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恨茫茫全文免费阅读_爱恨茫茫免费阅读

“哥,你真觉得这里的全羊宴做的很像咱爸做的?”

最后一句,是模样和张总有几分相像的男人问的。

他和张总好像是亲兄弟。

“我是觉得有点像,特别是这里的羊肉蒸饺,不过,爸去世的时候,我还太小了,爸做的全羊宴味道,我也记得很模糊,不过不要紧,我不是把妈也带来了,等下让妈尝一下就知道了。”

说话间,张总自己也坐下了。

此时,两个服务员曹敏、方芳,一个过来给他们上茶,一个去拿餐具。

名叫阿财的男子看了看张总,神色复杂地笑了笑,低声说:“你都记不清,我就更记不清了,爸去世的时候,我才3岁,都还没吃过他做的全羊宴呢!”

此时,老太太环顾着店内的环境,淡淡地说:“味道应该是不一样的,咱们张家做全羊宴的本事……算是在你们爸这一辈断了,当年你们兄弟俩都还太小,你们爸又没留个菜谱下来,唉!可惜了。”

这话把兄弟俩都说得神色黯然。

坐在张总身旁的妇人挤出一抹笑容安慰:“妈,都过去的事了,您就别难过了,阿生和阿财现在不都挺好吗?咱们张家现在也不需要靠那个手艺吃饭了,您老看开点!”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爱恨茫茫全文免费阅读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也许十六岁的年纪,感情还不成熟,但是,却是敢爱敢恨,不计后果!

雨凝忘记了自己身后的家族,忘记了雨家对她的期望,时间只停留在了这一刻,她希望永远都依靠在林逸的怀中,让她觉得幸福安心!

可是,林逸的手,却在这个时候抽开了,让雨凝的心中有些淡淡的失落!她想让林逸继续下去,可是却矜持的说不出口。

“抱我……我冷……”雨凝又说谎了。爱恨茫茫宫冥修

雨凝的话,无疑让头脑有些不清醒的林逸变得更加冲动和不清醒,林逸也不管雨凝到底冷不冷,伸手紧紧的抱紧了她。

两个人的呼吸变得火热而粗重,雨凝微微侧过头来,闭上了眼睛,紧张而期待。

这无疑更是让林逸心动不已,看着雨凝微微翘起的嘴角,林逸有一种吻下去的冲动。

两个人的嘴唇微微靠近,眼看就要碰到了一起,山洞外却猛然传来了几声野狼的低吼!

林逸瞬间恢复了冷静,他抬起头来看向了山洞外面,漆黑的夜色之下,有一对对闪烁的光芒,是狼的眼睛。

“行了,懒得和你BB,不过那个女人的确极品,看的老子都忍不住。可惜人家背后的男人咱们惹不起。

我看那个人也是懒得和你计较,你这个瓢开的值得。不然连我们大老板都得罪不起的人,你打他女人的注意真的以为燕京的河里淹不死人啊?”保安经理有点侮辱人的拍了拍下年轻的脸转身走了酒吧中。

三辆大奔驶入一片高档的小区中,皱着眉头的杨东旭伸手搀扶着李莉从车上下来,坐上了地下停车场的电梯,身后跟着吴生和四个保镖。

电梯门打开摇摇晃晃被杨东旭搀扶的李莉去开门,吴生和两个保镖先进去,与君相思到白首免费阅读几分钟之后出来对杨东旭点了一下头。

然后带着保镖坐电梯离开,杨东旭扶着李莉进了房间把门关上。

李莉低身想要那妥协给他换上,但身体摇摇晃晃的被站稳,杨东旭自己拿了妥协。同时把李莉的高跟鞋一起脱掉给她套上拖鞋。

“我.....我去洗下澡。”看到杨东旭一直皱着眉头,李莉不禁开口说道。

看着李莉虽然有些站不稳但意识还算清醒,杨东旭没有说话放开了她向客厅走去。

但是长夜漫漫,孤男孤女,在这种情况之下,难免会进一步发生点儿什么……

十六年了,雨凝第一次有一种很安心的感觉,林逸宽大的臂膀,给了她无限的温暖,雨凝再次沉沉的睡去了……

再次醒来的时候,雨凝感觉到自己身上已经没有了之前那种寒冷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惬意的暖意!暖洋洋的,让她很舒服。

这种感觉,让她有些舍不得,又有些羞涩和难为情。

毕竟此刻她躺在一个陌生男人的怀中,这在以前,雨凝是无法想象的,可是现在,却发生了,而且让她恋恋不舍。

这是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么?雨凝很迷茫,在过去的十六年中,她的感情生活一片空白,爱恨茫茫岳瑶光 完整版接触那些公子哥的目的,也仅仅是出于利益的社交,是家族给她安排的,为了以后接掌雨家大权铺路。

林逸的感知是很敏锐的,怀中美人醒来,林逸立刻有了感觉,他睁开眼睛,低声问道:“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我……我还是好冷……”雨凝说谎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谎,但是她的确是说谎了。

三两大奔一贯而入驶入三里屯,让街上不少人不禁侧目观望。不是看豪车,而是脸上带着疑惑的神色。

燕京从来不缺豪车,甚至很多人不知道的豪车,全球限量版的那些超跑你在燕京都能找到起影子。

所以三辆大奔不算什么,哪怕这三辆都是打底五百万起的防弹车。只所以都看这这几辆大奔,是因为这种给人感觉稳重的大奔和三里屯的B格比契合。

来三里屯的人都是来找乐子的,虽然也有一些中年人甚至老年人。但跑车、悍马、哪怕是个性的机车才是符合这里的氛围。

你弄三辆顶配的大奔,严肃的就好像商业谈判。又或者是这些年轻人老子在去哪里视察工作一样,让人感觉异常的别扭。毕竟这里不是主干道车辆来来往往,这三辆大奔直接停在了一家豪华酒吧的门口。

而且是直接堵在大门口没有离开的意思,爱恨两茫茫苏擎宇颇有一种自己偷偷上网被家长堵住,下一刻就会被打一顿的感觉。

大奔停下之后中间一辆车没有动,后面一辆车下来四个一看就是保镖的人快步向酒吧里面走去。

许阳有些无奈地说:“写方吧,治以微辛微温解表,麻黄1g,杏仁2.5g,甘草0.6g……”

许阳把方子开下去,宽慰了患儿的父母之后,许阳就出去了。

许阳嘱咐道:“曹医生,这个孩子服完药之后,明天你记得把他的情况跟我说一下,我过来二诊。”

曹德华拍着胸脯答应道:“放心,这事儿就包在我老曹身上。”

许阳点点头道:“那好,那我们就先走了。”

刘医生过来跟许阳握手,感激道:“辛苦你了,许医生,这次真是麻烦你了。”

姚柄用很期待的眼神看刘医生,就差跳起来伸手了,他也要握握!

可刘医生却直接略过了姚柄,然后跟曹德华握了手。

“呸,渣男!”姚柄心里暗啐一口。

刘医生跟曹德华道:“也辛苦你,曹主任,大晚上还跑一趟呢。”

曹德华美滋滋道:“没事儿,还不都是为了病人着想嘛。那个病历……”

刘医生非常上道地说:“懂得,懂得!”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