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家有女太妖娆_重生农女夫郎个个

专用的木桶,用木槌捣上几个小时,分离出酥油,和面不用一滴水,全部用脱脂后的牛奶,烤制出的面包,闻着都是小麦夹杂着奶香味。

圆圆的表皮略有发焦的热面包,铺上一层酥油,爱吃甜的人再加上边疆特产的酸梅酱,我的天,那个滋味,大城市中的人根本享受不到。

张凡以前上学的时候,吃饭从不讲究,吃饱就行,有肉更好。上班恋爱后,嘴开始变得叼起来了。

蛋糕一类的东西很少吃,不过邵华爱吃,特别爱吃巧克力的蛋糕。葡萄熟了,边疆连锁的蛋糕店,邵华一边吃着黑黑的巧克力蛋糕,一边等着张凡打电话。

开会,领导不参加的会议,就如放羊一般,投影仪放出资料后,签过到的人就开始陆陆续续离开了。

“怎么还不打电话呢!”邵华一会看一下手机,好不容易来一次首府,她想和张凡去商场转转,虽然没什么需要买的必需品,但是来首府不逛街,哪不是白来了吗。

张凡接手手术后,速度就提了起来。“这里,有大脉管,一定要小心,剥离的时候千万要注意。”

“这是我们公司纪念版的两瓶红酒,不在市面上销售的,不值什么钱,张主任请带回去尝一尝。”家属笑着说道。

华国的企业,产品怎么样,不清楚,可这种礼物性的非卖品做的非常好。做酱油的厂家送贵重客人的礼物是两瓶包装上档次的酱油,酱油中间放着一只金笔,匠心独具。

张凡掂量不出是不是里面夹杂着什么特殊的心意,所以有点不想拿,结果另外的几位医生已经笑着收下了。就在张凡纠结的时候,手术室的护士长跑着出来了。

“张院,两位主任,院长的电话。”护士长估计是一路跑过来的,气喘吁吁的对着张凡和两位肝胆外科的主任说道。

“怎么了?”张凡纳闷了,省级三甲医院绝对不会因为要抢救病号而来找他的,农家有女太妖娆省级医院也是有牌面的。

“不知道,刚打电话来问手术结束了没有,要是结束了,让你们快点去一趟医院办公室。”

“那就走吧!”说完,张凡对着家属合十拜谢了一下,也没拿东西就赶紧的离开了。另外两位主任难为了,带着礼物去见院长,那不是肉痒找皮鞭吗!

作为上了年纪的领导,这种治疗思路,也跟张副书记的执政思路十分相似。

“嗯,这种疗法,主要是针对血液病,然后选取鲜活植物理血活性药材,最大程度保留提取其清髓理血活性成分。然后,用特殊的给药方式和途径,使药物在病患体内得到有效、充分地被吸收。”

“只要药剂,进入到体内造血器官的病患部位,形成局部药物高浓度区,其多种清髓理血活性物质就会病变进行多层次、多靶点的攻击,而其中的【活性清髓因子】进入并聚集于骨髓造血病患部位,清除骨髓中的致病毒素和异物,通过净化、补骨,填充骨髓不足,以提高骨髓生血功能。”

“活性理血因子进入血脉,通过理血止血、消瘀宁血,对病变不轨之血进行调理,使离经之血归返血脉。当活性免疫因子分布全身,对沉睡的免疫系统进行激活,使其充分发挥其免疫、调节功能,就防御致病因素再次侵袭。”

“之中治疗方式,其实原理跟骨髓移植类似。只不过,是用植物提取物中的活性因子来取代健康人骨髓之中的特殊成分,来达到,让病患造血干细胞恢复正常的这个目的。农门医女之药香满园”

倾城妈妈对于两人说法也只能选择无奈的接受,但是自己还是有些不想让他们现在就这样回去,想等他们什么都有了再回去,那样很风光!自己的女儿要回家还是要回去,自己也不能总是拦着!倾城妈妈也不想了,心想走一步算一步吧,反正事情早晚都得走这一步…

佳佳满脸怒气冲冲的看着萧然和萧然妈妈,气呼呼的说:“妈,孩子脸色看起来还是很黄,我们一定要去测试一下!如果黄疸高出正常值,我们必须去做治疗,你们为什么不让我去测一下呢?看来是高是低,黄疸可不是小问题!”

萧然妈妈很是平静,看不出丝毫担忧淡淡的说:“黄疸,小孩都有,出了月子就好了!”

佳佳满脸黑线无奈的看着萧然淡淡的说:“萧然,别人家的孩子你也看见了,人家比我们的小比我们的黄疸要轻了很多,你看看儿子的这么严重我们必须去医院,谁今天要是拦着我,我跟谁拼命!”

萧然妈妈有些无奈气哼哼说:“你这不就是浪费钱嘛?农女的锦绣田园黄疸每个小孩都有,到时候自然就没有了!”

佳佳听了这话脸色很是不好,气恼的看着萧然妈妈淡淡的说:“妈,如果孩子有个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责任,别说你来照顾,你现在连尿布都不愿意给孩子换,以后你怎么照顾?“

接下来,楚风,般若,风痕,彤彤四人直接走上了擂台!

“父亲我……”

黄杉杉目光看向了其父亲。

“你不行,你实力不够!”

黄天师直接拒绝了。

接下来,各大宗门都是纷纷派出各自宗门中最为顶尖的天骄出马。

而雷天明看着楚风登上擂台,眼中闪烁着寒芒,其目光扫向身旁一位看起来二十七八的男子:“雷钧,你乃是雷阁大师兄,更是我最为器重的徒弟,这次你两位师弟的仇就要靠你来报了,这件武器乃是我雷阁至宝,你到时候可借助此宝,将那小子彻底斩杀!”

雷天明看着这位男子叮嘱道,同时拿出了一件雷阁至宝交给了对方。

这男子正是雷天明的徒弟,名叫雷钧,乃是他从小收养长大的,一身实力在雷阁年轻一辈之中乃是最强的,连之前惨死楚风手中的杨傲都比不上他!

“请师尊放心,我一定为雷师弟和杨师弟报仇,亲手斩杀此子!”

雷钧对着雷天明躬身说道。

“好!”

雷天明点了点头。

“父亲,那小子也登上了擂台,看来他也要参加生死会,正好我可以出手将其干掉!神医娘亲有良田”

另外一边,杨战看着楚风冷哼道。

院长办公室,张凡还没敲门呢,附属医院的院长就把办公室的门打开了,“听声音,你们来了,快进来了吧。”

一个省级医院的院长,专门是当门童的吗?不是,肯定有事,所以张凡真有点纳闷了。走进办公室,坐在会客沙发上有好几个人,看到张凡进来后,众人也站了起来。

有几个张凡认识,是附属医院肝胆各科室的主任。

“来,来,张院,我给介绍一下。这是边疆石油的老总,这是XX部的副部长。其他人都认识,我就不介绍了,哈哈。”院长一边介绍,一边对着两个陌生的人说道:“这是肝胆方面的专家,张凡,茶素市医院的张院长。”

“你好!”

“你好!”张凡莫名其妙的和两位已经发福的中年男人握了握手,和其他几位主任点了点头。肝胆二科和肝胆五科的主任也进来了,不过院长没特意做介绍。

“来。张院先坐,休息一会。”张凡坐下后,就有人给张凡倒了一杯茶。

“谢谢!”张凡接过水杯,放在桌子上,就听到附属医院的院长说道:“张院,状元辣妻现在有这么个特殊事情。让两位领导给你说一说。”

再过几年,杨云帆实力如果再提升一点。

所以,杨云帆根本不怕失败。

张副书记笑着站起来,道:“事不宜迟,现在,我们总可以去医院看看我儿子了吧?”

说实话,张副书记被杨云帆一番病理解释,外加治疗区别,已经有些头晕脑胀,对于白血病,他感觉好像挺容易治疗的。唯一的难点,就是遗传性比较难说。

不过也是,因为小孩如果在母亲肚子里,医生看病,也只能看母亲,看不到孩子,自然无法确定。

这时候,张副书记抬起头,看杨云帆,自信满满的样子,心中更是肯定。这个年轻人,刚才估计是故意把难度说大了。听说他在湘潭市给人治疗脑癌的时候,根本不说话,直接带着人就进手术室。

要不是医院里有人放出消息,其他医生跟着过来观摩,把他治愈脑癌的事情宣布出去,恐怕他一定不会到处乱说。

这个杨云帆,说不定还有很多神奇医术没有展示出来。自己儿子这个慢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恐怕还没有放在他眼里。因为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表现出什么紧张的状态啊。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