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议室教室play_放课后的教室肉章

事实上,随着修为的高深,生命层次不断的蜕变,身体只会越来越和谐,长相也是越来越美丽。这是最基础的生命法则决定的。

杨云帆目前遇到的一些天之骄子,基本上父母都是神主强者。

那些天骄,长得就与地球人类十分相似。

不得不说,地球人类在修行上,真是得天独厚!

不然的话,万年之前,禹皇那一脉的战巫一族,根本无法跟有着古老历史的魔杀族和阎魔族抗衡。

……

“珍馐阁!”

就在这时,明月小姐闻着香味,来到了一处十分典雅的楼宇之前。

“听名字,就知道,这是一家特色饭店。熊二,身子变小一些,不然,不带你进去了!”明月小姐一点也不见外,学着杨云帆的模样,拍了拍熊二的脑袋。

“呜呜……”

巨熊摇晃了一下身躯,慢慢的缩小,变得只有一头普通的黑熊大小,趴在杨云帆的旁边。

“嗯,这还差不多。”

明月小姐点了点头,而后背负着小手,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这珍馐阁之中。会议室教室play

“祝三娘?我追捕你很久了。”这男子脸上带着冷笑,眼睛里却泛着欲望的光芒。

祝老师的魅力,就算是方川这种见惯了绝世美女的人,也有些把持不住。

对于凡夫俗子来说,那就更不用说了。

这个人此刻,身体已经在热血汹涌,呼吸急促,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却是在忍耐内心的冲动。

“赏金猎人,黄蝎子!”祝老师狠狠地瞪了一眼黄蝎子,心里却有些着急起来。

之前,她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本来也很谨慎,可是,没想到黄蝎子实在太过于诡异,还是中了他的毒。

她跟黄蝎子没有打过交道,但是也听过黄蝎子这个赏金猎人,这些人是专门以抓捕罪犯为生。

他们主要是跟政府打交道,当然,有的时候,他们也会借一些其他的业务。

这个黄蝎子,在杀手界就很出名,因为他已经抓捕过五个A级杀手了。

“嘿嘿,你知道我的名字?”黄蝎子舔了舔嘴唇,“说实话,我还是很荣幸的。”

……

董城还不知道另外两家已经联手,他这边一门心思的还在劝庄建业,并不多的耐心已经快被耗光。

没来之前,董城想得很简单,厂里对庄建业的处置偏激了些,存在矫枉过正的错误,以至于让庄建业受了委屈。

但不管怎么样,他一个厂党委委员,学长作业play副厂长亲自过来开导劝解,有什么委屈也该烟消云散了。

可你庄建业跟个闷葫芦似的,半天不说一句话是什么意思?

你庄建业有能力,大家都承认,要是没能力的话又怎么可能让成功厂点名去做合作项目的技术核心。

但你不能因为有点成就敢要挟厂子,你庄建业有今天难道不是永宏厂培养的吗?不是永宏厂造就的吗?自己一个厂领导屈尊降贵的过来让你回去,这么给面子的事儿,难道不应该屁颠儿屁颠儿的兜着吗?

结果什么都没有,庄建业就那么面无表情的不发一言。

弄得滔滔不绝的董城都觉得自己像个笑话,登时脸上的笑容就没了,气咻咻的怒道:“庄建业,话我已经说明白了,立即跟我回去,不然别说你要的房子,连你老丈人的房子我都能收回去信不信?那都是厂里的,房子是,职称是,你的人也是!”

“三殿主?御空神主?”

听到三殿主的名字,明月小姐顿时捂住小嘴,惊愕不已道:“是那个,从魇墟之中走出,演绎生命法则,将一颗枯萎星球,重新改造,变成一方乐土的,御空神主?”

“不错!不过,那地方不叫魇墟,主人说,那里就是乐土。只是,别人不懂。”木偶傀儡的智慧跟人几乎没有区别,此时竟然还会开玩笑!

杨云帆已经惊呆!

只是,吃惊之余,他对于那一位三殿主,御空神主,更是好奇不已!电动玩具冰块play

将一方枯萎星球重新改造,意味着,他有着特殊的手段,可以重塑天柱!否则,一颗枯萎的星球,没有通天手段,是绝不会重新焕发出生命力的。

既然,他能改造星球,就一定可以修复天柱不周山?

这一位御空神主,是杨云帆遇到的,除却青帝神主之外,在生命法则一道,手段最为强大的存在!

“请问,我想见三殿主,御空神主,需要什么条件?”

面对修复地球天柱不周山的诱惑,杨云帆无法抑制自己心中的激动。

“私事!”冯天龙却是肯定的说道:“公事的话,恐怕不是我和你联系了,而是夏局长亲自找你了。”

“关于冯笑笑的?”林逸听后,不由得苦笑了一下,看来,冯天龙找自己,真的是为了冯笑笑的事情,他不会真的以为自己和冯笑笑有那种关系了吧?

“没有错……”冯天龙说道:“正是关于笑笑的!”

“冯叔叔,有件事情,我想我要先解释一下,我和笑笑之间,并不是您想象的那种关系……”林逸觉得自己必须要事先声明一下,不然的话,这事儿有可能会引起更大的误会。

“什么关系?”冯天龙却是笑道:“你先听我说完?”

“好,冯叔叔您说。”林逸点了点头。

“林逸,我这一次找你,是为了笑笑自身的事情,至于你和她的关系,我自然了如指掌,你忘了我是做什么的么?”冯天龙说道。

“呵……我倒是忘了。”林逸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脱离了那种生活才两个月,冰块串珠play自己就已经不太习惯了么?冯天龙的手下,有大量的情报人员,他想要知道学校这边发生的事情,并不是什么难事儿!

林波被老领导一顿生动的战术课说得是哑口无言,事实上正如他所预料的那样,邱大林根本顶不住两个国营大厂的施压,要知道人家头上还有部委,他头上倒是也有高官领导,问题是人家就是干企业的,出发点一致,高官领导是做政务的,多了不少牵绊。

两相一对比,邱大林这个副市长就落了下乘,要不是他拿出当年带着尖刀班冲锋的气势硬顶,庄建业这块肥肉早就被叼走了。

现如今己方僵持不下,各退一步让庄建业自己选择,可以说是邱大林的极限了。

意识到这点,林波也不禁懊悔,自己怎么就没把“杀手锏”给亮出来呢,邱大林则仰天叹了口气:“这事儿闹得,又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啊。”

邱大林这边还感慨着,又一辆吉普车开了进来,邱大林眯了眯眼,就看见车上走下两个人,为首的一个平头国字脸,有一股果决与儒雅兼容的气质。

跟自己一起过来的市政府干部已经上前,电话play文gl稍微攀谈几句,就见当先的那人连忙急走几步,伸出手:“原来是邱市长,您好,您好,我是成功厂第三车间的车间主任黄峰,受厂里委托过来找庄建业同志了解下情况,正准备跟市里打个招呼,没想到在这儿碰到您,就直接向您汇报了。”

“现在闸门不管用了,庄建业要是不想留,完全可以辞去一切职务,到时候别人再接手,我是一点儿辙都没有,到是你,老林,在部队干了那么多年的政工工作,一个小年轻还拿不下,以后别说是我带出的兵。”

林波愣愣的看着邱大林,见过脸皮厚的,就没见过这么脸皮厚的,怎么皮球又踢回来了,没办法官大一级压死人,好在林波知道邱大林要是开始不要脸了,就说明两个国营大厂的压力不小,于是叹了口气:“该说的都说了,人家愣是没表态。”

“没表态是什么意思?”邱大林皱眉继续问。

“还能是什么意思,估计跟前几天的林光华差不多,就算没有永宏厂的人来,就得请病假不来。”林波无奈的道。

“那你就没把杀手锏亮出来?”

“还没等说,你们就过来了。”林波一脸幽怨的看着邱大林,邱大林却双眼一瞪:“别找客观原因,那么多年的兵是白当了?抢山头,炸碉堡要用重火力你不知道?一上来你就应该给他一个火力覆盖,管他行不行炸晕了再说,现在好了,我最多能制衡住两个厂,把主动权交给庄建业个人,他选择谁就是谁,懂不懂这叫什么?被动,被动啊我的林波同志。”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