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弱男主穿越女尊世界_我 女权世界的美少年

而且这些人还都配备着精良的武器,和朝庭的正规军打,他们都能打赢,更何况是余有才匆忙召集而来的杂牌军了。

萧元让萧瑾和萧英带人先行,做急先锋。

他带着人在中间,萧松和萧令几个带人在后压阵。

余有才这边才刚控制了府城,叫人抓了好些漂亮的小姑娘要享用,他才要过土皇帝的瘾,然后,府城就被包围了。

余有才让人一打听,竟是来县那边的人,据说是来县的一个九品武官带着人围了府城。

余有才心里大骂,他赶紧登上城楼去瞧。

这时候天光正好,余有才往下一看,就看到骑在一匹黑马上的长的十分俊朗的约摸有二十多岁不到三十岁的男子。

“下边的,因何围城?”

余有才喊了一声。

萧元抬头看看城楼:“姓余的,我妻儿都在府城,你赶紧把我妻儿交出来,不然待我攻破了城池,定杀你个片甲不留。”

余有才有些懵了:“什么?你妻儿?你胡说八道呢吧,我可没抓你妻儿。”

原本在一旁吃瓜看戏的陈梦,也没有幸免,开始帮陈楚收拾起东西来,一早上比起陈楚都要累的多。

几天之前齐若芸已经离开了安阳,她提前前往了燕京,当时邀请了陈楚,齐家找来了一个做企业的亲戚,开车送齐若芸前往,前世的时候,陈楚跟着一起过去,一路上可以感受到来自齐家亲戚的,那种带着鄙夷还有不信任等目光。

上一辈子陈楚不介意,不过这一世,他可不会再受那份罪了,实在是太不值当了,所以陈楚拒绝了齐家的邀请,直言有事要做。

对于陈楚的选择,熟悉齐若芸性格的陈楚,知道齐若芸没有说话,可直接转身离开的身影,还是看得出,齐若芸对于陈楚这个选择的不满!

陈楚将东西放在一旁,这时候房间里,跑进来一个鬼头鬼脑的身影,病弱男主穿越女尊世界陈楚见到鬼鬼祟祟的陈梦,一进来就跟做贼一样,将房门给关了上来。

见到陈梦的样子,陈楚不由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陈梦这时候,一脸的舍不得,不过还是咬了咬牙,可以看得出,她是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的,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交给了陈楚,都不敢看陈楚一眼,似乎生怕看一眼她就要舍不得了。

“那你赶紧把人交出来。”

萧令急的大喊一声,还拿了弓箭指着余有才:“要是不交的话,爷爷这便取你狗命。”

余有才看着萧元带的那些明显带着杀气的兵勇,再看看萧元那一脸的肃杀之气,他就有些腿软。

“赶紧的,到处打听一下,萧家的女眷都在哪,找着了给爷押过来。”

余有才大声的吩咐,他也不敢在城楼上呆着了,几乎是跑着下了城墙。

他才回家,就看到管家脸色惨白的迎了出来:“爷啊,您赶紧看看吧,咱家来了一群煞星。”

“什么?”

余有才跟着管家进屋,一进正堂,就看到三个长的各有千秋,但都很漂亮的女人坐着喝茶,在女权世界当鸭子这三个女人身旁还跟着六个小姑娘。

那六个小姑娘也都长的水灵灵的,看着很是漂亮可爱。

“你们是?”

余有才有些不太好的想法,他想,不会这么倒霉吧,莫不是这些人就是萧家的家眷?这到底是哪个不长眼的把人抓了来?

两个姑娘提刀出去,她们不但带了武器,还带了药粉。

出去之后碰到人或者用药粉药,碰到那些在街上祸害百姓的,就直接一刀杀了了事。

两个姑娘速度特别快,很快就到了城门处。

萧荟一把迷药下去,守城门的人倒了一大片。

萧芙就趁乱开了城门。

城门一开,萧瑾和萧英骑着马就进来了。

这俩把萧芙和萧荟捞到各自马上安顿。

萧英急着问萧芙:“娘呢?”

萧芙笑道:“在余家。”

嗯?

萧英想着这不对啊,他娘的本事不应该叫人抓到啊?他一直以为他爹就是拿着这个当借口起兵的,可现在听着不是那么回事?

莫不是这个余有才真有几分本事,竟然能叫他娘吃亏?

可一想又不对,要是他娘被抓了,萧芙怎么跑来开城门?

萧荟就和萧瑾说:“娘带着我们跑到余家的,现在她还拿刀架在余有才脖了上呢?”

安宁起身:“伯母,我是裴安宁。”

“安宁啊。掉错时空当男妃”钟六妹笑的更和气了:“这名字好听也好记,安宁,我记住了。”

她过去拉安宁的手:“怪不得我们家元子非说你呢,真是长的俊啊,瞧这模样,这身条,让人挑不出一点不好来。”

“您过奖了。”安宁脸上带着特别适度的笑,带着几分礼貌,也带着一些疏离。

“你看这家里,元子他们兄弟三个,我也没个闺女,就想着有个闺女能帮我搭把手,可巧你就来了,既然来了,咱也别闲着,一会儿你去厨房帮我烧火做饭吧。”

钟六妹那就是故意的。

她就气萧元给安宁买那么贵的衣服,却不知道给她这个当娘的买一件,另外也是看不惯安宁那轻手拿脚的作派,就想着为难她,想着安宁年轻抹不开面子,一会儿硬是把她支到厨房烧火,让她熏的脸上一片黑灰,把她弄的狼狈一点,看她还怎么体面。

萧元看了钟六妹一眼没说话。

钟六妹本就是个没什么脑子的,就她那点脑子还支使安宁,不是萧元小看她,实在是她没那个能耐。

她为什么要打给阿郎。

莫得他和这样的事情就没有关系的,面前的女子她到底在做些什么!

莫从一连串的攻击下,短发女子终于道出了实情,“其实他们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让我把这所有的事情全部现在陷害阿郎,谁让他之前把酒吧的内幕全部说了出去,女尊病娇心机夫君而我曾经也是那游戏的一个被害人。”

女子说法很快的引起了莫从疑虑

“难道你没有被他们杀死或者是被他们给逼疯了?”

短发女子摇了摇头,“没有的,因为,因为我是一名心理师,他们根本就不不会把我给怎么样的,最终他们还是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来继续的帮他们得到很多大人物的信任。”

原来有的时候钱能成就一切,有的时候钱却能毁了一切。

莫从打给了阿郎,阿郎此时已经被江南雨带到了新的血池之中。

这血池刚刚被弄好,根本就没有任何人的血。

江南雨把阿郎推到了里面。

对他大声的吼着:“我这个人对叛徒向来都没有那么友好的。”

金锋转过身去垂下眼皮眉角轻挑:“太热,不想去。”

郑威直直盯着金锋背影肃声叫道:“我姐姐没几天了,到时候你坐她的位置。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听到这话,金锋牙关一错,嘴角抽搐了两下寒声叫道:“没有你姐姐,你早死了。”

“救你的费用,自己明天给我准备好。”

再不愿意听郑威的话,金锋抬脚出门,仰头闭上眼睛默默叹息。

睁开眼的当口,金锋却是愣住了。

琳公主跟梵惢心两个人静静的站在门口,捡到女尊男静静的看着金锋。

刚才郑威所说的那些话全都被两个人听了去,脸色悲戚黯淡,欲言又止。

四只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是那万般深深的无奈和痛惜。

金锋轻轻深深的叹气要去扶那琳公主。

琳公主抿着苍白的唇默默摇头,推开了梵惢心黯然转身,手撑墙壁步履蹒跚一步一步的走远。

那臃肿孤独的背影落在金锋眼底,金锋的心被深深的刺痛。

其中最悲剧的死在放血疗法下的一个人叫做华盛顿,被整整放掉了身体一半的血。

而有趣的是,给他放血的那个人叫做本杰明。瑞师。也是在独立宣言上签字的唯一一个大夫。

放血疗法被废弃之后的几十年后,那些舔西捧中的喷子们大肆的抨击中医无用论,却是从不去提曾经统治了他们主人两千年的放血疗法。

至于当年他们主人把木乃伊磨面吃了的黑历史,也装作瞎子般的看不见。

从耳尖穴挤出八滴血后,这一轮的放血便告结束。金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当口,郑威突然说道。

“做我女婿吧。我赐你郑姓。”

金锋神色无悲无喜静静说道:“聘礼是多少公斤肉灵芝?”

冷漠的话语让郑威莫名的一震,露出难看的笑容来:“你想给多少都行。”

“我要求不高,一天一点就好。”

金锋斜着眼看了看郑威淡淡说道:“蕊心是个好女孩,你要卖她是你的事,买不买是我的事。”

郑威一下子坐了起来大声说道:“我封你做上将。安达曼海所有岛屿全部归你。”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