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侧睡就难受怎么回事_侧身睡觉感觉胸闷气短

倾城漂亮脸蛋布满微笑,笑呵呵说:“行,只要你不嫌烦,我随时都可以找你的,唉,只是最近一段时间发生的事情有点太无奈,我这脾气真的不知道怎么回事,就算是宁辰与我打架,我也没这么暴跳如雷,真是不知何时自己变成了泼妇!”

雪儿对于这一切很是无奈淡淡的分析:“这也许就是婆媳关系不好的后遗症吧,不聊了,不聊了,天色已经晚了,我要睡觉太困了!”

倾城满脸的尴尬笑呵呵说:“嗯嗯,睡觉吧!有时间再聊!”

刘鸿远看着手机发愣,自己怎么也睡不着,看来这次倾城是真的生气了,刘鸿远是真的睡不着,酒跑到了客厅喝起了酒,与刘鸿远同住在一起的张经理听到动静出来看着刘正在喝酒很是好奇问:“怎么了兄弟?一个人在这喝闷酒!”

刘鸿远也不怕笑话,满脸苦恼说:“没啥,就是和老婆视频,看到老婆是真的生气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你看看我们现在工程款还不到,我都垫了这么多,在不打家里都快揭不开锅了!”

张经理听了刘鸿远的话,颇有感触无奈笑呵呵说:“哎,做我们这行的不都是这样吗?宁愿自己受点也不能委屈跟我们一起干活工人,穷的时候都能饿死,手里有钱的时候也很多,现在这情况我也是爱莫能助,只能等工程结束才能拿到钱,告诉家里人忍一忍!”

刘鸿远也是满脸的无奈苦恼说:“我给他说了,左右侧睡就难受怎么回事但是我想他自己也明白这个道理,只是人在气头上发起火来,什么都不顾,话赶着话什么都说了出来,你想想生气时候说出的话一个句句扎心呀,我现在心里特别不舒服,所以想喝点酒解解闷!“

张经理一听这话想淡淡说:“嗯嗯,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理会,过两天自然就好了…你还是好好的把自己的事情弄好吧,你想工作的事情吧?我们也够累,早点休息,身体健康!好好工作努力挣钱,然后回家之后把钱往老婆面前一放,老婆自然会高兴的,你现在借酒消愁有什么用呀?“

刘鸿远听这个话满脸的尴尬笑呵呵说:“我知道,可是睡不着,喝口酒缓缓,然后好睡觉!天天天忙着工作的事情,现在工人要工资,工程款又迟迟拨不下来,我愁啊!张经理你就不能给公司上上劲,事情好好安排一下尽快拨款,我真的顶不住了!”

张经理也是无奈淡然笑呵呵说:“我也想呀,这样你省事我也省事,你也不用催我!我也不用被工人的电话打爆,不接不行,接了还要做解释,现在我天天听到电话响我都怕,心累呀!”

在药水的作用下,心脏说不出的难受 心慌能够让坂村雄健的痛觉神经迟钝到极点,但是却没法增强他肌肉的防御能力,锋利无比的军刺还是轻而易举的刺透了他的肌肤表层,从另外一端穿了出来!

苏锐一收手,军刺倒飞而回,鲜血从军刺所形成的方形创口里面狂喷而出!

不过,坂村雄健真的感觉不到疼痛,他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后,刀势更加猛烈!

苏锐此时也要感慨那药水的神奇了,能够把一个重伤之人变得这般狂猛,简直超出苏锐所认知的人类科技极限,什么时候,东洋的基因药水已经先进到这种程度了?

苏锐并没有选择去硬碰硬,因为坂村雄健已经明显处于巅峰状态,在这个时候出招无异于攻敌之长。

但是,即便药水的效果再强悍,也终究会有失去效果的时候,而苏锐以逸待劳,等待的就是这种时机。

终于,坂村雄健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情况支撑不了太久了,他一声大喝,陡然改变了刀法,高高举起武士长刀,朝着苏锐暴劈而来!

“就是这个时候!”

刘鸿远满脸的苦恼无奈喝了口酒哭笑不得说:“我告诉她,让他忍一忍!左右侧睡感觉胸闷气短可是每次都是如此,自然是一次比一次恼怒了!其实老婆的心情我也理解,我不瞒你说,我是二婚你也知道,这好不容易找个老婆有了孩子,爸妈那边一时之间还是接受不了,现在委屈了老婆在外租房子带孩子,你说我怎么办呀?”

张经理听了也是无奈淡淡的说:“刘鸿远,你不知道一个女人在家带孩子是有多累,反正我知道在家里带孩子是那种感觉,有时候让我带一两天我都烦了,何况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并且时时刻刻都要围着孩子转,再说了你又不在身边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我们在外累了可以注意,晚上可以睡个安稳觉,可是女人不行,他要时刻注意孩子的动静!女人抱怨几句,你听着就好了!”

刘鸿远满脸的苦恼尴尬无奈的说:“我知道就是,可是老婆打电话要买房子你让我怎么办?”

张经理听了这话淡淡的说:“其实,女人的要求也不过分,尤其是受过伤害的女人,只有房子才能给她最大的安全感,这个必须的置办的,但是什么事不能一蹴而就,得一步一步的来,你说谁家能拿出这么多钱来买房子,你给倾城好好的说说!”

“嗡嗡嗡嗡嗡嗡”

感觉到吴怡如的速度一快再快,水清风心里登时大骇,收去自身的死气,显出真身,手里的“虎鲨”匕首一下下朝着吴怡如刺过来。

水清风不懂用死气的情况下是干不过陈修,女性胸闷气短的原因可他自身的修为可是稳稳压着吴怡如一筹。

匕首厉害之极,他刺出的每刀都快如闪电,每一刀都蕴含着万斤大力。

“噗噗噗噗噗!”

水清风匕首上发出来的劲道越追越近,很快就来到了吴怡如的二十丈之后。

二十丈,已经是吴怡如用噬魂枪攻击范围了,金色的噬魂枪一扫,一道金光把水清风所有的气劲全部刹那间破开,金色枪杆一挺,朝着水清风的胸口扎去。

就在这时候,水清风的身子突然停下,脸上露出一丝疯而狰狞的神色。

面对吴怡如扎来的这一枪,不躲不闪,全身的真气源源不断涌出,涌到手里的匕首上面。在真气的摧动之下,这枝匕首闪烁着危险之极的红光,一股可怕的气息正从匕首上面发出!

现在突破至筑基中期,林逸实力暴涨了一大截,如果给他足够好的机会,像上次阴死南天勇一样对付南天门,也未必没有成功的可能性。

可若对方是完全不在一个层次的南天霸,那就没办法了,虽然非常不愿意承认,但是事实如此,面对这样强大的对手林逸根本不可能有任何胜算,只能逃命,甚至于就连逃命都未必能够逃得掉!

未雨绸缪,林逸必须设法早作准备,如果直接放任局势发展到这一步,那就真心要悲剧了。

从洪氏商会出来,林逸没有过多滞留,直接回到迎新阁,不过在回到洞府之前,特地找了个偏僻角落远远打量了一番,而看到的情景着实令他心中一记咯噔。平躺气短侧睡就好点

孟觉光和慕容真两人,正坐在木屋旁边的茶几旁边,打情骂俏,喝茶聊天。

对于这一对狗男女混在一起,林逸丝毫没有惊讶的地方,只不过,孟觉光此刻出现在这里,意图肯定不是为了跟慕容真鬼混,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这个孟觉光,分明就是想要借此来进一步确认,自己到底是不是他刚才在坊市遇到的林二!

她一直对叶宁有偏见,其根本就是李雪梅,李韵从小生活在王族,娇生惯养,被父母宠溺,又被外公外婆宠溺,属于王族李家的掌上明珠,要什么有什么。

十几年来和李家的那些年轻一辈相处,所以也就染上了一些不好的习惯。

顿时叶宁尴尬的摸了摸鼻尖,笑道;“听说省城有很多好玩的地方,还有更多可口美味的美食,还可以玩密室逃脱、鬼屋、去海底世界城看鲲鹏啊……”

呸!

这时李韵露出小脑袋,气呼呼的瞪着叶宁;“你上过学没啊,海底世界城哪有鲲鹏,最大的就是海豚了,鲲鹏那可是古籍中记载的东西,属于神兽。”

只见叶宁苦着脸,面露悲伤。

“唉,我哪里有你幸福呢,你有心疼你的父母,有疼惜你的外公外婆,而我就是个孤儿,无父无母,孤苦伶仃,小的时候独自在外漂泊流浪,甚至有时候都是饥一顿饱一顿,差点冻死在街头。”

“啊?你没有父母吗?”

听到叶宁一番倾诉,李韵惊骇的看着他,而后坐了起来,鼻子有些发酸。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