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静师太天长掌法_定静师太以一敌七

林天成笑着说道。

这时林诗雅脸色冰冷的看着林天成:

“你这是又把我卖给别人了?”

“诗雅你怎么说话的?我是你父亲,我有权利给你选一个好夫婿。”

“这位是燕少,江东五大家族之首的燕家大少爷,燕家可是权倾江东的顶尖豪门。”

“燕家的燕氏集团更是华国前十的超级集团,资产数千亿。”

“比之我们江南七大豪门都要强上几个档次,燕少更是文武双全,才貌非凡。”

“比之那个所谓的江州楚少要强十几倍!!!”

林天成看着林诗雅说道。

“林天成,我的另一半不用你插手!!!”

林诗雅面色冰冷的喝道。

“你是我女儿,我就得管,而且你不知道吧,今天你请的一个人都没来,就是燕少干的。”

“燕少只是一句话,那群家伙就纷纷不敢来了,这就是燕少的实力。”

“而你的那个楚少呢,他人在那?”

众人纷纷向她打招呼,然后又揶揄似的盯着她瞧。

“各位早,”于娴娴泰然自若,“你们看我干什么?想说什么就直说。”

——“于经理,坐直升机好玩吗?”

不知是谁扬着声音问了一句,众人善意的哄然而笑。

于娴娴刚才做好的心理建设在这一阵笑声中顿时崩塌:“咳咳,该忙什么忙什么!不许乱说。”

——“明明是您刚才让我们想什么就直说的……”

于娴娴穿过员工的注目加快步子,到最后几乎是仓皇而逃而,幸亏跑得够快,没让人看见她发红的耳朵尖。定静师太天长掌法

躲进私人办公室,于娴娴才松一口气。

手机“叮咚”响了一声。

怕被媒体记者骚扰,她已经很有先见之明地开了飞行模式,现在这个响声来自于办公软件,只接收同事的重要消息。

她打开手机,一天没看了,果然积压了不少问题。

一旦开始工作,于娴娴就会非常投入。她手指飞快地上下滑动,把紧急需要批准的流程全都处理掉。

他们只是涉世未深的大学生而已,虽然学校里面也有一些霸凌的事情时常发生。

但是何曾见过如眼前这般血腥的?

葛洪也是心惊不已,说到底,他再跋扈也只是一个学生而已。

要是让他知道贺学舟让他来教训一下的这个家伙,几天之前在海州做过什么,想必打死他都不会踏入这个宿舍半步。

葛洪哆嗦着,嘴角的鲜血混合着口水耷拉了下来,右侧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肿了起来。

“有骨气,我就喜欢你这样的!”

赵御对着葛洪伸出一个大拇指,随即在众人惊骇的眼神下,再次举起手中的烟灰缸。

“别,别!是贺学舟让我来找你麻烦的!”

看着赵御举起的烟灰缸,葛洪彻底的慌了。

眼前这个看着很像个普通大学生的家伙,出手也太黑了!

“贺学舟?定闲师太!”

提到这个名字,宿舍的三人终于变了脸色。

葛洪再凶,也和他们一样只是学生而已,但是贺学舟可不一样。

半天没收拾,就是一团乱!

她一言不发的来到顾九江窝着的沙发上。

“哥……”

林小兮眼眶有点红了。

她是一个特别没安全感且敏感的女孩。

许是听出了林小兮声音中的颤抖,顾九江一愣。

“小兮?你怎么啦?”

他将电视的声音调小。

林小兮掀开被子,躲了进去。

豆大的泪珠从她的美丽的眼眸中流了下来。

泪珠滴在顾九江的身上。

顾九江懵了。

怎么突然这样?

不管三七二十一,先稳定住情绪再说。

顾九江抱着情绪低落的林小兮。

“到底怎么啦?不会是因为哥把那些垃圾收拾了吧?”

他猜测着。

然而,林小兮没有回答,依旧无声落泪。

突然,脑海中响起了电子合成音。

叮!

别说公司这些艺人,导演都是大牌一线,参与的电影动则上千万投资,哥哥身价也是几十万几百万的,就说乔峰亲自安排的工作那肯定都是他编剧的啊,最后的票房都是几千万上亿的票房,要是对准欧美的更是以美元计算.

涉及如此重要的项目事情,结果却是随手写在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撕下来的纸上,这反差实在是太大了,草头公司也没这么干的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乔峰这大富豪有多抠呢!定逸师太!!

本来就很好笑,让发现的人憋得很难受,结果还有一个笑点低的钟楚虹带头,直接形成了连锁反应,大家都笑了.

“咳咳.严肃一点.“乔峰干咳两声故作威严的绷起了脸,这能吓住其他人变得正襟危坐,但是对于钟楚虹几个女人一点威慑力没有,不过林清霞作为几人里边年纪最大的还是挺知道维护自己男人的威严的,所以在钟楚虹还故意作对的笑的时候,她眼睛轻轻瞪了钟楚虹一下,顺手在胳膊上拧了一把,钟楚虹一下就老实了.

乔峰冲林清霞投去感激的一个眼神,然后清了清嗓子扫了一眼纸上写的说道:“先说下华仔,佳慧,赛风你们三个.“

听到人的脚步声靠近,两只老虎的耳朵都摆了起来,睁开眼睛警戒地看向栏杆外面。

老虎的听觉还是很敏锐的,即便外面雨声不断,方野的脚步声也很轻,这么一点点动静依然被捕捉到了。

“娇娇,冰糕~”

方野笑眯眯打起招呼。

跪坐到地上,这样视线的高度就和老虎一样了。

冰糕看到方野来了,显得颇为兴奋,爬了起来,鼻子“噗噗”喷着气,“哇啊啊啊!哇啊啊啊!”大声叫了起来,同样跟方野打着招呼。定静师太

“爸比来看我啦!”

走到栏杆前,爪子搭在栏杆上,小脑袋在栏杆间上上下下移动,像是想要寻找个足够宽的缝隙挤出来,扑到他怀里。

方野把手放过去,冰糕的鼻子就凑了上来,在他的手掌心蹭来蹭去,然后伸出红色的小舌头仔细舔了舔。

冰糕的舌头上倒刺还好,舔一舔手没什么关系。

娇娇看清来人后放松下来,嘴巴张得老大,仰头打了个哈欠。

谷峰:“果然我没有猜错!啊啊啊啊偶像剧公主竟在我身边!您放心我知道您是有苦衷的,这件事我不会在外面乱讲,我的嘴非常非常非常严!”

于娴娴:“我……”

“叮咚!”

电梯门打开,谷峰当先下去了,健步如飞眨眼走得不见人影。

“……不是。”于娴娴对着空气动了动嘴。

电梯门重新关上,带着她继续往上行。

回味起谷峰的话,虽然觉得荒唐,但又有点莫名的悸动不安。

他竟然买了这么多麻袋包?明知道自己会拿去换钱,没有怪罪她,反而把包直接寄到拍卖层?

真就,莫名其妙的。

于娴娴一天上下楼好几趟,早就坐惯了这部直上两千八百八十八层的电梯,此刻却又像回到最初搭乘的感觉,有点,缺氧。

她把壁挂式吸氧机拿下来,定闲定静定逸师太自己也吸了两口,总算缓了过来。

到达顶层的时候,已经又恢复了从前那副处变不惊的模样。

——“于经理早!”

“白眉!”

方野隔着金属网,友善打招呼道。

白眉一声不吭,理都不想理他。

方野谆谆善诱道:“你得支棱起来啊!老是这样怎么行呢,开心乐观一点啊,不然身体能恢复得快吗?”

白眉还是不鸟他,情绪低落瞥了他一眼。

你别说这些废话,倒是放我出去啊。

“诶。”

方野无奈叹气,拿出灵水给白眉的水盆里倒了一点,这种事情也确实没什么办法,只能让白眉自己慢慢调整心态了。

别的动物没什么问题,都呆在后舍有饲养员照顾着,也不需要他去探视。

不过隔了一天没见还是挺想念的,于是又去虎馆的后舍溜达溜达。

后舍里,虎馆的饲养员小包这会正在进行打扫,检查设备,见到方野打招呼道:“园长好!”

“嗯,忙你的吧,我去看看娇娇它们!”

虎馆的后舍地面上铺了一些干草,娇娇此时侧卧着,而冰糕躺在娇娇的怀里。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