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松你是要夹断我吗_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那也太扯淡了吧?

“好,到了地方我就摇人。”

虽然心里有些疑惑,董丹丹还是没说什么,到了季氏玉石店,两个人下车进了店子,董丹丹便在后面给董红军打电话。

此时董红军在自己的小院中,跟一名穿着华安局服装的人笑容满面的聊着什么。

这人长得面容方正,口宽耳厚,一脸正气。

此人叫荣健,是江南省华安署署长。

董红军与荣健的父亲荣泽坤是老战友,之前董红军身体不好,荣泽坤几次想要从中海过来看一下董红军,后来董红军被陈羽救了过来,并且跟荣泽坤通了电话,荣泽坤这才作罢。

这次荣健来到青州专程办案,顺带看一眼董红军。

荣健开始以为董红军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没想到见到之后,发现董红军的身体壮的跟牛一样,比之前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听到是一位神医救了董红军,荣健很好奇,这位神医到底张什么样子。

他的老父亲荣泽坤其实身体也不是很好,荣健也想让这位神医帮他父亲看看。

两个人一路走出来,很多保安不明所以赶来,想要拦截两人,都被陈羽一脚一个踹飞了。

出了太子会所,陈羽先给女孩打了个车让她离开,自己正要打车,董丹丹的玛莎拉蒂也赶到了。

“陈羽,你……”

董丹丹看着陈羽衬衫上溅射到的血迹,以为他受伤了。

“孔盛杰的血,不用担心,我们去季氏玉石店。”

陈羽坐进了车内说道。

“孔盛杰死了?”

董丹丹惊恐的看着陈羽,孔家是青州城内一股比较特别的势力。

准确点说,孔宇杰和孔盛杰这对兄弟都有光棍气质,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没有法度和理智,对其它势力更是没有忌惮。放松你是要夹断我吗

陈羽如果杀了孔盛杰,是个很麻烦的事情。

首先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华安局肯定会介入,那到时候就很麻烦。

其次孔宇杰肯定会疯狂报复陈羽。

“没有,只是捅了他一刀子。”

陈羽回答简洁。

陈羽只是没想到季光宝的报复来的这么快,而且手段如此拙劣。

“想让我什么都做不成?”

“想让我沦为乞丐?”

陈羽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转身欲走。

“大哥,大哥,你带我一起走吧,带我一起走,我求求你了。”

“我刚从乡下上来,他们就把我骗到这里了,我不想在这里被糟蹋!”

“我求求你带我走吧,我给你做牛做马都可以的。”

一直躲在角落里的清秀女孩跑过来抱着陈羽的腿苦苦哀求着。

“妹子,先起来!”

陈羽伸手抓起一件衣服,把女孩包裹起来,然后摸出了几十块买菜的现金塞到了女孩的手里道:“一会我带你出去,你打个车,去百仁堂医馆。”

“嗯,嗯!”

女孩激动的连连点头。坐下来自己动一动好不好

陈羽接着转头,看了一眼孔盛杰:“给你三天的时间,把这会所给我关了,不然我会亲自送你上路。”

说完,陈羽带着女孩一起离开。

而当车门完全打开,下来了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高挑女人。微风吹来,那个女人波浪一般的卷发起伏不断,在月光下带着点点魅惑。映衬着她那无声的侧脸,妩媚白皙,略带一丝危险。

一个如夜来香一般妩媚优雅的女人,还给人一种莫名的危险气息。这女人,不是跟杨云帆在江边偶遇两次的那个神秘御姐吗?

“嗯?”

沈海今年才十三岁,赵旭才二十六岁,两人中间只差十三岁。班级里的家长,大多都是一些三四十岁的人。所以,赵旭这个年轻的家长,在这群人里面,显得有些特殊。

到了正式开会的时间后,首先黑板大屏幕里播放的是校领导的致词和讲话。

赵旭早就听惯了这些打鸡血的长篇大道理。终于耐着性子等着校领导把稿子给讲完了。又轮到了一个外请的优秀教师,谈得是家长和孩子的沟通问题。

关于家长和孩子之间的沟通,赵旭倒是觉得还是蛮受用的。

当外请的老师讲完后,快打开不然疼的是你辛纬暂停了黑板大屏幕的画面,瞧着台下的众家长说:“欢迎大家来参加这一次的家长会。这次,之所以没在分数出来之后召开家长会,主要是想和各位家长沟通沟通孩子们平时的学习习惯问题。”

只见辛纬拿出了一个小本本,开始对每个孩子进行逐一剖析。

说现在孩子的通病,是电子产品和零花钱管教的问题。让家长尽量不要让孩子玩电子产品,或是有节制的给孩子玩电子产品,更不要让孩子带钱来学校。

萧元冷笑:“我们家的孩子,用不着你们着急,我还是那句话,要和离就麻利的办了,不愿意的话,我自有办法治你们。”

说完,萧元拉着萧大丫就往外走。

鲁三保家的哇的一声又哭了起来,她还想胡搅蛮缠呢,可才哭出声,就看到外头穿着五城兵马司制服的差役进了门,吓的她赶紧把眼泪又收了回去。

从鲁家出来,萧元轻声安抚萧大丫:“姐,你莫急,孩子咱肯定找得到,安宁请了纪老爷,惊动了五城兵马司的人,现在正帮着咱们全城找人呢,我还找了好些朋友,大家都在帮忙找孩子。环在腰上重重撞进去”

萧大丫垂头:“我,我知道,我,都是我无能。”

萧元拍拍萧大丫的肩膀:“我先让你送你回家,这事你别管了,交给我。”

他让跟着来的一个家丁送萧大丫回去。

萧大丫现在精神恍惚,整个人都直打晃,真的不适合再在外边找人。

萧大丫也知道自己的精神状态不好,也没和萧元犟。

“我倒不是怕麻烦,就是担心沈海这孩子整天打架斗殴会学坏。其实,我很看好这孩子。他既然分到我的班级,我就不会让班级里的孩子,有一个掉队的。”

从赵旭见到辛纬的第一面,就知道她是一个很负责任的老师。

人的一辈子如果能遇到一个名师,真得是莫大的荣幸,将会改变人的一生。所以,赵旭心里面对辛纬非常尊敬。

赵旭和辛纬聊了一会儿关于沈海的问题后,对辛纬问道:“辛老师,沈海的成绩出来了吗?”

“哪有那么快,下周吧!不过,我看过他的试卷,比我想象中强不少。这孩子还是有希望的,希望赵先生不要放弃。”

赵旭点了点头,说:“放心吧辛老师,我是不会放弃沈海的。”

“赵先生,恕我冒昧的问一句,你是沈海的监护人吗?”辛纬问道。

“是!”赵旭点了点头。

于是,他向辛纬讲了沈海的身世,说这孩子的身世很可怜,父母双亡无人照顾。

辛纬也没有想到沈海的身世会这么惨,你是要夹断我么对赵旭说:“自己以后在学校会多留意沈海的,让赵旭有事情及时和她沟通。”

想着狗蛋从生下来就不得鲁三保家的喜欢,长到如今,在鲁家也没享过福。

萧大丫觉得自己没本事,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狗蛋小小的年纪,就只能眼馋的看着二房的孩子吃好吃的,他一口都吃不上,也就是后来萧家起来了,狗蛋在萧家才过了两天好日子,要不然……

萧大丫的眼泪都快把脸给糊住了。

她找不到人,又回到鲁家,她想问问鲁三保家的狗蛋昨天都在哪一块玩的,和谁在一块玩的,谁知道,站在门口的时候,就听到鲁三保家的正在骂鲁贵。

“呸,我告诉你老大,你安安生生的出去挣钱是真的,一个小崽子能跑哪儿去?玩够了就回来了,找,找什么找啊,你二弟一家不要过活了,你二弟不干活你给钱啊,不找,要找你自己找去。”

听了这话,萧大丫整颗心都凉了。

这样的人家,真的是没有再呆下去的必要了。

萧大丫抬脚进了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孩子没了你不找是吗?你跟我说句老实话,你们找是不找?”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