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总裁怀崽记_霸总受怀孕

乾隆慈禧墓里边那么多的东西,好的全都挑了出来,送的送卖的卖。

跟夜明珠、大东珠、碧玺西瓜、降魔杵同等级别的珍宝那厮留肯定是留的了。

百分百的留了。

只是东西去哪儿了,到现在也是一个谜。

吃过晚饭,金戈带着赵老先生的人趁着夜色将金锋这些日子偷的东西捡的大漏全都带了回来。

这些东西金锋也丝毫不对赵老先生隐瞒。

最让赵老吃惊的不是那些木乃伊的棺椁和橡树岛的金币,而是自己父亲捐给哥大的全套东西。

这些东西金锋都能搞到,这简直太出乎自己的意料。

联想到平安夜的哥大大火,赵老先生也对金锋的手段感到暗地心惊。

时不与待,当下赵老在金锋的协助下对这些资料数据和口述进行进一步的梳理和深挖。

当初口述这些笔录的时候赵老先生已经处于全退休状态,很多笔记笔录都是自己在一旁帮着自己父亲整理填充的。

这对金锋搞清这些资料的真实性有相当重要的帮助。

无奈之下,西山老宗再也顾不上开山期邪修巨头的体面,总算放下身段窜入密林之中,开始发疯一般四处搜索,举手抬足间就生生毁去了一大片森林,哪怕掘地三尺也誓要将林逸给挖出来。

听着不远处西山老宗制造出来的巨大动静,霸道总裁怀崽记林逸不由喜出望外,惹怒西山老宗这个邪修巨头固然是件十分危险的事情,但是对方如此反应,却也说明自己总算挣得了一线生机,在此之前他可是一直都在提心吊胆,生怕西山老宗再次忽然降临在自己头顶呢。

“放心吧,这些沼泥没有别的用处,唯独用来隔绝神识却是效果极佳,那个邪修的神识锁定不了你,自然也没法像之前那样突然降临过来。”鬼东西笑道。

“沼泥竟有这么大的用处?真是泥不可貌相,难怪前辈你让我在沼泥里打滚了,早知道就顺便多装一点带回去,以后说不定还会派上大用场。”林逸这才反应过来,不由有些扼腕叹息道。

虽然依旧腥臭刺鼻,但和完全隔绝神识这么逆天的效果相比起来,区区一点味道完全可以忍受,身上沾着一层沼泥,某种程度上就相当于穿了一件隐形衣啊,瞒过神识感知可比单纯瞒过眼睛要难得多。

林逸不由大惊,照这样下去他必将重新被西山老宗发现,真到那时候。可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了。

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哪怕有沼泥隔绝神识锁定,哪怕有超蝴蝶微步这样的精妙身法,却依然难以逃脱西山老宗的追杀,这种无力和沮丧足以将任何人的意志摧垮。

然而巨大的压力之下。林逸心中却是冒出了对实力的极度渴求,此时此刻,满脑子就只有一件事,变强,变得更强!

如果他现在不是金丹中期巅峰,反派怀了我的孩子而是元婴中期巅峰。那么想要脱身绝对不是难事,若更进一步成为玄升中期巅峰,那么别说自保了,恐怕都有余力反杀这个西山老宗,何必这么狼狈逃窜?

说到底,林逸现在的实力在这些顶级高手面前,还是远远不够看。

当然这都是以后的事情,如果躲不过现在这一关,一切执念都是白搭,连性命都保不住了,执念有个屁用。

眼睁睁看着西山老宗快要发现林逸,就在此时,一道磅礴精粹的神识猛然从林逸身上荡出,并非是常规所见的圆形发散,而是呈一条直线瞬间连在西山老宗身上,一个高深莫测的声音随之在其灵魂深处响起。

夏玉周脑袋扭着个奇怪的角度,沉吟了几秒,重重一杵拐杖,缓缓抬起头来望向金锋。

金锋心头一凛,暗叫不好。

夏玉周直直死死的盯着金锋,恨声叫道:“金锋!”

“既然你不念故人情分,那就别怪我下手无情了。”

说到此处,夏玉周深吸一口气,指着金锋厉声叫道:“金锋未经许可擅自闯入破坏重特大考古项目,限你十秒离开……”

“否则,杀无赦!”

“特勤队——”

“周皓!疾驰!”

“都给我上来!”

此话一出,山海地质队的特勤们、夏家的嫡系旁系三代四代弟子们热血狂飙,血脉沸腾。

所有饱受金锋压抑、所有饱受金锋羞辱、所有的憋屈所有的愤慨,总裁怀了她的崽这些年所有挤压在心中无处发泄的所有情绪如喷泉一般狂射而出。

哗啦啦!

啪啪啪!

所有的枪支长的短的齐刷刷端起来的对准了金锋。

在跟赵老先生交谈中金锋也了解了一些秘闻秘事,其中一些秘事也对自己有所启发。

在小六子恢复自由之后,他到了第一帝国见了两个女人。第一个是蒋诗芸女士。当年小六子跟蒋诗芸也有一段情缘。后者最后嫁给了欧罗巴银行的总裁。

而后,小六子又跟宋夫人见了面。

地点就在这栋三层别墅。

声波巨浪穿过袁延涛的身子,就像是一道激光剑无声的将袁延涛的身子切成了两截。

袁延涛愤然暴怒,精光如电的双眼爆射而出。

金锋牙关一紧,鹰视狼顾爆然开启,怒怼而去。

夏玉周面色极度的无奈,狠狠重重的戳着雷竹手杖,嘶哑的叫道:“金锋——”

“我好心劝你一句话……”

“你不要想着抢功,留点机会给年轻人锻炼,留点机会……给我们夏家!”

说出这话来的夏玉周,男总裁有孕了完全的已经是最后的挣扎,也是在向金锋下话了。

这些话听在现在一两百号人的耳朵里,众人径自没有一个人觉得好笑,反而多了浓浓的悲哀。

夏鼎老祖宗一生纵横捭阖,名字载入教科文组织历史名垂青史,何等威名何等气势……

他的儿子夏玉周却是如此不堪……

得相能开国,生儿不像贤。

可悲可叹。

夏家上下悲愤莫名,怒火中烧,对金锋心存的唯一一点点的敬畏也化作无形,却而代之的,是山高海深的仇恨。

“花花,你去看看你姐她们回来没有,怎么都这个点了,还没来。”

对于这事,她也不想再说。

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好的就是,自家这个大姑子以后不会再来家里闹了。

坏的就是,怕和她们心生膈应。

“好的,妈,这事情您就别想了,反正是爷爷说的,跟您都没关系。”

临走的时候,罗小花还是叮嘱了一下老妈。

“不会的,原来男神怀孕了你快去看看你姐她们吧!”

她今天总觉得有点心神不灵的,总觉得有点什么事要发生一样。

“慧芬呀,你说我今天怎么就心慌慌的?”

在女儿走了以后,朱慧芳才满面愁容地看着自家妹妹说道。

“你看嘛,我说的你呢,总是让自己吃闷亏,这下子觉得心里不舒服了?”

对于自家姐姐,朱慧芬实在是不理解。

作为家里的老大,她平时也是挺彪悍的,尤其是小时候管着她们兄妹几个的时候,那更是一副严肃地样子,严肃到让她都觉得有点害怕。

传说就握在自己的手心。

手心中传来一阵阵玉石固有的幽凉,摸着那珠子非常的油润,就像是最润的羊脂玉。

夜明珠的光源炽盛如昼,将赵老先生合盖的双手照出一团团的肉红之色。

那肉红色中又夹着丝丝的绿芒,像是一条条绿色的小虫在赵老先生的手指中游动。

半响之后,金锋叫人开了别墅的照明。

房间里传来好几声深深长长的悠远叹息声。

在明亮的水晶灯光照下,这颗夜明珠的光源明显的黯淡了许多,就像是一个小小的橘黄色小灯泡。

放下夜明珠的那一刻,赵老先生有些恍惚,贪婪的望着夜明珠,神色变得有些怪异。

“想看就多看看!多摸摸!”

赵老先生鼻孔里轻哼出声,重重一挥手没好气叫道:“拿走!”

“我说你小子,没事把这个宝贝起出来作甚?”

“这不是明摆着勾引我犯罪么?”

说着,赵老先生又忍不住的抬手要去拿夜明珠,到了中途硬生生的捏紧的拳头,左手又狠狠的握住自己的右腕,脸色一片纠结和痛苦。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