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两个男朋友经常上我_用手替男闺蜜解决生理

司徒远空当然能够看出来这一点,他看了看苏锐,指了指石床,说道:“躺好。”

躺好?

苏锐看了看那个石床,一脸艰难的表情。

这远比他想象之中的要更加蛋疼。

一个不知道 岁数的老头子让他到床上去躺好,还有比这更加无语的事情吗?

当然,苏锐是不会认为司徒远空会对自己动手动脚的,毕竟他看起来不像是有那种癖好的人,不过……就算此时的司徒远空想要对苏锐怎么样,以后者的实力,苏锐还是只能乖乖就范,根本就抵抗不了!

这都不是关键,关键是,苏锐实在不想躺那张床。

厚厚的一层灰尘,要是睡下去,还不得立刻 洗个澡啊。

不过,苏锐扭头看了司徒远空一眼,还是乖乖的把蒲团挪开,然后上去躺好了。

灰尘实在是太多了,尽管苏锐的动作已经放的很轻很慢了,但是许多细小的灰尘仍旧在他躺下的瞬间而被激了起来,纷纷扬扬的,让人感觉到非常的不舒服。

伸手不打笑脸人嘛,苏锐这一点做得非常好。

这倒不怪他能拍马屁,实在是因为司徒远空给他造成的阴影实在是太深厚太浓重了。

“嗯。”司徒远空点了点头:“在你这个年纪,功夫才修成这样,确实有点废柴。”

听了司徒远空的话,苏锐内心深处的草原像是被一千万头神兽给犁了个遍!

他一贯认为自己悟性极高,一贯认为自己实力很强,无论是冷兵器,还是热武器,都能用的得心应手,在这个年纪,发展成这样的地步,难道不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吗?难道不是一个需要 用“前途无限”四个字来夸奖的五好青年吗?

怎么落到司徒远空的眼中,自己就变成了一个废柴了呢?有两个男朋友经常上我

不过,苏锐很快就恢复了心理平衡,毕竟在他看来,司徒远空这种人,已经超脱了“人”的范畴,而是个怪胎。

就他的那种功夫境界,苏锐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不可能达到。

人是不能和怪胎相比的……苏锐这样安慰着自己。

林幽月的目光冷冷的望了一眼四周。

这时候,刚才落在这一处古星碎片上的修士,没有离开,都竖起耳朵,听着杨云帆的一些八卦。

……

“他竟然是离火城的驸马!”

“这小子真是厉害,不但是剑道天才,泡妞也是冠盖天下,竟然能让九幽神主的女儿,未婚先孕?九幽神主居然没把他抽筋剥皮?”

“离火城有了九幽神主,又有了这样一个绝世天才,不出百年,恐怕就要成为诸天万域,第一神城了!到时候,声威足以堪比乾元圣宫,罗天星宫。”

林幽月和杨云帆的对话,并没有刻意压低声音。

而在场的其他人,都是阴阳境巅峰的修士,耳聪目明,哪怕隔着老远,都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不少人都对离火城和杨云帆的八卦十分感兴趣。

一位让通幽剑主开口的绝世天才,足以引起所有人的关注。而这位绝世天才,竟然还是名震寰宇的九幽神主的女婿,那就更加了不得了。

这个八卦消息一经传播出去,高考完就跟男友做了必然轰动天下。

“这是在搞什么啊?难道高人都是这个样子的吗?”苏锐在心中无奈的想着,他知道 ,自己现在铁定是已经灰头土脸没法见人了。

然而,就在苏锐实在憋不住气的时候,司徒远空忽然动了。

他的两根手指并在一起,然后重重的点在了苏锐的肚脐上面!

“啊!”

剧烈的疼痛瞬间传遍了苏锐的全身!

他本能的发出了一声痛喊!

不过,这喊声才刚刚持续到一半呢,就已经戛然而止了!

因为苏锐才刚刚张嘴,大量的灰尘就已经涌进了他的口鼻,呛的连连咳嗽,根本停不下来!

苏锐的心中还没来得及吐槽呢,肚脐又受到了第二下重击!

他的头和脚控制 不住的翘起来,然后又重重的落在了石床上面!

苏锐简直感觉到自己的肚脐都要爆开了!

他的身体已经完完全全的失去了力量,司徒远空似乎只是点了两下而已,就让苏锐彻底脱力!

在中医的理论上,肚脐是一个尤为重要 的**位,但是对人体构造有过一定了解的苏锐知道 ,肚脐的重要 性其实远远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大,可是这司徒远空是怎么了,朋友借钱让我睡他一次只是用手指“插了”一下而已,居然就造成了那么强烈的疼痛!

苏锐已经把呼吸放的极为平缓了,否则的话,真的会就被这些灰尘给呛死的。

他的心里还一直在腹诽着,真不知道 司徒远空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

可是,苏锐会这样想,但是司徒远空可不在意这些,苏锐已经在非常小心的躲避那些灰尘了,可是没想到,司徒远空站到了石床前面之后,白长袍的两个大袖子忽然交错一挥!

就像是往平静的湖面扔了一颗炸弹一样,这一刻,司徒远空的双袖带出了强大 的气流,使得床上灰尘瞬间便爆发 了开来!

苏锐没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情况,立即闭眼屏息凝神!他甚至连吐槽一句都做不到!

满屋子都是灰尘,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

“老头子,你到底是要干什么?”苏锐在心里无奈的喊道。

他倒不是有洁癖,只是在这种非战场的环境之下,这么干确实有点太难受了。

苏锐不知道 自己需要 屏息凝神多久,也不知道 自己究竟该怎么办,在灰尘飞舞的时候,一个白袍的身影就这样静静的立在满屋子的灰尘里面,一动也不动,双眼仍旧睁着,似乎完全不怕迷了眼睛。

而且,除了偶尔几次重伤之外,两个人一起上我一前一后苏锐从来没有在健康的时期感受过这种浑身彻底脱力的情形!

此时此刻,他唯有咬紧牙关不吭声!

怎么会那么疼?怎么会那么疼?

他的骨头没有受伤,肌肉应该也没有受伤,只有**位受到了对方的打击。

但是,这种打击所带来的疼痛让人完全无法理解!

苏锐甚至用所有的理论都无法解释清楚这件事情!

看到苏锐只是在第一次受到攻击的时候喊了一声,其余时间一直咬紧牙关,司徒远空的眼底闪过了一丝看不透的神,他还在运指如飞,在苏锐的身上来回点着,每一处大**都被点了至少两次以上!

然而,就在司徒远空的某一指准备 点下去之时,苏锐竟然喊了一声:“前辈,不要!”

这一声喊,让司徒远空的手指瞬间就停了下来。

因为,他的手指赫然停在了苏锐的某个要害位置之上。

苏锐满脸大汗,他说道:“前辈,这里可不能点啊,这里要是被点了,我可就要彻底当不成男人了啊!”

他总觉得眼前这个医生似曾相识,可是又记不起来,自己在那里见过,所以端来一杯茶水,这样这医生要是喝水的话,那口罩不就要摘下来?

张凡摆摆手,没说什么,只是去取小宝眼睛缠着的纱布,这让刘世华很紧张刚想问,他一个社区医生,要干嘛了?

可这话还没问出来,就看到张凡很熟练的给小宝上眼药,被两个人干什么感觉他也就没啃声了!

“麻烦你出去一下,上药不能被打扰,需要绝对的安静……”

张凡命令刘世华出去,他看了一眼儿子,低头出门顺便关上了房门。

屋子里的张凡则取出了天地当铺收购上来的那双眼睛。

小宝的眼睛是好不了,此时他只需要把这一双眼睛,重新按在小宝的脸上后,基本上这次和刘世华的契约才算是完成了。

刘世华蹲在家外面抽烟,一根接着一根,脑子里就在想,刚才这个医生怎么看着总是那么眼熟?

“老刘回来了?”

家外面有人和刘世华打招呼,却是他原本熟悉的有一个老街坊老宋。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