人在那?”

这回突如其然的来他家,绝对是碰上了什么事!

顾九江拿出手机,给陈秘书拨去一个电话。

没几声,电话便通了。

“陈秘书,帮我调查一件事。”

顾九江说道。

电话那头的陈秘书依旧在工作,接到电话后立马应道。

“什么事?我立马去办。”

陈秘书没有任何的不耐烦,反而是认真对待。

毕竟是公司唯一的继承人了,没有人可以去等待颤音容不得他敷衍了事。

“查查小兮最近怎么了。”顾九江语气中透露着冰冷。

即使林小兮说过,她是放了三天的假才来的,但顾九江现在不相信了。

绝对是出了什么事情!

不然林小兮这么坚强的姑娘,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哭出来。

电话那头的陈秘书立马答应。

“明白了……对了,那个大卫经理我已经妥善处理了。”

他向顾九江汇报情况。

顾九江应了一声,也没再多说,将电话挂了。

看着林小兮恬静的睡颜上,挂着泪珠。

顾九江心疼极了。

还有赵成,虽然说话磕磕巴巴的,但是却一点都不怂。

“没事,死不了!”黄锦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而一直都躲在角落里的张文才,直到这个时候,还远远的躲着,生怕祸端沾染上自己。

扶着黄锦半躺在床铺上,赵御对着赵成说道:“去,把宿舍的门关上!”

赵成点点头,转身过去将宿舍的门关上。

赵御拉过一把椅子,坐在葛洪的面前,一伸手将葛洪的头发抓住,直接向后一扯。

“洪爷,您这是替谁卖命呢?”

赵御冷笑的看着因为剧痛,一张脸皱在一起的葛洪,淡淡的问道。

葛洪因为头发还在赵御的手里,只能仰着脖子看着赵御。

这家伙倒还算硬气,一双三角眼盯着赵御,一言不发。

砰!!!

下一刻,一声闷响传来。

包括地上那个还在吐黄水的家伙在内,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赵御。

就在刚刚,赵御问完话之后,见葛洪一言不发,随即顺手捞起旁边电脑桌上放着的一个烟灰缸,狠狠的砸在了葛洪的右侧脸颊上。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