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犀和两个师傅同时进入_师父好坏第10部分阅读

叶君泽闻言,不由得一阵气笑,挥手打掉了李凌竖起来的大拇指,回骂道:“去你大爷的。”

李凌丝毫不介意的笑了笑,然后便收敛起了笑容,正色道:“说起来,都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那几个也应该快出来了吧。”

叶君泽点点头,说道:“应该是,云天寒他们的实力也不算差,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架势,有些找不到头脑。但是,想来等他们找到思路的时候,就能马上通过了。”

“你说的没错,这第一个环节确实算不上是很难。要按我来说,充其量只能算是开胃菜的程度吧。”李凌闻言,同样点点头,回应道。

叶君泽听到他这样说,倒是眼前一亮,连忙打趣道:“哎呦,没看出来我们李大公子深藏不露啊,果然不愧是大户人家,眼界都要高了许多。”

李凌连忙挥手,回嘴道:“去去去,我看你才是深藏不露的那个人吧。平时不显山不露水,一到这种时候,总能出乎人的意料,带来各种惊喜。”

叶君泽闻言,有心想要辩驳些什么,可是想了想,好像事实确实如同李凌说的这样。

这特么是每一层都多了一条命啊!

以如今的战斗力,配合三十秒无敌时间,面对一群黑暗魔兽一族顶尖强者,林逸都敢冲进去开无双模式!

林逸摸了摸下巴,有这种奖励,没抓到黑暗魔兽一族的活口好像也不算遗憾,反正来星云塔的黑暗魔兽一族多了,下次有的是机会抓他们。

本来嘛,裂海期的实力等级要活捉黑暗魔兽一族的强者还有些勉强,有了星辰不灭体,很多事情大有可为!

除此之外,林逸体内被压制的星辰之力,隐隐有被引动的趋势,不敢很肯定,但林逸觉得这是一件好事。

或许被引出来之后,灵犀和两个师傅同时进入会和渗透进来的星辰之力合而为一,自然而然的解决了这个最大的隐患。

可惜第一层得到的星辰之力还是太少太少,无法将体内和神识海内的星辰之力一下子都牵引出来,若是有遗漏,只会造成更大的麻烦。

林逸唯有继续压制这些祸患,等之后再找机会解决。

奖励拿完,恒星一般燃烧着的球体释放出一道光芒,在林逸面前形成了圆形的传送通道。

林逸回头看了一眼,平台上星光璀璨,同时也是空空荡荡没有任何东西,黄衫茂和秦勿念仿佛不在这个平台上一般。

也不知道这两人现在什么情况,如果还在的话,应该也差不多到最后一道门了吧?或者是已经被传送去其他地方了?

只是渗透进去的星辰之力并没有全部被吸收,仅仅是一小部分而已,剩下的估计要到第三层才能彻底消化。

除此之外,林逸还获得了一个临时的技能加持,算是取消原本奖励的补偿,林逸很想说这星云塔还挺人性化,连补偿行为都能做出来……

临时技能——星辰不灭体!

在星云塔中,林逸可以随时调用星云塔的星辰之力加持己身,形成星辰不灭体状态。

除第一层之外,后边的每一层星云塔,都能使用一次星辰不灭体,持续时间三十秒,林逸可以主动使用,也会在遭到致命攻击的时候被动激活。

星辰不灭体的作用,简单点说就是无敌状态!

和星云塔连接在一起,星云塔不灭,星辰不灭体不灭!

别说什么破天期高手了,师傅不要了弥雅上所有进入星云塔的武者联手一击,也别想伤到林逸分毫!

搞明白这个星辰不灭体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之后,林逸都惊了啊!

真的是除了卧槽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三十秒无敌时间,每一层都能使用一次,这是临时技能么?

不过此刻,林老头没有说出雪谷的原因不在于想隐瞒的当年的事情,而是在于,唐韵就在雪谷!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对林逸说才好,是告诉他呢?还是不告诉他呢?

如果告诉他,他去了之后,会不会遇到唐韵?会不会因此产生一些不良后果和影响呢?

“老头子,你怎么了?话说到一半就不说了呢?”林逸有些奇怪的问道。

“没什么,我在想那个灵药叫什么名字而已,事情过去太久了,现在才想起来。”林老头说道。

“哦?那叫什么名字?”林逸倒是也没有怀疑。

“那株灵药的名字叫做兰芥玉玲草,这株灵药,生长于上古门派雪谷,十分珍贵稀有……”林老头咬了咬牙,索性告诉了林逸,他总不能一直隐瞒吧?当然,林老头还不知道唐母在雪谷的壮举,如果知道,就不会和林逸说了,而是直接和楚梦瑶说了。

“上古门派雪谷?”林逸微微一愣,那不是章力钜那位老情人的门派么?看来和自己还真有渊源啊!灵犀公主被两个师傅不过,就是不知道要如何将这株灵药给讨要来呢?“老头子,当初你的灵药是怎么弄来的?”

一群人狂喊推着一架病床就冲了进来。

“医生呢,医生呢,救命啊,救命啊……”

一群人在呼喊。

许阳看着躺在病床上的那个患者,呼吸渐渐粗重了起来,神情也渐渐恍惚了起来。他不是没有治过急症,但那些都算不上重症,真正重症垂死病人,他只见过两次。

第一次就是他为了救人而被开除的那次,另外一次就是现在!

这个患者面色青惨,如同恶鬼。他的嘴唇、指甲皆爬满了青紫色。他浑身大汗,止不住的汗水从体内不停流出。

他拼命喘气,可怎么喘都喘不过来。他用手痛苦地捂着胸口,仿佛要隔着胸膛要把自己的心脏抓碎一般。

他神情狰狞、痛苦、恐怖。仿佛有一头恶鬼钻进了他的身体,才让他变成如此狰狞可怕,才让他有了如此不似人间的地狱之象。

许阳看着他,自己的呼吸都在一瞬之间停滞了。

“医生来了,来了。”又有人呼喊。

几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快速跑了过来,开始询问起了情况,做起了急诊。

“行了行了,师傅不行太长了温崖我这是自家烧的水,不是矿泉水。”

“......”

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老爸纠缠,周安安和老爸两人帮忙按着电脑上抄下来的订单,一一打包。

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陆续不间断的订单袭来,周安安根本没和老妈说几句话。

午饭是大姨烧的,除了周安安一家三口,还有中途等老爸去采石场之后赶来帮忙的爷爷奶奶,加上大姨和一个打包工,两个客服,一共九个人。

“爸妈,你们两个好好享福就好,我们家里人手不够可以再招......”

吃饭的时候,周友良再次说起了自己年纪大的父母。

身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孝子,周友良那是忍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念叨起来。

“我们还都能干活,闲着也是闲着,招人不要钱的啊。”

面对自己的大儿子,在外人面前很是和善的周福根回了一嘴。

“.......”

接下来,就是周友良父子的怼话过程。蜜汁溅镜面师父

就连周安安,也是有些听不下去,躲到电脑房里和那两个没有那么好看的小姐姐闲聊。

对于孝顺的老爸来说,让爷爷奶奶干活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过,那说起的话很是难听,属于刀子嘴豆腐心。

青年没吭声。

方寒看了一眼青年,松开手腕,微微沉吟。

这个病也是心病,母亲被儿子打了,无论有没有打到,这心是伤了,正是因为心伤了,再加上家里这一段事情多,这才郁郁而疾。

全身无力,头疼,头晕,心口疼.......种种症状其实都是心病所致。

心结解不开,这病看多少医生都无济于事。

很多时候,患者看病都会怪医生,我花了那么多钱,病没看好,亦或者我这小病你都看不好云云。

然而事实上很多病并不是医生能掌控的。

“医生,我内人这个病没什么大碍吧?”男人关切的问道。

虽说他们去过不少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很多医生都说这个病问题不大,可总是不好,差不多三个月了,哪怕是心病,这么久,女人的身体其实已经相当差了。

有个词叫郁郁而终!

一个人心情抑郁,心结不疏,时间长了那是会危及生命的,女人病了这么长时间,这心结要是还解不开,越往后情况就会越严重。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