啃吮的花蒂不放_肿胀的粗硕顶撞律动

“灵药……的确很难寻!”林老头不知道要怎么和林逸说,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和林逸说。

“那……也总要有个寻找的方法吧?当初你那枚灵药,是从何而来?”林逸问道。

“当初……”林老头没有说下去,而是陷入了沉思!当年的那枚灵药,来自于雪谷,不过却是小逸的师父亲自去雪谷索要的!但是时过境迁,时隔多年,小逸的师父已经离开了,林老头也不可能再用当年的方式强夺一枚灵药来。

他离不开西星山村,就算是离开了,没有小逸师父的配合,也不可能有当年的震慑力!

有些事情,还没有到让林逸知道的时候,林老头让他过早的产生依赖感,这样对他的成长不利,正如墨空文所说,历练中成长的林逸,会得到更多意想之外的好处。

而林逸现在一步一步成长,也证实了墨空文当初所说的话,事实上,墨空文的话,就没有不准的时候!当初,他说出了王心妍十八年后因果的话,林老头还有些奇怪。

可是没想到的是,转眼真的在十八年后,王心妍变成了林逸的女朋友?

还好,包括黑暗魔兽一族化形的雄壮男子在内,他们都不用再面对林逸的战阵了,因为雷霆千爆加上超级丹火炸弹,已经将他们彻底撕碎。

当一切平复下来的时候,七大高手全部殒灭,连一丝渣渣都没有剩下,而林逸的神识在观察到这些的时候,就直接挥手散去了大部分分身,啃吮的花蒂不放只留下了七个分身回到自己身边。

雷弧消逝,火焰熄灭,整片区域又恢复了原先星光熠熠的模样,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而那七大高手也从来不曾存在过。

“利欲熏心,愚不可及!”

林逸对着那处空荡荡的地方冷冷的丢下了两句评判之词,就当是给那六个助纣为虐的人类强者写的墓志铭了。

其实最该死的是那个红发女子,不但第一个对林逸出手,还挑动了其他人跟着一起出手,金袍男子则是和红发女子有些不和的样子,为林逸说过话,当然那更像是在怼红发女子。

可惜他最后还是和红发女子同流合污了,站在了林逸的对立面,最终成为了炮灰之一!

老实说林逸本不想用如此暴烈的手段,点出黑暗魔兽一族的身份之后,大家联手拿下那个雄壮男子,才是最优的选择,或许能从他口中得到些黑暗魔兽一族的珍贵情报。

“行了行了,我这是自家烧的水,不是矿泉水。”

“......”

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和老爸纠缠,周安安和老爸两人帮忙按着电脑上抄下来的订单,一一打包。

从早上八点到十一点,陆续不间断的订单袭来,周安安根本没和老妈说几句话。

午饭是大姨烧的,除了周安安一家三口,还有中途等老爸去采石场之后赶来帮忙的爷爷奶奶,加上大姨和一个打包工,两个客服,一共九个人。

“爸妈,你们两个好好享福就好,掐住她的小心尖我们家里人手不够可以再招......”

吃饭的时候,周友良再次说起了自己年纪大的父母。

身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孝子,周友良那是忍不住自己的嘴,开始念叨起来。

“我们还都能干活,闲着也是闲着,招人不要钱的啊。”

面对自己的大儿子,在外人面前很是和善的周福根回了一嘴。

“.......”

接下来,就是周友良父子的怼话过程。

就连周安安,也是有些听不下去,躲到电脑房里和那两个没有那么好看的小姐姐闲聊。

对于孝顺的老爸来说,让爷爷奶奶干活是一件不可饶恕的罪过,那说起的话很是难听,属于刀子嘴豆腐心。

甚至在六月初的时候,王景玉把二楼电脑房的客服搬到了一楼清理出来的储藏室,还额外购置了一台电脑,两个客服同时进行。

十几分钟后,楼下老爸的喊声响起,王景玉才中断和儿子的闲聊,快步走下楼去。

“貌似不错。”

听完老妈说起家里的变化,周安安暗自给自己点了365个赞。

几秒种后,周安安起步走到一楼,老爸那辆面包车里的货都已经搬了下来。

“安安,回来啦,冰西瓜要不要吃?”

从一台老旧的冰箱里拿出一瓶冰水喝了两口,周友良拿出半个西瓜,问了一下儿子。

“爸,少喝点冰水。”

看着眼前还未进化到每天只喝热水的‘养生’老爸,周安安忍不住劝道。

额,貌似前世都是老爸对他说的这话。花蒂被吸的异常肿大

没办法,年纪大了,就爱说教。

“儿子说得对,冰的东西少吃点。”

在一旁忙着打包的王景玉适时起身,回应了一句儿子的话。

而且很多时候人身体上的病症都是因为精神和心理因素造成的。

一个人倘若自己都不想活了,那么他的身体其实就会配合,各种病症就会接踵而至,一个人倘若自己乐观,病魔往往也会远离。

用更为科学一些的方式解释,人的免疫系统和一个人的心情精神状态是息息相关的,精神状态好,心态好,免疫力往往就强,心态不好,精神不好,免疫力往往就差。

方寒没有再询问男人,而是看向女人。

“来,您靠前一点,我先摸个脉!”

女人急忙起身,叶开帮忙把椅子向前挪了挪,女人重新坐下,然后伸出手,把手腕放在脉枕上。

方寒一边摸脉,一边问:“您是什么情况,哪儿不舒服?”

“头晕,头疼,全身无力,没胃口,心口疼.......”

女人说着自己的症状,症状不少。

男人急忙道:“我妻子病了有一阵子了,差不多三个月了,我父亲的葬礼过后不久就病了,看过好多家医院,看过不少医生,吃药、打吊瓶,就是没什么起色,这才想着来省城看看中医,还没挂到号.......”

而许阳还在呆滞在原地,将军肿胀深入他神情有些惊恐,他仿佛又一次看见了那位躺在地上的老人,他也是这般垂死欲绝,他也是这样如坠地狱,他也是这样如恶鬼缠身……

“谁来救救我爸爸,求求你了,求求你救救他,求你救救他!”

“是你害死我父亲的,是你,是你这个白衣屠夫,是你!”

……

许阳脸色一时间变得非常难看,几乎是瞬间惨白,冷汗也在一瞬之间浸透了他的衣服。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这个疯狂的女人朝他嘶吼的画面了,直到现在。

在那件事情之后,许阳无数次问过自己。如果还有同样的病人,同样垂死欲绝,他还会不顾一切地冲上去吗?

许阳一直给不了自己非常的明确的答案,因为他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遇见这样的病人。

直到现在!

“让开。”许阳大喊一声,他再一次冲了上去。

是的,他的脑海里根本没有思考要不要救,敢不敢救,没救活会有什么麻烦的问题。

“安安,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回来。”

见到大侄子,周越忍不住聊了一阵。

十几分钟后,周安安将两袋保健品分别送到两位表嫂的手上。

六月底,周安安的两个大侄子呱呱落地。

不同于上一世的错身而过,大姑父抱到了自己的孙子。

对此,周安安在心里再次感谢了冥冥中的命运。

呆了一阵,周安安继续回自家二楼刷新闻了。

“儿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饿不饿,毛笔头在花蒂上下要不要给你烧点粉干?”

刚刚进货回来,听到姐姐说起儿子回来的王景玉上了二楼,笑着问了问儿子。

“我不饿,老妈,你淘宝店生意这么好啊。”

正欣赏着新闻里外国人民的水深火热,周安安起身问了起来。

“那是,咱们家的店赚了很多钱......”

四月底的时候,和儿子的一次电话闲聊,王景玉试着去找了一下小电风扇的厂家,放上淘宝店,那生意比保温杯好多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