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穿今七零娇软_七零小娇娇

由于小酒杯用完了,所以三人用的都是一次性的杯子,装满酒大概二两左右。

刘明强很会为人处事,把自己的酒杯倒得满的快溢出来了,把李安的酒杯却只倒了七八成。

“李安大哥,我是一个小小的新人,刚大学毕业不到两年,总共在两个音乐公司待过了,先前做过音乐后期处理,现在做音乐作曲。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名可以独当一面的作曲人!”

“今天听了李安大哥的讲课后,我感觉醍醐灌顶,感觉自己仿佛明天就能写出好的作曲了一样。”

“李安大哥,今后您就是我大哥,在公司里您渴了我给您倒水,您饿了我下去给您买饭吃!”

“来大哥,这杯酒我一口闷了,您随意喝。”刘强明情绪激动的说着,说完后他举起酒杯一口喝了。

二两的白酒啊,那可真是毫不犹豫没有半点拖泥带水!

这边刘强明话刚落地,那边许森就也举起了手中的酒杯:“李安老师,先前跟您说过,真的,三年了,我在大学三年了去了不知道多少音乐公司想要试一试,但他们都说我的声音不行。”

这把维持礼堂纪律的学生会成员累得满头大汗,不得不紧急的加派了一些人手维持秩序,而学校电视台和广播站的成员们也是早早的都选好了位置,准备记录这十年来最火爆的一届新生晚会!

晚上六点钟,一年一度的新生晚会终于正式开始了!

等学校的领导依次在最前排的嘉宾席落座之后,礼堂里面的灯光渐渐熄灭。

身穿黑色西装和红色晚礼服的男女主持人在缓缓升起的幕布后面走向了舞台前端。这男女主持也算得上是学校里的校花校草级别了,虽然不是那么顶级,没有楚梦瑶、陈雨舒、王心妍那种一入学就在学校BBS上榜上有名,古穿今七零娇软但是这两位帅气和典雅的造型一出场还是博得了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

不过这两人都是大二学生会的成员,所以叫好的大都是老生,新生只是被调动了情绪而已。

“尊敬的各位领导,老师,同学们,大家晚上好!”男主持人鞠了一躬道:“我是主持人赖银鸣!”

赖银鸣的话又引起了台下的阵阵尖叫,看来,这个赖银鸣在大学里也是一个名人。

“真是新鲜呢,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受过伤了,这种感觉,让人觉得无比亲切。”贾斯特斯笑了起来。

这个骷髅般的变态这么一笑,给人带来了一种相当残忍且阴森的感觉。

而罗莎琳德同样后退几步,拉开了双方之间的距离。

她的腿部动作稍稍地有点不自然。

显然,刚刚贾斯特斯用力不小,罗莎琳德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长刀上,并没有调集太多的力量去防守,导致现在右腿发麻了。

“没事儿吧?”苏锐往前走了两步,和罗莎琳德肩并着肩。

“没有大碍,就是有点可惜。”罗莎琳德的目光看着贾斯特斯肩膀上的伤口,说道:“刚刚的发力还是受到了影响,不然的话,这一刀绝对能把他的一条胳膊给劈下来。”

“你刚刚那一刀,砍的已经很漂亮了。”苏锐说道。

“没想到,乔伊的女儿也这么厉害了。”贾斯特斯咧嘴一笑:“当然,如果乔伊泉下有知,知道我马上就要把他的女儿给睡了的话,小丫鬟在七零古穿今不知道会不会气的活过来呢。”

话音刚落,伸出手,缓缓向阿青膝盖处摸去!

阿青只感觉一阵温暖的热流突兀的冲进膝盖,酥酥痒痒,好像在修复……那已经成为碎末的膝盖骨!

仅仅只是几分钟过后!

叶白拍了拍手,站起身:“现在,你可以站起来了!”

林清雪呆呆的问道:“这……这就好了?”

“不然呢?”叶白奇怪的问道:“这里是七号当铺,你还想让我用普通人的方式去治疗这本来已经没救了的两条腿?”

说完,自顾自的向门外走去!

七号当铺的生意不错,可是,远远没有叶白娶媳妇重要。

他要结婚!

这是师傅交代给他的任务!

师傅说,结了婚,才可以成为真正的男人,才有资格承担更重要的责任!

他很想知道,老头子口中,更重要的责任,究竟指的是什么!

林清雪不错!

为了爷爷,不远奔波万里,算的上是有情有义。

勉强可以做叶白的老婆!

至于感情……以后可以慢慢培养嘛!

叶白相信自己的眼光。

“可以走了吗?”叶白再次看向门内依旧处于震惊之中的两人,略显急切的催促道。

从她当上这“监狱长”到现在也有几年了,可这牢房的门锁并没有换过。

也许,在罗莎琳德走马上任之前,这个贾斯特斯就已经拿到了打开门锁的钥匙了。

这件事情的背后,族长的弟弟诺里斯到底有没有参与其中,目前还不好判断,可是,唯一确定的是,晚唐闺秀的七零生活鲁伯特一定是参与了。

能够把一个个被判终身监禁的重刑犯要么偷天换日的掉包,要么神不知鬼不觉的把牢房的钥匙交给他们,这个鲁伯特以前到底做了多少事情?他此时又在干什么?

不管如何,在苏锐看来,这是凯斯帝林需要正面去解决的问题,监狱外的那些风云,就交给这位家族大公子好了。

在上一次的剧烈内卷之后,本以为亚特兰蒂斯会至少平静五十年以上,可没想到,那一场本该属于二十多年前的战火所残留的火星,却一直延续到了现在,竟然又死灰复燃了起来。

苏锐和罗莎琳德被关在这地底下的重刑犯监狱里,已经不知道那把大火把亚特兰蒂斯的家族庄园给“烧”成什么样子了。

说完,刘明强也一口喝了。

两人太客气了,而且喝的太猛了。哪怕李安这个人平常比较冷漠,但也知道短短两分钟内一口气干了两杯白酒得遭多大的罪。

李安端起汤喝了一口后道:“行了小刘,许森,你们两个都喝慢点,太快了对身子不好。”

“小刘,你想认真学曲子我很高兴,以后我教你但你得稳下心好好学,作曲行当是个苦力活儿。”

听到李安放话,刘明强脸上挂满了兴奋的笑容:“好的李安老师,以后您说什么就是什么!”

……

这一顿饭吃的格外热闹。

许森和刘明强两人更是为了在李安面前好好表现,古穿今大小姐在七零一边嘴上说着好听话,一边一人一口酒的喝着,跟不要命了似的。

一顿饭吃了两个小时。

李安总共也就喝了一杯多点,二三两那样。

这两位倒好,除去李安喝的,竟是直接把两瓶五液粮给干完了!

不过潇洒的时候很潇洒,悲剧的时候也很悲剧。

说着,他伸出左手,在右边肩膀的伤痕处沾了沾,又伸出舌头,舔了舔手指。

随后,这个贾斯特斯闭上了眼睛,仔细地感受了一下血腥味道在口腔中散发开来,脸上便随之流露出了很明显的陶醉的神色来:“乔伊,你看到了吗?我比你活得更久,活得久,才算是胜利。”

这句话似乎隐藏着他和乔伊之间的一些关系。

而贾斯特斯口中的“乔伊”,自然就是罗莎琳德的亲生父亲了。

“住口!你不配提他!”罗莎琳德的俏脸忽然布满了愤怒,本来白皙的双颊明显都气红了!

“我不配提他?”听了罗莎琳德的话,这个贾斯特斯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轻蔑之色,随后加重了语气:“我想,如果乔伊在地狱还有意识的话,可能会无颜面对我们这些人吧!尤其是……尤其是那些在二十多年前的雷雨之夜,古穿今嫁退伍军人为他死去的那些人!”

这句话里面所透露出来的信息量可能就已经大到了恐怖了!

罗莎琳德的眼睛里面流露出了难以置信之色,随后她把这表情强行压下,愤怒地斥责道:“你在乱说什么!如果你再敢这样侮辱我的父亲,我现在就杀了你!”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