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哭》_书籍《不哭》

与他齐名的另外三大船王,不管是东方海外还是华光航运都损失惨重,万邦集团虽然也转型,但没有包船王那么果决,同样损失不小。

而这个世界,包船王能否提前完成弃海登录,就掌握在李建辉手里。

一旦这次收购九龙仓失利,包船王没有几年时间是没有资本再来布局。

包钰刚只要一刻没有拿下李建辉手里的股份,他内心就一刻不能够安宁。

在落坐之后,他也没有闲心和李建辉套近乎拉长短,直接开门见山的说明自己的来意,在询问欣建投资公司具体股份的时候,也给出了自己的价格。

这时候包钰刚也没奢求打感情牌拿下李建辉手里的股份,他直接以商人的立场进行考虑,因此给出了70港币每股的天价。

哪怕是李建辉也没有想到包钰刚居然如此大的魄力,在现在的股价上面翻倍。

70港币每股,相当于给九龙仓估价63亿港币,这已经虚高的离谱,要知道在一月初的时候,九龙仓市值才不到十二亿港币。

李建辉忍住心中的激动,他出声道:“包生给的价格我非常满意,我也相信怡和不可能给出更高的价格,我个人非常愿意把手里398.7万股九龙仓股份转手给你。

说完,他还得意地拍了两下姜沫的肩膀,然后一溜烟跑了。

姜沫回到教室,刚把书包放下,郝诗琪就找过来了,她的身后还跟了几个一看就不咋好惹的人,有男有女。

嚯,这架势一看就是要找事儿。

郝诗琪也不屑于装,脸上表情一看就恶意满满:“姜沫,你跟我出来。”

“有什么事儿就在这里说,没事请回。”

郝诗琪一见姜沫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就心头火起,咬着牙再说了一遍,《不哭》“我叫你出来,没听见吗?”

“那我也说了,我不出去,你没听见吗?”

“姜沫你敬酒不吃吃罚酒是吧?”

随着郝诗琪这话一出,她身后那些人就往前迈了一步,似乎姜沫要是再不动,他们就能当场对她动手。

面对着这么多人的压迫,姜沫却并未慌张,依然轻勾嘴角,云淡风轻。

“晨读要开始了,你们挡我光线了。”

齐胤然听到这话,倒是颇为新奇地看了她一眼。

跟着老者又跟叶布依和王晓歆握手,到了夏侯吉驰那里,老者冲着夏侯吉驰点了点头。

会面结束,老者在自己的手下众星捧月般上了特制的中巴车急速而去。

数辆高级警车拉响警报,警灯狂闪开道,一溜溜的顶级越野车速度加到最大,无视一切狂奔而去。

排场之大,气势之威,令人恐惧。

叶布依跟王晓歆互相看了看,无声的叹息,随即先后跟周皓握手快速上车随着长龙车队一路飞驰。

军用机场外边的路口,曾子墨默默关上车窗摇了摇头,轻声说道。

“夏老才去了一年多,夏玉周就变成了这样。”

“好大的排场!”

“好大的威风!”

“夏老要是还在的话,也不知道会气成什么样。”

顿了顿,曾子墨扭头柔声说道。

“你看看夏玉周现在这样子。比首长的排场还大。以后怎么得了。”

金锋静静说道:“得相能开国,生儿不象贤!”

“那还用说,就这长相,就这身材,还有你看这皮肤白里透红的,不哭申赋渔读后感我特么都想亲两口。”

“爬开,恶不恶心。”赵灿又把位置落回到宁阮身边,远离王胖子的咸猪手。

宁阮低头瞄了一眼餐桌下,赵灿放在自己的腰上的手,宁阮又问,“胖子,照你这么说,你们班长在学校应该很受欢迎咯?有没有女孩子和她玩的特别好?别看他,看着我回答。”

“害,我家班长不喜女色,对女人过敏。”

“你这话的意思就是我不是女人咯?”

“没有,绝对没有,我说的是我们学校的女人。”

“没意思,问了等于没问。”

三人吃了一个多小时的涮羊肉,临近尾声的时候,赵灿让宁阮把车钥匙给他,他去开车。

宁阮把要是递给赵灿,低声说:“你知道我开了车?”

“刚才出琉璃厂就看到了,那么几百万一辆宾利,亮晃晃的,我能看不见吗?你和胖子坐会儿,我把车开过来。”

宁阮对宾利添越特别钟情,一般常规出行都开宾利添越。

“要先灭亡必先疯狂。”

“让他狂!”

曾子墨缓缓扣上安全带,低声说道:“锋,我还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不接夏老的班?”

“是因为你害怕被束缚吗?”

金锋双手飞速的在手机上敲击着,轻声说道:“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

“我欠夏鼎的太多……”

曾子墨一愣,不哭不哭张玉兰怔怔的看着金锋,露出一抹茫然。

金锋摁下引擎启动,右手拨挡,脚上加速一甩盘子,越野车调转头,跟夏玉周的方向背道而行。

“我,不想看见……夏家毁在我手里。”

这话,金锋从来没跟谁说过,包括老战神。

却是在今天讲给了曾子墨听。

曾子墨轻然戴上墨镜,一只手握住金锋的手柔声说道:“夏玉周这一年多什么事都不管,一心钻研经营自己的势力,摩崖石刻千年佛像重新上色引发众人一致批评,他却置若罔闻。”

“南海那边私自打捞海瓷日趋严重,他也不管。”

“现在怎么办?”

“要不我打电话给爷爷,让白彦军和聂长风两位叔叔过来。”

“以军部的名义接手。”

曾子墨也急了,夏玉周的手腕实在是令人不耻,但又找不到他的漏洞来。

这让曾子墨很是不甘心。

在半个神州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想要找到那失踪七十七年的头盖骨,无疑是大海捞针。

载人飞船跟空间站对接只需要遵照好轨道参数操作就行,而这一次的寻宝,却是丝毫把握都没有。

找到头盖骨的几率几乎为零。

“哦?那书房去看看。不哭简介”

来到书房,将画轴展开在案板上,所有人凑了过来,宁老带上眼镜细细观察,宁南也是一样。

董珍不懂这个,只是指着下方落款,问宁立恒:“爸,这个李清风是何许人也,是民国的国画大家吗?”

“李清风?我想想……”宁立恒抬起头想了想,“倒是有这号人物,我记得当年是个太监,李公公,也没什么名气,只是伺候的慈禧两年,后来因为打坏了一个慈禧最喜欢的珐琅彩,被逐出紫禁城。后来考卖画为生,以前军阀割据的时候,我和秦老头平息北平战事,率军进城的时候,还在路边看到过这位李清风,当年我才20出头,他那时候已经我现在这把岁数了,秦老头见他以前在当过太监,就让他去紫禁城从事文物工作,相当于给他一口饭吃吧。”

宁立恒如此说道,宁阮推开窗,皑皑白雪之中,望向隔着护城河对面高高的红墙,紫禁城就在这里。

“哎……这座紫禁城尘封了许多故事……”宁立恒叹息一声,《不哭》读后感回过神指着这幅画,继续说:“这幅画应该是他晚期的山水画作,也是登峰造极啊。”

只可惜要找李建辉的不仅仅是包船王,怡和这边同样对此非常重视,怡和集团掌门人纽碧坚也早早的来到了这里。

两位从上周一就开始较量的对手,没想到相遇会是在辉鸿游戏公司外。

两位都是颇有身份的人,虽然内心早已问候了对方无数次,但相见的场面相当的和谐,给前来上班的辉鸿以及欣建公司员工展现了什么叫绅士风度。

作为辉鸿游戏公司行政部经理,苏江婷亲自接待了这两位香江的大佬。

在给两位斟上茶水之后,苏江婷非常客气的说道:“我们李生估计还有二十多分钟会到公司,要是有什么事情可以找前台。”

因为又是周一,苏江婷事情比较多,她可没时间一直待在这。

而且这两位虽然是香江商界大佬,但和她没多大关系,她又不是这两位的手下。

要不是因为两人的名气,这些事都是前台负责,根本就不需要她出面。

因为要送陈欣怡去学校,因此李建辉今天到公司比以往要晚一些,包钰刚和纽碧坚足足等了五十多分钟,李建辉才走进了辉鸿游戏公司。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