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上欢by琥珀光_榻上欢by公子欢喜

最先出手的,自然是楚科技术内部的产业,sg游戏平台、人人网、人人音乐、人人影视、美团等、东方体育、大麦网、时光网、livenation演出公司等一众,涉及到充值入口的平台,都全部在支付界面上架了易支付!

紧随其后就是汽车之家还有汽联卡官网上,同样宣布汽联卡在易支付平台上架,未来可以在易支付平台直接充值汽联卡,汽车之家直接向汽联卡近千万用户推广易支付平台。

onyx智能手机,也开始置顶宣传易支付,在onyx应用中心,易支付直接登顶onyx手机软件下载排行榜榜首,onyx直接向全球三千万用户推广易支付平台。

东方网、sg游戏平台、东方体育、人人网、汽车之家、bing搜索、天涯、猫扑、豆瓣、美团这些楚科技术的直属平台,全部给了易支付闪屏广告!

人人网时隔半年,再次使用弹窗功能,向全球六亿人人网用户推广易支付,这是当初onyx智能手机时的待遇,如今易支付也享受到了。

不仅是国内,国外一众楚科网站今天同样疯狂推广易支付,快要上市的脸书,今天大规模的投放易支付广告,虽然没有像人人网那样使用弹窗这种核弹级别的硬推广,但也确保了,今天所有使用脸书的用户,都最少能看到一次易支付的广告。

陈修缓缓站了起来,马超手里的枪不知道怎么就到了他的手里。

“你是个体面的人,要有一个体面的死法。

我不想手上沾了曾经朋友的血。”

陈修把手枪放在桌面上,径直出了办公室。

欧笙、郭英冬两人也是跟着出了去,张超犹豫了一下,也是跟着一起出去,办公室里面只剩下何家父子两人。

一众人在办公室外面站了一会,也不知道何家父子在里面说了什么,只听到里面忽然一声枪响,何荣生是眼眶湿润的走了出来。塌上欢by琥珀光

张超偷瞄了一眼办公室里面,何寿亨是趴在桌子上,他的手里还握着手枪,鲜血从他的脑袋里面流出,沾满了整个桌面。

何荣生把手里的枪递过去给张超,淡淡说道:“我儿子是一个体面人,有了一个体面的死法。

何家人是不能让人用枪指着的,你体面的下去陪他,你的家人我会照顾。”

“啪!”

张超一下子跪了下去,哭得:“不……不要……我不想死……” 陈修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每个人都是体面人,我帮你吧。”

林逸闻言暗自冷笑,青龙这是故作姿态,用来安抚他的情绪,压根没有真的怪罪郑东决的意思,如若不然,堂堂裂海期的青龙长老,又怎么可能和郑东决这样的蝼蚁废话?但有违逆,随手就灭了对方了。

郑东决一脸惶恐的样子,他暂时没有想到这一层,只以为自己真的惹怒了青龙,当即连连点头请罪,生怕青龙真的将怒火倾泻在自己身上。

“长老,小人也是一心为了长老着想,倒是没有想到林大师炼丹快还有这么多的隐情,表面师兄弟海棠请长老给小人一次机会,可以让我将功赎罪!”郑东决大通请罪言辞之后,见青龙没有真的怪罪的意思,慢慢也回过味来,于是小心翼翼的抬头说道。

“你想要什么机会?”青龙冷漠的斜睨着郑东决,他也是觉得郑东决或许还有些利用的价值,这才肯浪费时间听他废话,要不然早就一巴掌呼死这老头了。

张超只见陈修的手指在他的脖子上隔空一抹,然后他看到了鲜血如同喷泉一样飙到了自己的眼前,他痛苦的捂着自己的脖子,缩卷着身子在地上一阵的抽搐,很快就没了动静。

…… 从澳岛通往港岛的一架直升机上。

何寿亨的死,让陈修稍微有些失落,毕竟曾经也是朋友。

朋友的背叛,总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欧笙是坐在他的身边默不作声,只是紧紧的捉着他的手不放。

陈修感受到她手心的温暖,让他原本略微失意的心里一暖,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说道:“我没事。”

拿出板块硬币放到欧笙的手里。

“这是赌王和澳王给的信物,他们这一次欠了我们一个人情。

以后只要有人拿着这半块硬币交给他们或者他们的后人,老衲吃素的作品榻上欢可以要求他们做任何事。

现在港岛十七区的话是人都已经都完蛋,你可以借助他们的财力趁机一统港岛地下势力。”

陈修本来以为欧笙会欢喜,她却是不接,摇头说道:“我现在的目标不在于此。”

说这些的时候,道格拉斯也忍不住叹了口气,遥想几年前,他初来燕京,那个时候楚科还处于劣势,是有求于风投、投行还有银行这些机构,面对苛刻的条件,陈楚也答应了下来。

可短短几年,就风水轮流转,楚科如今自己就成了巨头不说,还在北美建立了自己的投行,组建了银行,即便是规模不如华尔街老牌机构,但也已经是今非昔比。

如今的楚科是根本不差钱,反而是红杉、kpcb、摩根这些华尔街的风投跟机构,求着楚科接受他们的投资,为此甚至不惜高价接盘,就为了能够拿到一点股权,跟它们在硅谷横行霸道,几乎是截然不同!

马克克瓦姆听着道格拉斯的话,也隐隐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楚科对易支付寄予厚望,等到上线之后,看表现如何,再决定是否接受外部投资。榻上欢by狐狸茶民国

而如果易支付表现亮眼的话,那它们这些风投,要想拿到易支付的股权,那恐怕不死也得脱层皮,不付出高额代价,恐怕是别想从易支付那边占到便宜了。

至于易支付表现会如何,出了老字号餐馆的马克克瓦姆,想起来这些楚科的表现,马克克瓦姆还想不出,楚科什么时候拉过跨,马克克瓦姆隐隐感觉,这次红杉要想投资易支付,恐怕比安联保险那边,付出的代价还要大!

“苏步晴,你他妈有病是不是!”林枫破口骂道:“你打我也就算了,怎么连她也打啊!你知不知道她是谁?”

“他是谁和我没关系,但我告诉你,嘴臭的人就该挨打!”

姜凤英捂住脸,朝着林枫骂道:“林枫,你这个废物,看着自己的女人被人扇耳光,你就只会动嘴皮子吗?”

林枫被激怒了,一巴掌朝苏步晴猛地扇了过去。

速度太快,距离又近,苏步晴来不及躲闪,只能下意识的闭上眼睛,等待着林枫的耳光。

可是,几秒钟过去了,还是没等到林枫的巴掌落下。

她倏地睁开眼睛,看到林枫高高举起的手掌被韩诚稳稳地抓在手中。

刹那间,心底涌出一丝暖意。

以前,不是没有人保护她。

除父母外,还有一个跟屁虫——陆宁,时刻跟在她身边保护着她。

但她从来都没有今天这种感觉。

这种感觉真好!

韩诚放开林枫的手,高冷师尊榻上欢淡淡的说:“这样对待女人,你还是个男人吗?”

此刻,穿着贴身套裙,打扮性感而前卫,挽着林枫的胳膊,十分亲密。

看着比自己还要漂亮的苏步晴,姜凤英酸味十足的说:“亲爱的,这个女人是谁啊?看你的眼神,不会是你的老相好吧?”

林枫尴尬一笑,说:“她是我的大学同学……”

“大学同学你叫的这么亲热啊?”

林枫尴尬一笑,言不由衷的说:“呵呵,她曾经追求过我,被我拒绝了。”

“林枫,你还要脸吗?”苏步晴冷笑道:“要我帮你回忆一下你当年的那些糗事吗?”

“什么糗事?”林枫故作糊涂。

“五年前,也不知道是谁,每天追着我死缠烂打,被我坚决拒绝后,一哭二闹三跳楼,这件事成了当年清华校园里最大的笑料!”

糗事被揭穿,林枫俊朗的脸庞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什么?你被这个女人拒绝过?”姜凤英脸色顿时一沉,说:“那就是说我不如她了?”

韩诚暗暗好笑。

这一对男女,完全是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