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个师兄个个疯狂_两夫君同时一前一后女尊

“猫小妹,你说这次小主人要多久才能出来,感觉进去好久了呢!”以往就算小主人闭关,也进去半天就出来了,这次有好几天了吧!突然感觉有些不适了。

放心好了,小主人没有出问题,可能是因为这次的事情有些难吧!没有想到小小的一个天网架构居然用了小主人这样久的时间,这可不像那个效率惊人的小主人啊!

猫小妹为什么我觉得你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你说你是不是在打什么坏主意,或者说打坏主意的想法。

“狗子,我在你那里,就是这样不堪吗?”

“当然了,不然你以为你在我这里印像会很好吗?”笑话,虽然我平时不说,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只是平时没有和你计较罢了。

我说你们两个还真是闲得无聊啊!我随时出来都能遇到你们吵架,有这时间为什么不去做做菜,增加一些厨道方面的经验。

见到凡杨出来,猫小妹眼前一亮,高兴的说道:小主人,我们这几天可没有闲着,我们也达到了皇境厨道的境界了,所以才会这样闲啊!要知道可不只你一个人努力,我们也在努力的,虽然我们现在做出来的东西没有办法和小主人比,但是比协会的那些人可是强太多了。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改变,但只是使用的方法有所改变,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运用不同罢了,而现在这个凡杨要弄的,六个师兄个个疯狂完全就是空间的另类运用,对凡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如果完成,在空间异能的方面,肯定会有不小的帮助。

加上这里面为了防止别人乱用,还有一个时效性,就是说还有时间的异能在里面,对于时间的开发,凡杨更多的则是顺其自然,因为时间异能想要提升太难了。

虽然最神秘,但是运用的方法也最少,在时间的异能上,凡杨更没有太多的修行,一直都在修行别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也的短板,当然不是说修行上的,而是这次要做的事情中的,因为设及到一些时间的运用,凡杨不得不重新重视起来。

虽然很多科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运用不到凡杨的设计中来,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完成这些,而凡杨却要将这些虚拟的东西,实现到现实中来,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一般的难。

“一开始凡杨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传送,这样一来的话简单,但是投入太大了,不太适合,那样要两个或者多个阵法的配合,还有一个阵法终端。”

有关于顾一念这个名字,从她的脑海中已经清除了好久,她怔了怔才想起来是谁。

“秦大小姐,你应该还记得,那天在K&K酒吧,你让我有多丢脸吧?事后,你居然还不肯放过我,逼我退了学!”

退学的事,实在是怪不到秦之意的头上,她当时并没有让曲洺生那么去做。

但现在解释,女主从小就中了媚毒顾一念恐怕也不会信。

再说了,她为什么要解释啊?

当初这个女人心思不纯想要勾搭有妇之夫,又乱拿别人车上的东西,没把她送局子里已经算好了,居然还敢打电话来挑衅?

秦之意正要撕她,却突然听到顾一念说:“你想不想知道你的父母到底是谁害死的啊?想的话,来你弟弟的订婚宴啊,有人会在今晚把真相当众揭开,秦大小姐难道希望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真相的人吗?”

电话挂断,随即而来的是一张照片。

秦之意太熟悉照片里的画面了,那是她多年的噩梦,费尽心力也没能摆脱、忘却。

她也……不敢忘。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呢?

再多的智计,在绝对的实力碾压面前,都会变得苍白而无力!

此时此刻,似乎整艘船都变得安静了下来,落针可闻!

紧接着,苏锐便看到他此生都不会忘记的景象。

龟山景洪之前所释放出来的杀意已经全部内敛到了他的身体里面,停顿了几秒钟,然后猛然爆发了出来!

这种狂猛的杀意简直铺天盖地,浓郁程度是先前的好几倍还多,而苏锐则是首当其冲!

龟山景洪真的打算一击必杀了!

这个成名已久的神忍被苏锐羞辱了那么久,终于要彻彻底底的做个了断了!

龟山景洪骤然腾空而起,现代np类似三人成狼速度爆发到了极点,在杀意的烘托下,即便是苏锐的目光,都无法捕捉到对方的残影!

这样的速度,几乎宛若瞬移!

苏锐和神忍之间的差距,终于在此刻被清清楚楚的体现了出来!

这是再多的智计都无法弥补的!

“结束了。”久洋天骏站在高处轻声说道。

“没在一起,刘姐你找他有事吗?”

“我找他没什么事,我找你有点事。”

“什么事啊,你直说就行。”

“这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说,算了,瞒着你也不是办法,还是跟你说吧。”刘姐迟疑了下,忧心叹息道:“唉,是这样的,刚刚我在商场看到一个男人,有点像你家那口子,他和一个女的手挽手,样子还很亲密,我跟了一路,后来看到他们进了一家酒店……你在听吗?”

“我在听,你确定那个人是王家俊吗?”李寒烟沉声问道。

“我看着有点像他,不过,也可能是我眼力不好,认错了。”刘姐道。

“好,我知道了,顾家共妻np全文19谢了刘姐,先这样吧,我挂了。”李寒烟结束通话后,皱着眉头点弄手机屏幕,很快拨通了丈夫的电话。

“你打电话干什么?”对面传来王家俊的声音。

“我刚刚看到你和一个女的手挽手逛商场,然后还去了酒店,呵呵,你不解释下这件事吗?”李寒烟冷笑着质问道。

王家俊却不以为意,轻笑出声:“没什么好解释的,就准你在外面搞外遇,给我戴帽子,还不准我在外面玩一玩吗?什么逻辑啊,你能在外面搞男人,老子也能在外面搞女人,怎么着,你现在还有脸管我不成?”

曲洺生紧紧盯着坐在病床上的人,皱成一个‘川’字的眉头足以说明他此刻的心情有多么地不好。

他抬手示意其他人都出去,只留下他和秦之意两人在病房里。

秦之意笑着看他,“曲总有何吩咐?”

曲洺生惜字如金道:“今晚你不要去了。”

“那怎么行?”秦之意并未动气,她很平静地讲道理:“我大伯还在医院躺着,我小叔和我姑姑心里想着什么,小政不知道,这城里的其他老狐狸会不知道么?我不去,小政等于一个娘家人都没有。”

“我和秦非同不是人么?五个师兄上同一个女主的”曲洺生沉沉地说道。

自她怀孕后,他总是对她退让。

这一刻,却突然强势。

秦之意眼底似有恼怒涌上来,却又转瞬即逝,快到曲洺生都来不及看仔细,也就不敢确定她是不是真的有过恼怒。

她只是说:“你和秦非同对小政来说,只是姐夫和堂哥,还都是没有血缘关系的。”

“血缘关系有那么重要吗?你说的那些老狐狸,哪个看中血缘关系,有我和秦非同站在小政的身后,以后谁还敢再动他?”

可照片里,却也有她不熟悉的东西——是一个人的背影。

说不熟悉,分明又看着很眼熟。

眼熟到……让她不敢往下猜,心口一阵阵地发凉、发颤。

随着照片一起发过来的还有一句话:你最在意的人,早就知道了真相,今晚之后,你就是最大的傻瓜。

秦之意的手有些不受控制地发抖,她连忙用另一只手按住。

紧咬着牙关,她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

自己最在意的人,是曲洺生、秦非同、秦之政还有昏迷不醒的秦致远。

自己没能查清楚的真相,顾一念绝对查不到,一定是有人透露给她,让她来刺激自己的。

但,曲洺生和秦非同的能力都在自己之上,他们能查到,不足为奇。

秦之政应该也是不知道的,至于秦致远……

想到这个人,秦之意就有种正在坠往深渊的错觉。

照片里的那个背影,实在是太像秦致远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