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司机唐诚_镇女党委书记司机 唐诚

“你就真愿意步步退让?还是你故意用的骄兵之计?”

“还不是时候。”

“为什么?”

“因为我要配合金先生的行动。”

王晓歆在第二天就走了,理由是多看梵青竹一眼都是恶心。曾子墨自然明白自己的闺蜜所说的都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王晓歆的心。

金锋说得对,王晓歆舍不得放弃自己的事业。舍不得王家,更舍不得神州。

梵青竹可以舍弃在梵家的一切包括变卖掉自己的股份而去追随金锋,跟金锋同生共死。但王晓歆做不到。

或许在王晓歆心里,她爱的是曾经那卷缩在神州可以忍受一切委屈的金总顾问,而不是现在自由翱翔九天之外无拘无束的金大骑士长。

曾经的金锋,王晓歆能看得见,能抓得住,也能有期盼。现在的金锋,飞得太高,让王晓歆扇动翅膀使劲的追,却是怎么也追不到。

王晓歆的心里依然还深爱着金锋,只是这份爱,变成了最固执的等待和藏在心里最深处最纯真只有金锋才能触碰的那一个禁区。

“恩……”钟发白听了儿子的建议,点了点头:“这个倒是个办法,不过要是她们家不做钉子户,全职司机唐诚那么也没办法引起矛盾啊?”

“这个可以制造矛盾嘛!比如强拆,嘎嘎,直接用推土机推掉她们家,最好让兵少亲自操作!”钟品亮建议道。

“好,我尽量操作!”钟发白也是恼恨林逸,如果能借兵少弄他一下,他也是很乐意的。正说着话,他的手机响了起来,拿出来一看,是钟品亮的班主任。于是连忙接听了起来:“喂,你好,刘老师……哦?你组织学生来看品亮了?真是太感谢了……已经到医院门口了?好好,你们过来吧,在第四住院处418号病房!”

挂断了电话,钟发白对钟品亮说道:“你老师和同学来看你了,我出去抽个烟!”

钟品亮点了点头,心中一暖,看来自己的老师和同学都没有忘了自己啊!自己上次请客旅游也是有了回报的!不然的话,自己住院要是一个同学都不来,那有多凄惨?

不过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同学上来,想来从大门口找到第四住院处还是要一段时间的,于是钟品亮随手拿起了床边的ipad2苹果电脑,登陆了移动手机阅读基地的网站,看起了一本叫做《很纯很暧昧前传》的小说。

村会计低声劝完徐同道,又过去低声劝说徐恒兵。

妇女主任在耐心地做徐恒兵老娘的工作,给他老娘分析利害,希望徐恒兵老娘能管住徐恒兵。

村长徐恒春则声色俱厉,骂完动刀的徐恒兵,又来警告仍然冷着脸的徐同道。

反正主要意思只有一个:不许再动手了。全职司机第一章草根

两次动手都没吃亏的徐同道默不作声,只是冷眼瞥着不远处的徐恒兵。

两次被按在地上暴揍的徐恒兵此时已经跟个泥人似的,浑身脏得不能看,脸更是肿得跟猪头似的,两只眼睛肿得都快成两条线了。

鼻孔下面血糊糊的,刚才他自己胡乱抹了一把,血迹就糊了半张脸,一个村干事递给他一块手帕,他也只是随手擦了擦,一双眼睛色厉内荏地瞪着徐同道,却是不敢再往徐同道面前冲了。

两次打输,两次被徐同道按在地上暴揍,确实有点把他打怕了。

一番调解到最后,村长提出一个解决方案。

——前几天徐恒兵从徐同道家搬走的两包稻,还给徐同道一包,另一包就当是徐同道把徐恒兵打成这样的医药费。

“嘻嘻,瑶瑶的意思是,她接受了你,你不表示一下感谢么?”陈雨舒狡黠的一笑,在一旁替楚梦瑶解释道。

“小舒,你胡说什么?什么我接受他了?”楚梦瑶听了陈雨舒的话吓了一跳,这话的歧义也太大了点儿吧?怎么听起来像接受表白似的呢?

“没什么呀,我说你接受他做你的挡箭牌了嘛!”陈雨舒笑嘻嘻的说道。

“哦,谢谢。”林逸倒是很利落,事实上,要不是这份工作怪异了一些,他总体上还是很满意的,官色攀上女领导完整版起码薪水很高。

“不客气……”楚梦瑶恨恨的从嘴里蹦出三个字来,为林逸的反应迟钝赶到无比的怨念。这个人给自己当挡箭牌?怎么看他都是傻兮兮的呢?

“瑶瑶,我走了,明天见呀,还有你,箭牌哥。”车子停在了一座别墅门前,陈雨舒对楚梦瑶摆了摆手又对车子前面的林逸眨了眨眼,才下了车去。

箭牌哥?林逸苦笑,这个名称倒是挺别致的,和网络红人犀利哥有一拼了。

陈雨舒的家和楚梦瑶住的很近,两家的别墅门对门,车头转个弯,就来到了楚梦瑶的别墅。

“这个恐怕我没办法做主,小姐,这是楚先生交代的,您看……”福伯有些为难的说道。毕竟他是一个司机,虽然是楚鹏展最信任的人,但是夹在他和小姐中间,实在不好办啊!

“算了,我亲自和爹地说好了!”楚梦瑶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最新款诺基亚E7拨了出去,是前一阵子搞促销存话费赠送的,她和陈雨舒一人买了一只。

林逸则是有些眼馋的看着楚梦瑶手中的手机,天才司机自己是不是也应该买一台手机了呢?不然打电话实在太不方便了。

“爹地,我是遥遥呀!”楚梦瑶近乎撒娇似的腻声说道,弄得林逸心中一阵酥麻,原来女孩子撒娇时的声音可以这么好听啊?

“是瑶瑶呀,什么事么?”楚鹏展正在给公司开会,不过见到女儿的电话,还是接了起来。

“是这样的,老爸,你给我找的这个什么挡箭牌呀?是不是随便从农贸市场雇佣来的?”楚梦瑶有些生气,从小到大,父亲还没有如此敷衍过自己呢。

“你说小逸呀,呵呵,他是爹地特意不远万里,从西星山请来的,不但学识好,而且功夫也好,更难得的是人品更好!”楚鹏展笑呵呵的说道。

这就是缘分,也就是命!

四月的野人山进入到热季,温度稍稍有所升高。但比起国内大部分地区来,这里的热季只能叫做凉季。

去年野人山最热的天,室外温度不过三十八度。由于处在原始森林中,野人山完全就是一个最天然的度假胜地。

随着联邦储备系统股东争夺大战进入尾声,金锋开始准备股东大会之行。

叶布依和周皓的释放让金锋也了结了一桩最大的心愿。

两个月多时间,金锋和子墨的造人计划还是没有打成既定目标。金家军们很是困惑,但两个人倒是非常淡定,

这件事惊动了梵宗楷和赵老先生,小司机宦海沉浮记两个在老龙山修仙的老头特意的把小两口召唤了过去,甩了几十包的药剂给了小两口,要他们按时按量服用。

两个修仙老头指着那几十包药剂大咧咧的叫道,只要吃光它们,别说双胞胎,就连五胞胎都没有任何问题。

这些药剂都是两个老头叫人在两岸三地各个著名老中医那里高价买的方子,用的自然也是最好的药材。

金锋对此相当气结,当场就跟梵宗楷翻了脸。

但梵宗楷却比金锋更凶。

“论灸术一道,这世界上真没人能跟你相比。不过论药理,你敢说你就是天下第一?”

“你敢保证自己身体没事?”

这话顿叫金锋无力反驳。

老家伙现在已经卸下了所有职位彻底裸退再不问江湖世事,没了俗事烦扰自然也不会有小辫子让金锋拿捏,说话那是直戳人心窝毫不留情面。

“你敢拍胸口保证就不是你的问题?”

“你要敢保证的话,那就换一块地播种试试?比如说……”

“我孙女!”

“要是青竹这块地都种不上……没关系,咱们再换一块地。”

“比如说,王大统领,还有李心贝,还有那谁……”

赵老先生在旁边飙出一长串的女孩名字:“黄薇静,楼乐语,葛芷楠……”

跟着赵老先生咳咳两声一本正经慎重补充说道:“不行就弄块外国地试试,比如梅格莉娅女王,丽芙泰勒……”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