侄女小芳遵义_与妻侄女的遵义之恋

昔日老战神的上级,战友,下属,一个个远去成为彪炳青史明留青书的过往,只有老战神还坚强的活着,送走一个又一个的袍泽老友。

他和鲁老同是好友,当年的永不解密计划就是他和鲁老一起搭档,也是在那些年,他和鲁老成了忘年交。

鲁老这一走,老战神在这世上也失去了最后一个老朋友。

这对老战神的打击,无疑是最大的。

老战神之后,又有几辆特别样式的周年车先后驶入停车场。和老战神的周年车一样,这些车子都代表了一个时代的倔起,代表了一段可以载入史册的辉煌。

这种车一共七十台。下一个十年,下一个二十年,这种车也不会再出现。

或许等到一百年的时候会再出现这种车,只是,那时候怕是没有再有资格拥有。

大礼堂内肃穆沉静,无数大佬巨佬们先后入场,矗立着静静的等待着。

当老战神入场的时候,众多大佬主动上前和老战神握手见礼。

后面进来的周年车主人们见到老战神露面有的主动上前向老战神鞠躬执后辈礼。有的装作没有看见找到自己位置或或坐或站,姿态摆到最高。

“不错,林逸,只要你投我一票,日后必有重谢!”右盘虎既然奈何不了林逸,只能选择暂时性的隐忍:“大家不打不相识嘛,侄女小芳遵义交个朋友如何?”

“好吧,那我就投你一票好了。”林逸说着,就将黄毛手中的纸箱一把抢了过来!那里面还有不下二十个红包,显然是右盘虎多准备出来的。

“这……”黄毛见林逸将红包都吞了,顿时一愣。

“这一排都是我的朋友,我让他们一会儿投他一票好了!”林逸指了指白伟拓等人说道。

“那……也好……”黄毛不敢和林逸辩解,悻悻的松开了手。

而林逸则是随手将纸箱放在了白伟拓的桌子上,道:“拿回去吧,这是人家的一片心意,咱们不拿的话,人家多没有面子啊!”

右盘虎得到了林逸的保证,倒是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对于当班长也没有什么兴趣,但是家里人却很看重这个,而且他也知道这个医药专业所代表的意义!

能在这个理工科院校里面开设一门如此古怪的专业,而且是这种仅有几个人的小众专业,这人背后的能量就不容小觑,而这个人,也是右家所尊敬的人,如果右盘虎能够在这里顺利的毕业,得到那个人的指点,继承右家家主之位,还真不是什么妄想。贵州妻侄女小芳

颜欣宁直觉觉得,导致周鸿身上发生这样违背常识的一幕,必定是星空集团拿出了逆天科研成果。

不知道这种科研成果对我目前的阶位能不能起作用?颜欣宁心里想道。

“这里都是自己人,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要大家出去不要大肆宣扬就可以。事情经过是这样子的,星空集团的人体潜能开发研究小组在一次科学研究过程中,出现了一些失误。本以为这次制取出来的制剂会没有作用,结果经过严密的检测之后,发现这种制剂竟然具有一种惊人的特性......”陈岳说到这里略微停顿了一下。

就这么简单的几句,就把现场所有人的兴趣逗了起来。

“什么特性?”颜欣宁关心过甚,情不自禁地追问道。

“它的特性就是,它可以极大的促进人体内的不良基因向着优秀基因的方向转变,同时可以活跃人体内的气血,让人体缓缓排出体内沉积的毒素,并可以促进人体各部分组织恢复人类幼小时的生物活性。针对不同的人,制剂起效的时间是三到七天不等。”陈岳继续说道。

衣服脱掉的那一瞬间,贵州遵义侄女芳儿婶子瞬间懵了!

这……这……这是什么?

女孩瘦弱的身板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口,看起来触目惊心。

有的伤口,很明显的是用牙齿咬出来的。

还有的,则是像是指甲掐的。

叶琳琅借着女孩睡着的时候,给女孩做了一个全身检查。

“我孙女,咋回事啊?”

叶琳琅无奈道:“你去烧点开水,给女孩擦擦身体。”

沙漠里的天气炎热。

女孩的伤口,好些都化脓了。

好在叶琳琅随身带了一些药物,加上还有空间的储备药物,叶琳琅在婶子给女孩擦干净身体后,给女孩的伤口上,上了药。

“医生,你告诉我,我孙女咋了?”

叶琳琅问,“她的父母呢?”

“没了!”

叶琳琅迟疑了一下,还是轻声道:“她被人……性……”侵了!

其实,婶子也是一个女人。

在看见自己家孙女身上的伤时,她哪里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只是她不明白,谁会对自己的小孙女,做这样的事?

是寨子里的人吧?

最近塞子可没有什么外人。

婶子绞尽脑汁的想,试图要抓到这个幕后黑手!

“我孙女她……”婶子的眼泪,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一滴一滴的滑落,“她……”

叶琳琅无奈道:“这么小的孩子可能什么都不懂,那个夏天和侄女的故事你有没有发现她最近害怕谁?”

婶子摇摇头。

她一个女人,带着一个小孩子,生存十分艰难。

平时也是真的没有时间管这个孩子。

好在自从孩子的爹娘出世后,孩子懂事乖巧,鲜少给她添麻烦。

她生火做饭的时候,也会给她打打下手。

她是真的不知道在自己没有注意到的地方,自己的孙女,竟然被禽……兽……

“你最近好好的照顾她吧。”

“好。”婶子应道。

谁都没想到杨东旭的反击会来的如此之快,有如此的直接直击要害。这让他们连捂盖子的机会都没有。

“这话你不应该问我,你应该去问问老总。问问他三令五申不得把国企改革当成肥肉谁都想咬一口警告下,你们还这么乱伸手他愿不愿意食言而肥放你们一马?”杨东旭冷笑道。

让那位铁腕老总放这些蛀虫一马?开为什么玩笑,老总恨不得把这些蛀虫扒皮抽筋做成人彘,向他求情直接拍死都算老总休养很好脾气温和。

“也就是这件事情没办法善了了?”宋立行的面色更加阴沉。

“这话说的就更搞笑了,你们之前弄我的时候,怎么不想想给我一个善了?相比于你们用的龌龊手段,我敢拍着胸脯保证,遵义侄女补课就这些人全都拉去枪毙绝对没有一个冤枉的。”说道这里杨东旭顿了一下,冷哼一声看着宋立行:“也包括你在内。”

“希望你一直这么得意。”宋立行咬牙切齿的说道。

“借你吉言,好走不送。”杨东旭抬起茶杯敬了一下。

宋立行人怨毒的看了他一眼起身离开,他真的没有太多的时间在这里耽搁。屁股下面一堆屎需要赶快擦干净,不然他这位宋少至少要进局子里待几年。

如果一味地想孩子要好处,不给予一些补偿,那真就不是他一个主抓经济的高官做的事情。

陈醒然笑眯眯地说道:“忠信啊!刚才说了那么些事情,都是政府要求你那边做事情的,你有没有什么想法或者是需要,用省里帮助你解决一下呢?”

李忠信心中想要省里面帮助解决的事情很多,但是,李忠信却不想在这个时候提出来。

如果他把心中的那些想法在这个时候提出来,那就有一种绑架政府或者说是让陈醒然为难了。

卫生巾销售方面的事情,他去做原本就是一件无可厚非的一件事情,毕竟他在卫生巾生产厂当中投了很大的一笔资金。

而山野菜加工厂的事情,省里面能够这样和他进行谈判,而且他也达到了他想要的效果,真就没有必要再说其他的。

要谈那些想让省里面解决的事情,至少要等到他任天堂的股票卖出去,或者是说黑省这边的卫生巾和电风扇都开始大卖以后,这个时候和陈醒然谈那些还维时过早。

李忠信先是摇了摇头,然后露出一副仔细想了想的表情思索了一下说道:“如果省里面现在想要帮助我解决一些困难的话,那么,我选择在省里面的银行贷款五百万。”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