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血王爷软糯小王妃_战神王爷的宝贝王妃

这也是个喜欢打抱不平的性子啊。

这就是维多利亚性格之中的可爱之处了,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甚至根本就没想过,这样会不会给自己增加了一个极为强劲的情敌,也没有想过,自己和苏锐之间的事情还悬而未决呢,就要帮助别人去表白了。

不愿告人的心意被看穿,军师的俏脸已经通红了,然而,她和苏锐一样,在这种情感方面,总是喜欢自欺欺人的,在战斗与对敌方面,她勇敢而主动,可是,一旦需要表白的时候,她偏偏就变得和苏锐一样“小受”。

被动的姑娘啊。

“哎呀,你说你,你能不能不要那么被动,真是急死我了。”维多利亚看到军师这明显害羞的样子,简直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了,心里面着急的不行。

“我不是被动啊,维多利亚,我的想法……其实你应该也明白,我和阿波罗之间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我们是战友和兄弟……真的。”军师每次都是这样讲,只是不知道这样的话究竟能不能说服她自己。

维多利亚现在真的很想把军师给直接打晕,然后扔到苏锐的床上去!

杜奕辰似乎听出了什么,心里有点难过。冷血王爷软糯小王妃

“杜奕辰,你不要再出现在我生活里,我刚刚以为只是一场梦,努力变回自己,你又出现了,出现又消失,然后又突然出现,还捣乱我的相亲。”

“我们只是时空错乱的偶遇,你太好看了,好看的像是外星人,我们是不同世界的人。而且,你是小孩子。。。”

“那你。。。喜欢。。。和我在一起。。。”杜奕辰问得忐忑,都不敢用疑问句了。

“不喜欢,我们不同世界,你是属于舞台和粉丝的,我只能远远的欣赏你,你比我小6岁,有代沟了。何况。。。何况,你也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不要再来打扰我了。不要一下飞机就来找我,我会误会的,不开心。刚才应该答应那个医生,这样就不会再想起你,我讨厌你。。。”言默说的委屈,委屈到泣不成声,说不下去了。

答案呼之欲出,杜奕辰拉过言默抱到怀里,在言默耳边轻轻的问:“不考虑那么多,只说你的感觉,喜不喜欢和我在一起。”

言默闭着眼,皱着眉,似乎在想。

对错先放一边,孙子高兴才是真的。

一念至此!

王天一缓缓将目光掠过索命的面门,呆萌王妃王爷抱回家直接落在了林凡的身上。

他能够感觉的出来,林凡才是今日真正的主事之人。

“炎夏佣兵团什么玩意,趁我还没生气,滚出去!”

王天一这番不屑一顾的话语,落在索命的耳中,顿时气得他,直接抽出自己的长剑,看向林凡,等待着他的命令。

可,林凡只是默默摇头冷笑。

天欲使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

这句话,说的一点错都没有!

王家自以为是有了个武帝的存在,他们就可以在林凡的面前耀武扬威,就可以在林凡的面前不知所谓。

殊不知,他们王家这番作态,落在林凡的眼中,只不过是跳梁小丑罢了。

可,林凡的不作为,落在他人的眼中,却是一种懦弱的表现。

特别是落在王宇的眼中,让他错误的认为了,林凡这是见到自家的爷爷归来,他怂了。

最后五米的距离,金泰铢并没有选择跑过去,而是一步跃起,然后在空中一个迅捷的拧身,从天而降,膝盖重重的顶在了狙击手的腰椎处!

“啊!”

又是一声痛吼!这声音简直都毫无人腔了!

本来脊椎就受到了飞镖的重创,此时此刻,腰椎再次遭受狠狠一击,这名狙击手瞬间就感觉整个腰椎都发生了偏离和断裂!

他的下半身已经彻底的失去了知觉!

这名狙击手感觉他整个人似乎都要从中间断开了!摄政王的黑心小宠

失去了脊椎神经的控制,他的下半身也就可以说是宣告瘫痪了,大小便瞬间失禁,极为难闻的味道从里面散发了出来!

本来眼看着就要射杀林傲雪,没想到功败垂成,自己都还没看清楚对手长的什么样子,就已经被打成了这般惨烈的重伤!

“你是谁?”他咬着牙说道,虽然下半身没了知觉,但是上半身的疼痛让他无法忍受。

“这个问题应该由我来问你才是。”金泰铢冷冷说道:“你是谁?”

杜奕辰傻在那里,双臂僵在半空。

明宇是谁?这是杜奕辰第二次从言默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是言默的前夫吗?应该不会,真这么不舍,当初不会离婚。那明宇到底是谁?难道,言默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言默,你心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杜奕辰不开心了,胸口像堵了一块巨石,压得想要把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言默哭了一会,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杜奕辰的脸:“明宇,真的是你,你不会再离开了吧?”

“嗯”

言默笑:“太好了,恶魔王爷的三岁王妃明宇真的是你,我最近经常看到你的笑脸,有一次居然傻傻分不清楚。明宇,真的是你吗?我,我想你了。。。”言默张开手臂,抱着杜奕辰。

“明宇,我错了。我当时不懂你的话,我傻,我错了。。。”言默哭到说不出话。

杜奕辰听懂了,心里难受,害怕再听到什么话,于是黑着脸,轻轻推开言默:“言默,言默!清醒点。”

言默松开杜奕辰,用不聚焦的眼看着杜奕辰:“你,你不是明宇,你是杜奕辰。明宇呢?你赔我!”

想起林凡只不过是一个武王的修为,而他的爷爷,四百年前便是武王了,现在更是一名高贵的武帝后,高傲的扬起自己的头颅,姿态咄咄逼人的再次开口道:“我爷爷的话,你们没有听见吗?滚出我们王家,你们想要钱是痴心妄想!”

此番话一出,一直没有说话的林凡,此时猛然挺直腰杆,眼神中,满是冰冷的淡淡开口:“这么说你这位雇主打算赖账了?”

短短的一句话,从林凡的口中吐出之后,竟然让王宇的神情一滞,似乎想起了李家惨案的他,心中那股惊恐的情绪,再次袭上心头,就连站立的姿态,都有些不自然起来。

还未等到王宇回复,林凡那冰冷的语气此番再次出口:“按照佣兵界的规则,雇主恶意拖欠佣金,视为挑衅,这是该被抹杀的存在!”

林凡这番神情无悲无喜,娓娓道来的话语,说的王家所有人的心中都为之一颤,精神紧绷。

就来拿武帝级别的王天一此刻也皱起了眉头,冷血王爷笑了软糯小王妃沉默不语,他从王宇的神情和动作中,其实也猜出了一二。

现在两方一对口供,事情的脉络,基本浮出了水面。

那面镜子,有凝神固魄的功效,让意识和神识取得了直接沟通。

现在虽然用处不大了,但他也舍不得丢弃,一直带在身边。

探查黄陵的时候嫌碍事,所以没带,放到白龙寺后山的客房里了。

于是,留下累累血债和追捕的人,果断返回,花了大半夜的时间,安然回到东都。

等他回到白龙寺的时候,还是下半夜,也没和人照面,潜到后山禅房,打算拿了阴阳镜就走,感觉再呆下去也没必要了。

刚一进禅房,就感觉浑身汗毛直竖,刚想后退,眼前一道白光一闪,瞬间双眼剧痛,陷入无尽黑暗之中。

这是他炼成精神力之后,第一次遭遇变故。

来不及多想,忍着双目剧痛,双腿一蹬,一个倒翻,已经落在三丈之外。

落地之后,一边和神识联系,一边紧急思索应对之法。

目力虽失,有神识的帮助,未必便非要用肉眼去看。

随之脑中出现禅房四周场景,体察到一道身影,离地三尺,凌空从禅房飞出。

“说吧。”金泰铢又举起了五叶飞镖,目光冷然。

“你就是个恶魔……”狙击手在低声咒骂,脖子和额头上面都已经是青筋暴起了。

“我时间有限,说,还是不说,你自己决定。”金泰铢一直都是面无表情。

“说了你能放了我?”狙击手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想着讨价还价。

“说了之后,我给你一个痛快。”金泰铢说道。

他的意思很简单,即便对方说了,也不可能放了他,顶多是让他干脆点死去。

死亡这件事情,真的最怕拖泥带水了。

“可以,我说。”

深深思考了十几秒,这名狙击手满脸认栽的神情。

他也算是个人物了,短短十几秒就已经意识到了,自己下半身已经瘫痪,估计就算是手术也是别想复原了,半废之人苟活着,还不如直接死了呢!

“说实话,我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雇佣了我。”狙击手说道:“对方是通过华夏的中介机构找到我,然后让我来到巴黎暗杀林傲雪,也许就连这中介机构也不知道对方的身份。”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