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尊被仙尊囚禁_被锁琵琶骨的受囚禁

“什么?他就是食尸鬼?”夏娉惊呼道。

四方盟在场的弟兄,更是被惊得目瞪口呆。他们一头雾水,完全闹不清是怎么一回事。

龚三快速向门口掠纵过去。

陈小刀快他一步,拦在门口处,盯着龚三说:“封喀,你跑不掉的!”

封喀,正是“食尸鬼”的真名。

赵旭擒住向魁,查知真正的凶手是东厂的“食尸鬼”之后,料定这人还潜伏在四方盟里。否则,他不可能在谷方睡梦的时候,杀死谷方。

刚才,向魁故意对夏娉相激,想让她把赵旭、陈小刀和秦鹰三个外人遣走。赵旭就预感到有问题,这也正是挖出真正凶手的大好机会。所以,他才会对夏娉使了个眼色,只是夏娉不解其意。

封喀没想到,陈小刀会一口道出他的名字。

他一副公鸭嗓的声音,盯着陈小刀说:“不愧是第一神探!”说完,手指相扣,脚步一滑,抓向陈小刀的脖子。

陈小刀伸手一挡,化解了封喀的攻击。

二人在中堂里大打出手。

倾城扶起依旧哭泣的刘宇心疼说:“孩子,是不是很疼!可是爷爷做的没错,做的对的孩子有糖吃,做错的就要受到惩罚,以后不准偷钱了,不,是任何东西都不要去拿别人的,不问自取视为偷,听到了吗?”

刘宇哭泣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嗯嗯,我知道了,妈妈!”

倾城满脸无奈尴尬说:“嗯,你陪妈妈一起去吃饭吧,吃完饭我们去学校!”

倾城看着桌子上饭菜很是无奈的说:“爸妈,我们先吃了!赶紧吃完饭去学校,魔尊被仙尊囚禁我送刘宇去学校!“

刘宇执拗不想吃饭,倾城安慰说:“妈妈陪你一起吃饭,我们吃完饭立刻去学校,老师找我们有事情!“

说完刘宇这才不情不愿淡淡的说道:“嗯嗯,好的!“

刘宇真是是男孩子呀,挨这么重的打一会就不哭了,倾城也是无奈了,这孩子看来就是太难管了,也没在说什么只能慢慢改掉,倾城带着刘宇很快来到了学校!

当唐老师看到刘宇身上的伤的时候很是惊讶,也有些不悦看着倾城说:“怎么回事?谁打的?”

南天极光虽然被一拳打下中鼎山,重伤是不可避免了,但未必就真的死定了,只要能够及时找到,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毕竟是玄升初期高手,生命力比小强可要硬霸多了。

跟着司海啸仓惶离去的人群中,林逸不无意外的发现了一个老对头的身影,赫然竟是玄尘老祖!

这个突然发现,林逸虽然意外,却也不是毫无准备,毕竟雪梨之前就说过,玄尘老祖跟她们一起被传送到了中岛,而之前在世俗界的时候,魔尊的禁玄尘就各种巴结南天极光,如今到了中岛跟着南天极光混,也是一点都不奇怪。

而且看玄尘如今身上的衣着打扮,跟周围其他几人是一样的制服,不出意外的话,应该{一}{本}读~小说 就是修炼者学院的人。

看着玄尘的背影,林逸嘴角不由弯起了一丝弧度,如果不是眼下这场合大佬云集太过敏感,他绝对会出手将对方留下。

不过,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修炼者学院的人,下次再收拾也问题不大,反正以林逸如今金丹初期的实力,玄尘应该已经不是他的对手了。

说完,他对青年说:“把针交给我。”

那个青年显然并不乐意,毕竟这一套针自己已经买下来啦,而中年男人却还打算多捞一笔钱,因此青年就当没有听到,根本不打算拿出针盒。

见青年不愿意拿出针盒,中年男人对陈昊笑了笑,然后他从哪一摞钱里拿出来两千块钱交给青年。

青年见有好处,因此他就将针盒借给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将几根针一股脑的全都砸在陈昊的头上,清冷上神攻魔君受当然他也是有些医学造诣,所以他给陈昊扎的穴位都是一些用的上的穴位。

陈昊闭上眼睛细细感觉了一番,他能够感觉到周围的灵气正在通过这12根针转换成生命力,慢慢的滋养陈昊的身体。

虽然这些灵气转化的生命力十分稀少,不过对于陈昊来说,也聊胜于无。

之后为了验证一下这12根灵器的真正威力,陈昊反客为主将自己的真气输入其中,下一刻陈昊就感觉这十二根灵器上面的阵法同时被激活,与此同时这十二根灵器也发挥了真正的力量。

而这一套能够互相嵌合起来的阵法,陈昊虽然从半魂的记忆中听说过,可是具体的东西半魂也没有,所以好不容易在这里见到了一套组合阵法,他必须要将这些阵法牢牢的记在自己脑海之中。

虽然陈昊的神念强大,记忆力也惊人,可是想要记住这十二个灵级中阶阵纹,就算是陈昊记忆力惊人,一时半会儿也根本无法将其完全记住。

而且眼看陈昊就要到达目的地,他决定直接把那一套针要过来。

想到这里,陈昊直接站了起来。

见陈昊站了起来,宋月月还有些疑惑,她以为陈昊是想要上厕所,可仔细一想又不对,他已经达到了这个修为,就算是不上厕所也没什么。魔尊怀了我的崽by

之后她就看到陈昊直接去找哪位救活老者的青年身边,虽然不知道陈昊到底想干什么,不过宋月月还是跟了过去。

因为她害怕陈昊说错话,虽然她不太愿意相信陈昊会不知道为人处事的基本方法,可是陈昊这段时间的所做所又让她不得不怀疑。

所以她就像一条尾巴一样,跟在陈昊的身后。

倾城对于老师的怀疑也很是无奈,满脸尴尬把刘宇护在身后,尴尬说:“老师,孩子现在情绪不稳定,这件事我来告诉老师,老师让孩子先去教室好不好?”

唐老师对于倾城举动很是不悦有些不的说:“好,我倒要看看你能说出什么来?”

唐老师然后对着刘宇淡淡的说:“你先回教室,不用怕,有老师在!”

刘宇进了教室,倾城看着唐老师脸色很是不善的看着自己,无奈的拍了拍额头淡淡的说:“唐老师,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虽然是后妈但是我也不会打孩子,孩子身上的伤势爷爷打的,我刚和爷爷吵了架过来?“

唐老师一听这话很是尴尬了,魔君他誓不为奴无奈的说:“孩子,到底怎么了?打这么严重?”

倾城漂亮脸蛋布满尴尬无奈的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给老师说了,怎么说呢,就是刘宇拿了家里钱,大概有三四千的样子,但是孩子这个行我们得去纠正,他爷爷也是疼孩子。恨孩子不成才,下手有点重了!“

唐老师回忆起刚刚刘宇身上的伤心里也有些尴尬无奈的说:“不好意思,刚刚……”

全场死寂了许久,众人目光注视之下。中岛岛主这才无奈的宣布道:“天行道挑战成功,本岛主宣布,从今日起,天行道重登中岛副岛主之位。”

众人顿时又是一阵喧哗,虽然这是题中应有之义,但他们今天过来,本意可是来给南天极光捧场助威的,没想到一转眼主角竟然换成了天行道,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不过,能够成为一派势力的头面人物。这些人的城府和脸皮自然非同小可,当即压下那点不自然,纷纷围上来恭喜天行道。

今日一战,天行道的实力已经毋庸置疑,以元婴大圆满之境,已然是站在最顶尖的那寥寥几人之中,再加上他中岛副岛主的权力光环,任何一派势力都不敢轻易跟他交恶。

就算不能结交拉拢,也至少不能因为今天这件事情被天行道记恨。否则,他们可就凭空招惹大祸了。

不过,面对这些大人物的违心恭维,天行道根本就懒得搭理。直接大步走到林逸跟前,两人把臂言欢。

“天大哥,今天回去可要好好庆祝一下了,一招秒杀南天极光。重夺副岛主之位,这可是天大的喜事!”林逸迎面笑道。

刘文俊“嗯!”了一声,弯腰拾起掉落在地上的匕首,缓步走到向魁的身前。

他一刀再次贯穿了向魁受伤的腿。

向魁疼得“啊!”的一声惨叫,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刘文俊将刀递给“四方盟”的一个弟兄,那人接过,又给了向魁一刀。

一个一个周而复始,这些人下刀非常有分寸,让向魁饱受数刀之痛,却不一刀将他杀死。

整个中堂,已经被向魁的鲜血染红。

向魁疼得数度晕厥过去,却又屡屡被刀刺醒。

向魁已经奄奄一息,眼神已经涣散,眼见就要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刘文俊将手上的匕首,交给夏娉说:“大嫂!你虽然不是我四方盟中的人,但你是我们谷盟主最心爱的女人。这最后一刀,由您来解决吧!”

夏娉点了点头。

她接过匕首的手,微微颤抖着。

连夏娉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激动还是害怕。

她没有杀过人,可这一次,她要为谷方勇敢地刺出这一刀。

夏娉持刀缓步走到向魁的身前,瞧着向魁冷声说:“向魁,你还有什么好说得?”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