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渣受》by爱看天_重生之代价

“还没想明白啊?”童蔓蔓道。

“你的意思是……他给你的?”李寒烟眼神急剧闪烁几下,不确定地问道:“不会吧,他刚刚给了你100万?”

童蔓蔓颔首,收过手机,一脸喜悦之色,挑眉道:“是的,这100万是陈哥刚刚转给我的生活费,怎么样寒烟姐,羡慕吧?”

李寒烟面皮抽搐了两下,羡慕吗?

废话,当然羡慕,那可是100万啊!

但是,李寒烟嘴上却不能承认,她干巴巴地道:“100万确实不少了,不过,就为了这100万,你就答应给他当情人了,我还是觉得你有点亏了。”

童蔓蔓撇了撇嘴:“不是吧寒烟姐,100万还少么?陈哥答应每年给我100万的生活费,过几天还会给我找房子,让我搬进去住,这已经很不错了吧,你居然还觉得少?你的要求也太高了吧。”

“是每年100万?”李寒烟错愕道。

“废话,当然是每年100万了。”童蔓蔓一脸憧憬地说道:“老实说,我觉得如果我正常用的话,一年下来,应该至少能存个80万,这么多钱,比很多大公司高管的税后年收入都高了,可没想到寒烟姐你居然还觉得少了。”

想必沈家那边也是心中有数,不想出意外,所以才里三层外三层地安排人。

可就是这样,林念还是混进来了。

秦非同和曲洺生的心里都清楚,这城里想要秦曲两家倒下的人,不在少数。

有多少人明着不敢和他们作对,暗地里也会跟着点一把火。《重生之渣受》by爱看天

两人自休息室出来,迎面撞上了苏茶,她娇声跟曲洺生打招呼,曲洺生只是冷淡地点了下头,随即侧身想要从她身边经过。

苏茶伸手拉住了他,还未开口,就听到曲洺生说:“苏小姐,松开。”

“你这么讨厌我啊?”苏茶笑着,声音还是一如既往地娇滴滴。

一旁的秦非同轻嗤了一声,一脸嫌弃。

正准备走开,又听到苏茶说:“秦总,容小姐也来了,正在外面找你呢。”

秦非同:“……”

“不过你放心,她找你应该是想要和你说清楚,从此一刀两断,因为今晚……她有男伴。”

秦非同眉头一皱,只一秒就恢复了平静,“跟我无关。”

先前,多少人等着看他和秦非同两虎相斗,最后来个两败俱伤。

那还不是因为惧怕他们?

“之意,小政虽然贪玩,但也不是没脑子的人,你今晚不出席,只要跟他说明原因,他也不会怪你的。”

这一点,秦之意心里也清楚。

只是那种大限将至的感觉时时逼在心头,她想着今晚能去的话还是亲自去。

往后真的撕破了脸,顾先生的宠妻日常也不知道再见面时,能否平和地打招呼?

可曲洺生已经决定好了不让她去,且没有要跟她商量的意思。

他打电话叫了保镖过来,直接守在门口。

谁也进不来,秦之意也别想随意出去。

这架势看得秦之意直发笑,她眉眼弯弯,眸中似有光在闪,“干嘛,曲总是要软禁我么?”

这种话,以她的脾气,问出来的时候应该伴随着雷霆震怒才对。

偏偏此刻,温软又平静,让人心底的不安直线飙升。

曲洺生抿了抿唇,低声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可秦非同的下一句话,却让曲洺生的脸色瞬间就变了:“我的人,在林念身上,搜出了三部手机。”

三部……

之前他让李嘉牧安排了人盯着林念,只查到两部手机,且把她要往外发的信息全部都拦截了。

但是现在……

“手机里有没有查到什么有用的信息?”

“她把通话记录和聊天记录全部删除了,我的人正在恢复,但是她自己说,那部手机……她只用来联系之意。”

曲洺生的心瞬间开始狂跳,几乎是下意识地就想要回去医院。

秦非同叫住他:“你现在回去,万一林念撒了谎,你怎么跟她解释?”

她是多聪明的人,全职搭档by白斌丁浩稍有猫腻定会揪住往下查。

所以,就算林念说的是真的,秦之意真的知道了一些事,但她假装不知道,他们就必须陪着一起装作不知道。

“不管怎样,先撑过这场订婚宴吧,我估计秦致严今晚还会过来闹事情。”

他看过了,今晚的安保措施超过了一般订婚宴会有的规格。

自己小时候可是见过夏鼎不少于三十件的镇国之宝。

而到了后来,却是一件镇国之宝的影子都没见着。

这些镇国之宝夏鼎一没捐献,二没售卖,却是在亲王府里找不到一件器物。

如果有遗嘱,那必定记载得有那些镇国之宝藏匿的地方。

一旦找到了这些珍宝,那夏家绝对可以一举成为仅次于金锋第二大收藏世家。

一想到这些,夏玉周禁不住激颤激动,双目充血,哪有半点自己亲爹就要下葬、天人永隔的哀痛。

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狂喜和暗地的兴奋。

关于夏鼎遗嘱,那真的是牵挂了太多人的心。

从最顶层到最下面,无不对夏鼎的遗嘱充满了疑问和好奇。重生之丁浩by爱看天

夏鼎无疾而终后,他所有的遗物和物品全都上交天杀特科,由夏玉周几个嫡系一起寻找夏鼎有可能藏匿遗嘱的地方。

金锋说得没错。像夏鼎这般多智近妖的人物,怎么可能不提前安排好身后事?

然而所有的遗物和物品全都找遍了,各种科技手段也全都用上了,每一件东西都上了X光机,到最后却是毫无所获。

如果龟山景洪注意到这个碎片的话,自然不会将其当成一回事,随手一下便可以打开,可是,他刚刚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苏锐的身上,又怎么会知道,对方在逃跑的时候,居然会把手雷塞进一个人的嘴巴里面!

手雷的碎片让他的手开始流血了,那一丝血痕距离致命的伤害差的太远了,但是却让龟山景洪的心里面被开了一个大口子!

龟山景洪从出道以来就是别人眼睛里面的武学天才,从来没有一人能够让他吃这么大的亏,在后来成为一代宗师之后,更不可能遭受过如此的屈辱了!

一身鲜血,手背破了个口子,两条腿中间的要害还在不断地散发着疼痛感。

龟山景洪已经彻底失去理智了!

他并没有继续追击,而是怒火冲天的站在那儿,望着苏锐。

此时的苏锐也已经停下了脚步,和龟山景洪之间大概拉开了二十米的距离,《有种你再跑》by寒梅墨香他也在大口的喘着粗气。

这过去的几分钟,对于苏锐来说,根本算不上是逃亡,而是战略性的转移——看看这满地的尸体和鲜血就知道了!

曲洺生本来就不想理他们母女,闻言直接扭头就走了,连多一眼都没有看苏茶。

苏母这时又对着秦非同,笑了笑,“秦总,不好意思啊,小女平时在家里被宠坏了,如果有得罪的地方,还请秦总多包涵。”

秦非同:“包涵不了。”

苏母先是一愣,紧接着脸色就僵了。

自己都这般好声好气了,他还一副拽上天的样子,丝毫不给面子,真当他们苏家好欺负么?

“秦非同,你离开临平城这么多年了,你真以为,刚回来就能呼风唤雨?”

“我可从来没这么以为,倒是苏夫人,是不是忘了自己家也离开临平城很多年了?”

他刚回来不能呼风唤雨,苏家就可以了么?

苏母冷笑,“我们不一样,有的是人想要跟我们苏家合作,但是你——临平城的人恐怕避都来不及吧?”

“我需要跟他们合作吗?”秦非同满不在乎地扬眉,笑得讽刺:“临平城三大家族,曲家、贺家、容家,我搞定他们就行了,剩下的我都留给苏夫人,你看着选,高兴就好。”

这个终端不但麻烦,还容易让人从中破坏,所以不太适合,如果做一次性的传送,好像投入又太大了,如果作为私人的传送还可以,一但运用开了,这样的明显也不太适用。

两种方法,不管是任何一种,投入都太大,一种是前期投入大,一个是后期投入大,不管哪一种,都不太适合,所以凡杨只能尽量的优化他们,让这个后期投入大的,尽量的减少成本,这个凡杨想借荐二维码的原理。

“不过也只是借荐其中一些防盗原理罢了,必境是一个全新的种类,不是那样容易成功的,经过凡杨上千万次的实验,终于有了一定的成果。”

至少现在有了一个大概的模型,虽然还有一些问题要解决,可是这大的架构出来后,别的问题都只是时间问题,只要时间足够慢慢就可以解决,不可能一下就解决所有的问题。

于是凡杨将自己现在能想到的,都完善后,打算先在自己小世界里面实验一下,在里面他更容易发现问题,也更容易解决问题,所以第一次实验,凡杨就选择在了自己的本命世界进行了,其实前面的那些都是小问题,主要的还是保密的问题如果自己的东西,过早的展现在大家眼前,那会让别人有所准备,自己现在就要和他们打一个时间差。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