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不停的刷着缝隙_肿胀的粗硕顶撞律动

“噌——”接下来,杨云帆也看不清这人做了什么。

似乎,他只是伸出一根手指,在第三座圣墓之前,轻轻划了一下。

紧接着,杨云帆便看到那一座石碑,扑簌簌的掉下来许多的粉末。

上面的一些无形封印,则是慢慢松动了,不久之后,一道冲霄剑气,从圣墓之中发出,几乎要将天穹斩裂。

“刷!”

不过,这剑气刚一迸发出来,就被那人以大袖覆盖,收入了袖子中。

“诛仙剑,是我。”

为了收取神剑,那人似乎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时状态虚弱到了极致,他的气息也没有完全遮掩住,被杨云帆通过【时光回溯】,听到了一句话。

“诛仙剑!”

“那一柄被鸿钧圣人封印的,竟然是诛仙剑。”

听到【诛仙剑】三个字的时候,杨云帆简直震惊的无法形容。

同时,他又觉得一切十分正常。

老头子,元始,都已然出现了,再多一个诛仙剑的主人,也不奇怪。

只是,他还不知道,这位前辈的尊号,会不会跟神话之中一样,名为【通天教主】?

“明天导演应该要去公司一趟,到时候我带你参观一下罗马的一些著名景点,圣彼得大教堂、万神殿、竞技场……”这已经不是宁瀛第一次来罗马了,看李燕歌有兴趣,也是决定明天带他好好地旅游一下罗马。

“好啊,正好我想去看看罗马竞技场。”对于这个世界闻名的罗马竞技场,李燕歌很有兴趣。

车子开了十几分钟,众人到了鲁伯特安排好的酒店,拿着各自房间的钥匙,便各自回屋洗漱休息了。

或许是此次随行的人数不多,舌头不停的刷着缝隙只有七个人的缘故,导演的那位朋友很是大方的给每个人都开了单独的一间房。

李燕歌走进屋内打开灯光,发现屋子不大,除了摆了一张单人床外,还有两张小沙发与茶几,右手边是卫生间,里面有热水淋浴。

他打开行李箱,拿出换洗的衣物,草草的洗了个澡后,就披着浴巾走了出来,到了窗台边,望着马路对面一栋很有些年头的建筑,神清气爽的深吸一口气。

片刻后,李燕歌就脱了浴巾上床休息,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这一觉他睡得很舒服。

“咯咯咯。”兔子族长发出痛苦的声音,显然这次下口的少族长依旧没有最下留情。

但好在兔子族长太小了,尾巴那一小团更是小,因此没有流血不说,兔子族长还快速的从牙缝里拔出自己的尾巴,再次蹦跶到了二层顶层去了。

“你居然咬兔子?我也是方先生带出来的。”兔子族长边扭头搓着自己的尾巴减轻疼痛边道。

“方先生说了,他可是川省人,吃兔子的,而我那也是吃过的。”少族长微微趴低身子,一副又要一跃而起的样子,死死的盯着兔子族长。

而兔子族长看着这样的少族长深觉不保险,侧入式滑出来怎么办再次直接一跃而起,来到了第三层的宠物窝顶上。

这个位置差不多已经快两米了,都靠近屋顶了,因为这个够高的位置,让兔子族长感觉到了安全。

“这下你追不到我了。”兔子族长很是得意,趴在边缘处得意的三瓣嘴吧嗒吧嗒的说着。

而显然,在没有顾忌的店里,少族长的智商高出了很多,因此第三次再次蹦上去的时候,少族长直接用爪子勾住了边上的铁栅栏。

程明明发来的短信里说,保守估计,那些水军至少损失几百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杜采歌上网看了看,果然现在网上一片清净,对于《童话》和对于海明威的评价,几乎全是正面评价了,那些恶意的账号全部被封停,他们的发言自然也被一并删除了。

杜采歌看到“流行音乐吧”里有一个热帖,名为“我也来说说《童话》”。有近千条回复了。

他点进去看,发现楼主对《童话》那是真爱粉,各种彩虹屁,吹得他这个词曲作者都有点脸红。

然后有些网友附和,有些网友却说:“童话好不好听我不评价,手指推进细小的缝隙可是他这做法太恶劣了吧,把所有说坏话的帖子都删了,说坏话的账号都封号了,我很看不惯。”

然后马上有热心的网友截图打脸:“看,这个人也说了他不喜欢《童话》,还说出了一二三,他的账号活得好好的。微博和贴吧官方都说了,这次行动是打击水军,用户的正常评价他们是不管的。”

之前唱反调的网友就反驳:“可现在网上大多数评价都是好评,根本就没几个差评了。打死我都不信一个新人的歌能好听到这种程度!”

这其中对《西西里》和《钢琴师》印象最深,前一部是因为美丽迷人的莫妮卡,后一部则是因为单纯的“1900”。

当然这些都是几十年的电影了,当下的意大利电影,李燕歌几乎一部都没有看过,如果《末代皇帝》算上的话,那他算是看过。

相比较孤陋寡闻的李燕歌,坂本龙一知道的就很多,他道:“其实意大利在很久以前,是世界电影的中心,不下于现在的美国好莱坞。1937年罗马建成了一座欧洲最大的综合电影制片厂,当时的电影城总共有十个摄影棚,比之美国的好莱坞还要强盛,但随着二战结束,意大利战败投降后,意大利国内的电影因为政治的因素,迅速的落寞下来。”

“没想到意大利电影以前还挺辉煌的。”李燕歌倒是没想到意大利电影曾经还辉煌过,要知道后世意大利影片只受小众电影迷的欢迎,当然你要是一言不合在文艺片里搞动作戏,那么下载观看的数量绝对不少。手指在润的缝里滑动bl

听到这话,让坂本龙一想起目前曰本的电影,摇头叹气道:“自从黑泽明导演之后,我们曰本的电影市场也是逐渐的萎缩,如今在曰本最卖座的影片,当属你们港岛地区的电影。”

有网友说:“你把你的爱乐网账号发给我,我加你好友,买一首赠送给你,你自己去听听。”

过了一会,那人回来留言:“不好意思,童话确实很好听。要怎么才能删除我之前的发言?”

杜采歌笑得差点喷出来。

又一个真香定理生效了。

然后这个帖子后面就歪楼了。

网友们开始热议,海明威是不是远光集团高管的亲戚,被如此优待。

有人信誓旦旦地说,亲眼看到海明威和微光微博的美女运营经理一起吃饭。

“麻痹的这家伙是不是人啊,这样都还不死?”看着林逸再一次在雷劫之下垂死挣扎但却始终不倒下去,包佐良和苏克生俩人简直都快疯了。

照理说如此强大的雷劫连开山期巨头都未必吃得消,林逸区区一个元婴大圆满高手,红肿的花缝撑成居然连扛两次都不死,两人自觉事先已经计划得很周密了,谁想得到会遇上这么一个劈不死的怪胎?

“不管了,这次必须劈死他!破绽不破绽的以后再说,反正只要没有真凭实据,事后有人查起来咱们也可以推得一干二净!”包佐良发狠道。

“嗯,这次弄不死姓林的后患无穷,不说以后还能不能对付他,等他破关之后回过神来,说不定就会怀疑到咱们头上,必须不计代价的弄死他才行!”苏克生重重点头。

两人相视一眼当即咬着牙开始玩命了,基本上只要周围能看得到的雷劫,全部都给调动到了林逸头上,也就是王心妍这几个跟林逸关系密切的人让他俩稍微忌惮一下,没敢轻易在她们身上动手脚,以免破绽太大。

但是这已经足够了,周围可是有着整整五十多个雷劫点,他俩这一玩起命来,那就不单单是十倍雷劫二重奏了,而是三重奏四重奏!

黑子和水军仍然在狂欢着,对《童话》品头论足,贬得一无是处。

而目前《童话》在全平台售出了33万份多一点,实际的购买ID是25万多点,也就是25万多的下载量。

听过歌曲的人,就算觉得好听,被打动了,在微博或贴吧、LL空间发表意见的人数也只有不到20分之一。

也就是说,其实真正听了这首歌,在微博或贴吧上给予好评的人数不到1万人。

而其中化身为自来水,到处义务宣传的歌迷更少。

这点人数,相对于黑子和水军而言,真的是微不足道。

而之前说“《童话》似乎和某些歌旋律相似”的营销号,已经开始指名道姓说海明威抄袭了,抄袭的是本世界一首比较有名的原创情歌。

杜采歌特地去找了那首歌听了听,emmmm,《童话》和那首歌的相似程度,大概就和Mojito与《人生的旋转木马》的相似程度差不多吧。

其实就是稍稍有那么一点撞音。

只能说,这些营销号是纯属为黑而黑,明显是在恰烂钱。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