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你的身体取悦本王_被总裁叫去办公取悦他

望着那些大佬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张清风的心里面有点发毛的感觉了!

“我们现在是一体的,我告诉你们,要是把我给出卖了,咱们鱼死网破,谁都不得好死!”张清风吼道。

他的话音一落,他的手下便纷纷拔出枪来,指着那些大佬们。

杨智帆的嘴巴还肿着呢,说起话来有点囫囵不清,但是那阴狠的味道却是没有丝毫变淡:“张清风,你真的敢杀了我们?你这样做,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他说完,便对着某个方向点了点头

由于担心是鸿门宴,这些帮派的领导者也都把不少的保镖带进了这大厂房,杨智帆也是如此,随着他那个点头的动作,他的手下们也举起了枪,指着张清风!

其余大佬见状,纷纷效仿!

现在各方都对峙了起来!

远威帮都还没打进来呢,这所谓的联盟便开始内斗了!

这种情况简直让人醉了!

…………

此时,这间厂房的大门口已经完全无人把守了。

这三人跟龙陌白的关系可以说无仇胜有仇,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他们也是今日刚抵达帝都报名,关于龙陌白前几日在帝都的所作所为,还不知情。

他们也注意到龙陌白一身白长衫,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尤其是那张俊逸俏脸,面对各大家族的翘楚,丝毫不逊色于人。

尽显出龙陌白风度翩翩,气宇轩昂之意。

不远处,寒尤玲也注意到了龙陌白,眼神露出厉色的寒芒。

龙陌白扭头注意到她,两人四目相对,可寒尤玲扭头看都不看对方,心里狠狠说道:“一个大武师也好意思参加仙府测试。”

“仙府这次收弟子门槛降低了,但总有人不知羞愧,自取其辱。”

“就是,如果我的话,用你的身体取悦本王早就躲起来一头撞死,哪敢出来丢人现眼啊,哈哈....”

几人对龙陌白的冷嘲热讽,让龙陌白成为众矢之的,对他冷眼旁观。

面对这些人的嘲讽,龙陌白无动于衷掏了掏耳朵,如果认真就输了。

“这怎么可能!”魏雨苒瞪大眼睛,美眸闪动惊叹道。

她之所以会惊讶是前面帮助龙陌白恢复记忆,所消耗的部分真气得到恢复,可她现在丹田内的真气处于圆满阶段。

龙陌白没有意外的说道:“我度给你的真气,你能迅速转化为已有。”

魏雨苒连忙点头,脸上越加兴奋,她没想到龙陌白度给她的真气,让她受益良多。

“你怎么知道的!”

“从一本古书里看到的。”

龙陌白丝毫没隐瞒,将自己所看到告诉对方,他认为魏雨苒不会坑自己。

魏雨苒惊呼道:“太好了,前几年可能你不是修真者,我感觉不到。能与你产生共鸣,难道也是这个原因!”

龙陌白讪笑道:“应该跟我墨龙鬼纹有关吧..”

这下四神体质,一下出现三个,全让自己撞上,难道真是主角光环!

魏雨苒想了想回答道:“跟我一样是龙纹!总之有你这个真气瓶,那我是不是很快达到筑基了!男朋友往我洞里倒生鸡蛋

这枪声密集如雨,差点让厂房里面的所谓大佬们吓得晕过去!

在机关枪的密集攻击之下,厂房的所有玻璃都轰然爆碎了!

其实,当初在装修的时候,为了安全起见,张清风并没有在厂房的一楼安排任何的窗户,所有的窗户都在二楼!

也就是说,这些子弹全部都是打在二楼的窗户上面!

无数的玻璃渣子溅射到这些大佬们的身上,他们的脸和脖子都被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

面对这样的攻击,这些人只能趴在地上抱着头,生怕流弹飞到身上!

然而,他们先前距离窗口实在是太近,在机关枪子弹爆发出来的一刹那,还是有两人被活生生的打成了筛子!

浓烈的血腥味和硝烟味混合在一起,钻进了他们的鼻孔之中,更加放大了恐惧的感觉!

杨智帆坐在轮椅上,没法卧倒,他缩着脖子喊道:“快点把张清风揪出去交差,否则我们大家都得死!”

这个家伙在如此关头还不忘记找个背锅的。

龙陌白翻白眼道:“你想的美...这样有弊端的,你就不怕暴体而亡。”

龙陌白可不是危言耸听,刚刚就度给对方的真气就那几丝,就能让魏雨苒达到圆满,更何况现在体内真气蕴藏其他无法解释的东西存在。用你的嘴打开它取悦我

“白高兴一场,刚刚你度给我真气足够我修炼了,不过这样也很满足了。”魏雨苒有些失落觉得对方说的不无道理。

龙陌白失笑地摇了摇头,突然想到什么开口道:“跟你一起的何意兴,他不知道你是修真者吗?”

“他不知道...”魏雨苒好奇的看着对方露出狡黠的笑容继续问道:“怎么,你想他知道!”

龙陌白摇了摇头道:“不是,我看他对你有想法...”

“我对他没有那种情感...”

这次魏雨苒干脆毫不客气的坐在龙陌白腿上,双手挂在对方脖颈上继续说道:“太奇怪了,只要靠近你就感觉很舒适,太奇妙了。”

龙陌白自己感觉不到,但是他可以确定,非常喜欢闻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

王磊也没有迟疑,直接操作起来。

“一会儿刘依清开腹探查,许一诺一助。然后胆囊摘除由许一诺完成,刘依清一助。”等患者麻醉成功后刘半夏说道。

“明天那台远端胃次全切是谁跟你上台啊?”王磊问道。

“这个事我还真没问,反正我是让他们自己选的。到时候我直接去手术室,见到了就能知道是谁了呗。”刘半夏说道。

“人生得保留一些惊喜,但是我可以做合理化猜测。估计不是李浩就是苗瑞,下午还有一台单侧甲状腺切除,略微有些累。”

“那也是你自找的。大家伙注意啊,取悦本座就放了他到时候会尽可能安排在同一天调休,然后呢,咱们就可以去进宝美滋滋的吃上一通了。”王磊说道。

手术室里的人们开心了,辛苦的付出,总归是要有些回报嘛。

跟刘半夏做手术,如果做单台手术的话,那是很开心的。毕竟刘半夏做手术的速度快,能够节省一些时间。

但是他要是疯狂的开启了刷手术的模式,人生就变得不美丽了。这一周的时间都会很辛苦,有好几个都有惨痛的经历啊。

只不过这次比上次还算强一些,总归还是有休息的时间的。上一次就是这边下台,就得准备那边的上台,谁受得了啊。

付青君倒是很好奇,这种终极规则如何战争...

“因果律规则,吾掌握着命运。”

珈夏仰起头,手握时间之力,微微一皱眉,轻松说道:“那么,就重启时间,回到上一个过去!”

轰!

时间飞速倒转。

一天前。

珈夏正在太阳王朝中休息,忽然睁开眼,一步步从宝座上走下阶梯,领导开会我吃他下面“我回到了过去,接下去,就是按照命运的布局...”

可是下一秒,他看到一个男子正在下方静静看着自己,是自己的后代,育帝,他的面容竟然在变成上帝。

轰!

两人大打出手。

很快,上帝一把抓住了夏帝的脖子,单手悬在空中,缓缓举过头顶,语气充满了冷静与残酷,“你是不死的,仍旧可以穿梭在时间之中,但要记住,这一刻的恐惧。”

夏帝的面容闪过熊熊烈火。

噗嗤!

上帝狠狠掐断了珈夏的头颅,甩着尸体丢在地上,一步步离开,“记住,弱小,即是原罪。”

这可是决定着厂房结构的承重柱啊!要是再炸毁几根的话,那么大家都不要在这里面呆着了,直接被活埋算了!

承重柱的断裂,彻底的激起了张清风等人的恐惧之心!

他们现在站在二楼的围栏处,能够清楚的看到下面的场景。

难道说,接下来即将钻进来的就是第三发炮弹吗?

这些大佬们没有一个人敢到一楼去的,生怕被炮弹波及到!

一层倒是有不少的手下,可一个个都躲在家具或者墙壁的后面,尽管他们手中有枪,但完全没有任何的抵抗之心!

此时,气氛忽然安静了下来。

苏锐并没有再开炮。

这沉静的几十秒钟,对于张清风等人而言,简直无异于痛苦的折磨!

“怎么突然没动静了?”一个帮会负责人小声问道。

然而却没有谁可以给他答案,谁也不知道远威帮接下来在酝酿着什么动作!

就在这个时候,苏锐终于摆了摆手。

于是,早已经沉寂下去的机枪声竟然再度响了起来!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