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缠不休恶魔的禁宠_车内里抵死纠缠放空的手

“我这再躺几天工作就没了。”胡镇泉的爱人有些心急。

“心态放好,你这一方面是累的,另一方面也和心情有关系,咱们家也不差钱,到时候换个轻松的岗位,好好干到退休,我这边哪怕退休了返聘还是没问题的,不愁养老。”

胡镇泉对自己的爱人还是很不错的,倒是不在乎现在的岗位,能轻松更好。

他现在是科主任,收入还可以,家里也不缺钱,没必要那么累。

再说,更年期,一方面是生理功能紊乱,一方面也和心情有关,更年期的女人容易心浮气躁,发火,胡思乱想,休息一下,心态平稳,或许也能好一点。

“你现在倒是说的轻松。”

胡镇泉的爱人多少还是有些高兴的,有个疼自己的老公,那可是一件相当幸福的事情。

老夫老妻,这么多年,胡镇泉对她十年如一日,真的是幸运呢。

当然,年轻的时候,胡镇泉的爱人也没少出力,当时胡镇泉还是小医生的时候,胡镇泉的爱人收入要更高一些,承担了家里很大的压力,胡镇泉是个懂得感恩的人。

脑洞和别人不一样?!!

脑洞又是什么鬼?还弄出来了去创作,我是什么样子的人,我自己最清楚,写个普通的稿子还可以,创作那种东西真的和他不沾边。

马晓听完李忠信的话以后,纠缠不休恶魔的禁宠歪着大脑袋看着李忠信,感觉他对李忠信的话理解不上去了。

李忠信看到马晓呆萌的胖样,回想起来上初中时候马晓那微瘦的模样,开口笑问道:“老班,我一直挺好奇的,你上初中的时候是个瘦子,怎么现在长胖了这么多呢?”

马晓看了看李忠信,浑不在意地说道:“咱们上初中的时候,哪里有现在的这种没好生活,那个时候吃的东西不行,当然是瘦了。

现在我们国家发展得好了,我吃的东西也赶上去了,自然就胖了,我们家里面,我这还算是瘦的呢!”

马晓对于自己身材走样的这个事情并不在意,因为他觉得,想要保持好的体力,必须要吃好,身体稍微胖一些,只要是不影响其他的,就什么问题都没有。

现在生活好了,不吃不喝做什么,难道像李忠信现在这样就好了?

当医生的谁没点野望,外科手术那也是分档次的,掏大粪的肯定不如切肝脏的,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普外的小手术,阑尾切除,现在很多大医院的外科医生都有些瞧不上了。

年轻住院拍着高瑞林的马屁,一方面是希望能和高瑞林多学着点,一方面也是看看有没有机会调去肝外,急诊科哪有肝外好。

“小刘现在在急诊科也算是一把刀了。”

边上一位肝外的主治也笑着道。

“杨医生您就笑话我吧,我就是个打杂的,能跟着高主任和杨医生打个杂,拉个勾,我就乐的找不到北了。恶魔黑帝蚀骨囚虐”

“拉个勾,打个杂,那可就没志气了。”

高瑞林笑着道:“我看小刘你心气还是很高的嘛,以后肝外要是人不够,就可以拉小刘凑个数。”

高瑞林前半句是给刘住院说的,后半句是给杨医生说的。

“我看成,小刘现在水平不错,上一助我看没问题。”杨医生笑着点头。

“谢谢高主任,以后要是有跑腿打杂的或,高主任和杨医生随时喊我就行。”

“是!”

这边,一群人在忙着找人,另一边,江暮曦已经朝着京凤蓝城赶去了。

路上,一行人尾随在江暮曦的身后,神情诡异。

江暮曦大老远就感觉到了身后有人在跟踪。

她瞥了一眼,不过是几个地痞流氓而已。

冷冷笑下,她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继续往前走。

几个流氓还真的以为自己盯上了小富婆,并且还没有被人发现。

趁着江暮曦转身走向人少的街道时候,这几个人上前就将江暮曦拦住。

“站住!”

前面挡住了两个人。

江暮曦往后扭头,后面这时候也堵上来两个人。

“这是要做什么?”江暮曦反问。

“少废话,哥几个可是从商场里跟着你出来的,一口气买了大几千万的奢侈品,小妞,你很有钱啊!”为首的男人开口。

江暮曦冷笑,原来是从商场里跟出来的,邪魅哥哥别乱来那看来是为了钱呢。

“所以呢,那你们想要怎么样?”

其实,这都是华国人小看了人家阿三的制药水平,华国制药除了广告费投入比阿三多,其他的都不是人家的对手。

全世界目前,就药物的研发经费,阿三能进前十,华国药物广告费能进前十。

什么都不说,就一个辉瑞的西地那芬,过了专利期能怎样,放开了让你仿制你都仿不来。这还是华国仿制比较厉害的一种药了。

仿制很简单吗?说简单的都是骗人的,也就没钱的中年油腻男买点华国仿造的骗骗小姑娘以外,正儿八经用于治疗的,只要经济条件稍微过的去,都不会用仿造的。

华国的科研人员没本事吗?不,天才多的很。但,就是因为华国的制药理念有点怪异。

比如,当年的老屠,华国药业没一家看好她的吗?不是,也有,但就是觉得这玩意赚钱太慢,时间太久,赚不来快钱。

赚快钱当然卖中成药快了,在这一块,说实话,神秘小叔求放过冷瑾夜估计也就盖房子能媲美了。甚至有些时候嫌这个钱都慢,大家一起卖起了保健品!

大家都赚了快钱,然后,尴尬就出现了,好多好多的研发的药物,器械,只能拿去国外,通过国外的药企才能进入临床,也是奇葩啊。

“跟我们哥几个走一趟,让你家人随随便便送几个亿过来,否则的话……”

几个人得意笑着,朝着江暮曦逼近。

江暮曦不屑反问:“所以你们这是要绑架勒索了?”

“对,就是绑架勒索!”为首的男人一脸猥琐,他上下打量着江暮曦,

“但是看在你长得这么美的份上,只要乖乖听话,哥几个保证你安全,不过要陪着哥哥们好好玩玩,哈哈哈。”

说着,咸猪手已经伸到了江暮曦面前,朝着江暮曦的脸就要摸。

其余男人也都是两眼放光,恨不得也想要一起上前,直接将江暮曦生吞了。

毕竟这么漂亮的女人,他们根本就没见过。

江暮曦最厌恶的就是这些不知好歹的流氓,自己几斤几两都不清楚,就敢来劫财劫色!

真的是找死。

拳头微微攥起,江暮曦想要一拳将这个恶心的男人打出九霄云外。暴君的疯狂索爱

但还未出手的那一瞬间,身后突然多出一抹身影,高大挺拔的身材,一席褐色西装,一尘不染的皮鞋,男性魅力爆棚,满满行走的荷尔蒙。

我以前听人说过,走神这个事情应该是一种挺严重的心里疾病,要不我个你找个心里医生看一看?”马晓一脸严肃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

马晓对于李忠信和他在一起突然之间走神走到如此地步也是佩服到了极点,这家伙心得多大啊!在桥上呆着呆着就走神了。

我了个去,啥叫我应该帮你找个医生看一看,还弄出来什么心理疾病来了,这马晓是学傻了,还是脑袋糊涂了?!!!

李忠信如同受惊的小兔子一般地跳离开了马晓以后,一脸蒙逼地对马晓说道:“老班,你这现在怎么这么说话呢!我看你小子有心理疾病还差不多,你看我什么时候像有病了?”

李忠信没好气地对马晓说了起来,脸上一脸的不爽,那大胖脸都要贴到他的脸上了,这货究竟是想做什么。

“忠信啊!我是学医的,很早以前我就学过,人没什么事情总走神是一种心理疾病,这个是有科学根据的,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会那么说。

你还记得不记得,你在初中的时候,动不动也是走神,就好像一下子思维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一样,我说的是真的,要不明天我看看我的导师,让他帮你介绍一个心理医生看一看?”马晓一脸关切地对李忠信说了起来,他甚至都想到让老师找一找朋友,找一个靠谱一些的心理医生。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