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单亲妈妈要怎么生活_儿子要考试了给他一次

然而,这时候,说什么都已经晚了!

砰!

一声枪响!

李先华只感觉到一股狂猛的力量撞击在了自己的肘部!

随后,无穷无尽的剧痛从肘部产生,迅速蔓延开来,把他全身都笼罩在内!

李先华觉得自己的灵魂都在颤栗!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半截胳膊飞上了高空!

狙击枪!

有狙击手在远处埋伏着!

维多利亚并没有站在原地,而是往旁边闪开了一步。

她之所以闪开,并不是害怕李先华展开二次攻击,而是为了避免让对方肘弯处所喷出的鲜血溅到自己的身上。

一旁的邵梓航看着此景,忍不住的低低说了一句:“两个疯子。”

嗯,他这句话,所指的就维多利亚和狙击手白蛇。

刚刚那种情况下,只要埋伏在暗中的白蛇稍稍偏出半毫米,那么最终子弹所打爆的就是维多利亚的脑袋了!

可是,维多利亚偏偏可以不闪不避,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静谧的楼道里突然响起了清脆的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声音,踢踏踢踏,脚步轻灵,节奏感极强。

女教师脚步轻快的走到大教室门外,忽然深吸一口气,惊声尖叫道:“啊,一个单亲妈妈要怎么生活救命啊,救命啊,快来人救命啊!”

她尖细而又高亢的声音,就像电视中奥特曼正殴打的怪兽的叫声,顿时惊动了教室内的匪徒,他连忙推开房门,一看女教师瞬间一愣,立刻走了出来,边走边伸手要抓她:“你他妈怎么跑出……”

砰!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一声枪响给掩盖了。

紧接着,他的天灵盖被掀飞了,脑袋少了一半,鲜血混着脑浆四下迸溅,尸体轰然倒地。

走廊的另一端,刘剑锋正以绝对标准的站立射击的姿态瞄准着这里,枪口还冒着烟。

那女教师一下愣住了,滚烫的鲜血正沿着额头划过她白皙的脸庞,少了半个脑袋的尸体就在她脚下,这是何等的恐怖啊!

“啊……”女教师顿时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

“移动阵法!你居然布置出了移动阵法!这怎么可能?!”

卡路牙快疯了。

他虽然对阵法也有研究,但水准肯定没法和林逸比,单亲妈给儿子的一封信最多就是个黄金级阵法师的样子。

本来以卡路牙的水准是看不出移动阵法的,但他之前和天阵宗合作,金袍中年人可是详细和他介绍过移动阵法的情报。

所以卡路牙现在才能反应过来,要不然等到他死了都未必能明白林逸到底布置出了个什么东西!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们能用移动阵法谋杀阵道宗师,抽取他们的属性之气,当然也可能死在移动阵法之中,这不是很公平的事情么?”

林逸冷然一笑,眼神淡漠无比:“杀人者,人恒杀之!卡路牙阁下,一路走好!”

之前,卡路牙废话半天,给了林逸绝地反杀的机会,林逸可不会重蹈覆辙!

察觉时机已经成熟,就催动移动阵法和战阵全力发动攻击,共同剿杀卡路牙。

正所谓反派死于话多,卡路牙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的含义!

“这四大弟子是我刀箭门年轻一辈中最出色的四个人,他们代表了整个门派的未来与希望!可是现在……什么都完了!”宋副掌门的声音之中透着浓浓的不满:“青龙帮和张紫薇,实在是太狠了,这个仇,我刀箭门一定要报!”

“宋副掌门,父母在家就在的感悟你尽管放心,这一次,青龙帮打的不仅是你们刀箭门的脸,更是我江龙会的脸!我想,这一次江爷也绝对不会放过他们的!”王勤富说道。

他身为信堂堂主,此刻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默默等待着江爷的消息,同时寄希望于青龙帮不要对他采取任何动作。

“如此,就多谢江龙会了。”宋副掌门面色凝重的说道:“而且,经过此事之后,相信刀箭门的掌门人很快就能出山,我掌门师兄的箭术和刀法已经出神入化,倘若他亲自出手的话,那么青龙帮根本无人能够挡下他来!”

王勤富闻言,眼睛一亮:“如此甚好!我相信,以贵派掌门人的身手,青龙帮必然会干脆落败!”

其实,在此时的王勤富看来,这无异于一个借刀杀人的好办法。

其实早在匪徒冲进来的时候她就想哭,想叫,想求救的,强大的求生欲,和想要保护孩子的使命感支撑着她没有崩溃,而此时看到这恐怖的尸体,她终于忍不住了。

就在这时,校园外的人群中也突然发出了整齐的惊呼声,那里聚集着数百名学生家长,刹那间呼声整天。

因为狙击手开枪了,大楼房顶上的两名匪徒同时被击毙了!

震惊过后,立刻有人对警方出声质疑:“怎么开枪了,我和妈妈过了一天作文孩子们怎么办呀?”

对呀,打死了房顶上的匪徒,那大楼里的匪徒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残杀孩子?

一瞬间,惊恐的质疑之声如浪潮一般袭来,顿时吵翻了天,有情绪激动的家长甚至冲过了警戒线,不顾一切的要冲进幼儿园去救自己的孩子。

就在大混乱即将爆发之际,校园中的大喇叭忽然响起了欢快的儿歌声,所有人瞬间呆住了,因为他们看到孩子们正欢呼雀跃的从大楼中跑出来,一队一队的在操场集合,一张张粉嫩的小脸蛋上没有恐惧,没有泪水,只有天真可爱的笑容。

这疲惫,真的不是装出来的。

“行吧,周末再养两天,别吃辣。”李队也不好说什么,听王亮这个情况还真的有点严重:“我给你算病假了啊,下周别忘了拿医院的诊断单来。”

病假理论上有病就可以请,没有时间限制,会扣工资。

而事假是有限制的,不能随便请,请了自然也会扣工资。

王亮请一两天假,李队还能忍,这一请就一周了,这哪行啊?

挂了电话,白松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亮身后:“这些天,难为你了。”

“滚!”王亮指着大门口说道。

“啊?”白松有些不明白。

“我特么没事!”王亮欲哭无泪:“快帮我想想怎么办?”

“没事?”白松又往王亮身后看了看,似乎想确定到底是不是真的。

见王亮用能杀人的红眼睛盯着白松,妈妈怀孕了孩子是我的白松若无其事地挪开了眼神。

“最好的办法就是实话实说,但是这个事也不能全说实话,所以你就得考虑方式方法。”白松想了想:“这两天周末如果还查不到,就放弃吧,最穷最破的地方咱们已经查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实在是没办法了。”

然而,这个愤怒的李先华却根本没意识到,明明是他先派出手下四大弟子去攻击青龙帮,甚至还差点把青龙帮的大部分高层都给搞死了。

这个世界上,从来就没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事情,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才行。

此时,在李先华的眼睛里面,维多利亚那雪白的脖颈已经是异常清晰了,双方之间的距离在极速拉近着,在李先华看来,也许下一秒,他就能扭断这个女人的脖子!

而她是负责发号施令的,只要干掉了她,那么一切就好办多了!

李先华绝对不能让传承了这么多代的刀箭门断送在自己的手里面!他此时浑身已是杀气大盛!眼睛里面满是锐利的精芒与控制不住的怒意!

可是,面对这种情景,维多利亚却丝毫没有任何躲避的意思!

她仍旧站在原地,眼睛里面的眸光犹如平静的湖面!

维多利亚越是镇定,就越是让李先华感觉到了浓浓的不妙!

就在他的手距离维多利亚的脖颈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李先华的心中忽然警兆大生!

匪徒终于忍不住了,贼兮兮的走过去,伸手向她的腰间。

只是他的手还没有摸到女教师的腰,一双更大的手忽然从后面伸过来,掐住了他的脖子。

没等他做出任何反应,他的颈骨已经被拧断了!

“啊!”女教师惊呼一声,看着匪徒那凸出的眼球,差点真的尿出来。

抬眼再看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正在对自己笑着说:“撒尿?太直接了,女人还是要矜持点,相传在古时候罪犯被发配的路上,捆缚着双手,内急受不了的时候,请求官差解开双手来方便一下,所以之后人们把上厕所成为解手,另外出恭听起来也很文雅嘛!”

女教师急得咬牙切齿,我用你教我吗,我本来就是老师,这是经常和孩子们讲的典故,而且这是什么局势,是什么场合,说这些合适吗?

“孩子……”女教师激动的说。

“对,孩子们!”刘剑锋点头道:“这位阿姨,既然你这么勇敢,我想你在帮我一个忙。”

“阿姨?”

“幼儿园老师不都叫阿姨吗?”刘剑锋耸耸肩道。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