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把自己看到湿的说说_自己用中指进去没感觉

她又说:“你结束了早点过来,我不要一个人在这里。”

“好。”

“那你快走啊。”

曲洺生心里一万个不放心,可看她的样子,又着实看不出异常。

他甚至怀疑,会不会是自己太敏感、太担忧了,所以才会反应过度?

门口那两个是自己的亲信,就算待会儿自己走了,秦之意想要跟着来,他们也绝不可能放行。

想及此,他心里稍稍安定了些。

俯身在秦之意的眉心吻了下,被秦之意嫌弃腻歪,把他赶了出去。

房门合上,秦之意也不敢立刻放松,怕曲洺生会突然折返回来。

等了好一会儿,确定他是真的走远了,秦之意才慢慢地扶着床沿,坐了下来。

她的手机被她调成了静音,连震动都关掉了。

放在口袋里不拿出来的话,根本不知道有人发信息或者打电话来。

这会儿拿出来一看,微信里有十几条信息,还有三个未接电话。

苏家一早就调查过秦非同,知道他和容家的二小姐牵扯颇深,容照又对那个妹妹极为纵容,说不定真能为了妹妹和秦非同联手。

还有贺家,有些生意要和道上的人打交道,秦非同黑白两道通吃,为了避免日后的麻烦,如非必要,贺家大概也不会跟他作对。

至于剩下的曲家——

只要秦之意发话,曲洺生和秦非同就算再看对方不顺眼,也能为了她握手言和。

红颜祸水,就是如此。

苏母想清楚了,也就不再和秦非同多言了,拉着苏茶转身离开。

秦非同盯着她们母女的背影,仔细想了想苏茶刚刚的话,觉得还是不放心,又让手底下的人再去会场搜一遍。

今晚除了已经被抓到的林念,还有明面上的秦致严,能把自己看到湿的说说暗地里不知道还躲着什么小喽喽。

但千里之堤,就是有可能毁于蚁穴。

……

秦之意没有理会林念发来的那些信息,电话没接到自然也就算了。

后面林念没再继续发,她以为今晚终于可以安静,却又接到了另一个人的电话。

像我们这类没什么身份背景,能力也一般,只是身材和颜值有点优势的女人,沪上太多太多了,要想跟着他,除了给他当情人以外,别无二选。”

说到这里,李寒烟拉住童蔓蔓的软手,同情道:“唉,如果我没猜错,你现在已经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对吧?”

后悔?童蔓蔓眨巴了两下水润的眼睛,好笑道:“寒烟姐你想什么去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我后悔了?你都不知道,我现在开心死了,哪里会后悔啊。”

“?”李寒烟愣了愣,一副你别逗我的模样,“他让你给他当情人啊,你还开心死了?”

这丫头,脑子进水了么?

童蔓蔓嘴角微翘,也不多说什么,直接把自己的手机余额打出来,放到李寒烟面前,看完湿得最厉害的文案炫耀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再说吧。”

李寒烟狐疑地看了她一眼,然后低头瞧看手机屏幕。

细看之下,她瞳孔微微一缩,吃惊道:“这是……七位数的存款,不是,你什么时候有上百万的余额了,你抢银行去了吧?”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一句话让我湿就跟你走”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包括这根雷竹。

若不是金锋今天点醒的话,这根雷竹也就会在夏鼎入土之后烧成灰灰。

这根雷竹跟随了夏鼎三十多年,无论夏鼎走到哪儿从不离身,更不会交给谁保管,就连夏玉周跟生活秘书都没资格触碰。

一则这根雷竹来历非同小可,二则,这根雷竹里面更是有机关。如果有遗嘱的话,那还真的就只能藏在这里面了。

夏玉周拿过雷竹的当口第一件事就把雷竹的机关启动。射出一根两寸长的钢针,等到安全之后,立刻开始在雷竹之上摸索探寻

这一刻,夏玉周半个身子都在抖着。

看见夏玉周这般的着急和迫切,金锋轻轻垂下眼皮,看了看棺材里的已然变色的夏鼎,心底长叹。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老狐狸,你做了那么多年的太上皇,太子都熬了白头……”

“以史为鉴,乾隆和嘉庆的先例和后果,你就没想过吗?鸡把吃下去什么味道的

默默的退到一边去,静静的坐下来,轻轻的把包包放在怀里,点上烟一言不发。

这边夏家门徒和嫡系围在一团,里三层外三层直勾勾的盯着那根雷竹,眼中火热的欲望如火努努岛喷发的火山岩浆。

烧化一切。

没有谁不想要那份遗嘱。

万一,遗嘱里,师尊师公想到了自己,给自己留了一份东西呢?

那,坐着吃躺着吃三辈子都吃不完了。

鲍国星、沈玉鸣、许春祥几个嫡系门徒不住的催促着夏玉周快点快点,一脸的焦急激动,连声音都在颤抖。

眼睛中布满了血丝,恨不得一把就把雷竹夺过来自己先开为快。

夏侯经跟曹养肇站在旁边,双手临在半空不住颤抖,赤裸裸的欲望尽显脸上。

看到夏家一大家子这般模样,现场的人默默无语,神态各异,相当怪异。

王晓歆不动声色的退到金锋身边坐下来,轻轻说道:“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少装蒜。早不揭晚不揭,老祖宗要盖棺了,你搞遗嘱这么一出。想打谁的脸?”

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改变,但只是使用的方法有所改变,本质上没有多大的区别,就是一个运用不同罢了,而现在这个凡杨要弄的,完全就是空间的另类运用,对凡杨来说完全就是一个全新的话题,如果完成,在空间异能的方面,肯定会有不小的帮助。

加上这里面为了防止别人乱用,一看就湿地文章还有一个时效性,就是说还有时间的异能在里面,对于时间的开发,凡杨更多的则是顺其自然,因为时间异能想要提升太难了。

虽然最神秘,但是运用的方法也最少,在时间的异能上,凡杨更没有太多的修行,一直都在修行别的东西,现在却成为也的短板,当然不是说修行上的,而是这次要做的事情中的,因为设及到一些时间的运用,凡杨不得不重新重视起来。

虽然很多科技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是那还是有区别的,至少他们运用不到凡杨的设计中来,他们只能在虚拟的世界完成这些,而凡杨却要将这些虚拟的东西,实现到现实中来,这其中的困难可不是一般的难。

“一开始凡杨只是想做一个简单的传送,这样一来的话简单,但是投入太大了,不太适合,那样要两个或者多个阵法的配合,还有一个阵法终端。”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