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御书房与皇上叫爱_每天被日出汁御书屋

“哦,我包场了!”

“包场!”李晴晴听了大吃一惊。

赵旭神色平淡地说道:“你过生日,我不想被别人打搅,就包场了!”

李妙妙一脸羡慕的神色,说:“姐!我姐夫对你真好。”

李晴晴听了不由“嘁!”了一声,说:“妙妙,我记得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来着。说这个姐夫不好,要重新给我介绍一个男朋友。”

“哎呀,姐!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那不都已经是过去时了吗?你怎么还总对这件事情,念念不忘!”

看正Q◎版J,章、节Y上*0

李晴晴笑了笑,对妹妹李妙妙打击说,“你姐夫,才刚有点儿小成就,你就开始巴结他。要是你姐夫以后有钱了,你这丫头的心思不都放在你姐夫身上才怪,眼里还有我这个当姐姐的吗?”

“姐!我的好姐姐。你到什么时候,都是我的亲姐姐、好姐姐!这样总行了吧?”

李晴晴盈盈一笑,说了句:“这还差不多!”

她瞥了赵旭一眼,见赵旭在喂女儿叶子。便举起酒杯,对赵旭说:“赵旭,这杯酒我敬你!谢谢你给了我一个这么浪漫温馨的生日。”

“那当然了,快吃,不然一会儿你哥看到了,不然他抢你的吃。”陈婆子慈爱的看着徐慕慕。

“谢谢奶,奶,下次我就吃和大家一样的就可以了,在御书房与皇上叫爱不用特意给我做。”徐慕慕说道,这个家对她最偏心的,也就是爷奶了。

“放心,家里面的白面还有一点的,快吃,吃了去上学。”陈婆子笑眯眯的说道,徐慕慕被他们养的白白嫩嫩的,看着就有福气。

面条的味道,是她这这几天吃的比较好的一顿了。

吃了早饭,这两天的活干完了,可以休息几天了,所以家里面还有不少人都还没有起来。

走出老徐家,村头的榆树下,已经有个男生在这边等着了。

这个男生叫赵庆,他是大队长的小儿子,赵姓在大队里面,还是比较大的姓的,姓赵的人不少。

“庆哥,你这么早啊。”徐慕慕笑着打招呼,心里面简直想骂娘了,这个男孩比徐慕慕还要高一个年级,每天都会等着徐慕慕一起去学校。

最重要的是,这个男孩,在原主的心里面,也是备胎之一,大队长家的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大队长的大儿子还在城里的化肥厂上班呢,还是正式工。

这么一想,高大明看向夜小莹的眼神中又多了一份期待和激动。

夜小莹深吸一口气,强装淡定地向红毯走去,她从来没觉得学校门口离自己那么远,感觉自己走了一个世纪都没走完。皇后含宫珠走路

红毯两边加油的学生,看着夜小莹走上了红毯,而自己还在给她加油,每个人心中都涌上不一样的情绪。

一些男生看着夜小莹,眼中流露出嫌弃的神色,要不是学校偏要拉着他们来加油,他们才不会给这个胖子加油呢,能不能拿奖还不一定呢!

还有一些见识过夜小莹在体测和篮球赛上的样子的男生,已经把夜小莹当做神仙了,拼劲全力地给她加油,希望能够得到“神仙”的眷顾,保佑下一次考试高分通过。

至于女生大多都看不惯夜小莹,她们不甘心这么多出风头的机会,全都被这个比自己胖很多的人给抢走了。

走到红毯三分之一的时候,夜小莹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了前方,自从每天进行导引术的训练之后,她的感官都比之前更加灵敏了。

她能够清楚地感受到周围人的位置,以及他们眼神所透露出来的感情,所以,自然也猜到了他们心底的想法。

“栗子,我要吃。”薛燕眼睛都亮了,丞相朕知道错了肉车伸着手就要过来抓几个。

杜宇直接把袋子挪开了,然后轻轻的打在了薛燕的手上,“这是给慕慕的,你想的才美呢。”

“行吧。”徐慕慕妥协了,算了,为了吃的,作为一个饿了大半年的人,用糖炒栗子来讨好她,她太难了。

高大明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招呼着让他们两上车。

夜小莹看了一眼这张越野车,她认识,这是县里面分发给校长的车,只是没想到竟然拿出来送他们去省城。

她又看了一眼司机,是一个中年男人,看背影有点像隔壁班的体育老师。

这还真是稀奇啊!

她觉得这种待遇应该没有第二个人了,哦,她忘了旁边的廖子枫。

一夜之间,武协消失了八部,只剩下分管八部的南北两座分协和位居燕城的总武协。

等于说,屠龙榜八尊巅峰人物,将武协打成了空架子。

南武协的慕容日月和北武协的拓跋星辰,得知这一惊爆眼球的消息后,不作任何耽搁,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燕城总武协。

同时,他俩也是疑问重重。

消失三年的屠龙榜巅峰人物,为何要帮北天王做事?

他们之间到底存在什么联系?

八尊巅峰人物,每个人都挑翻了一个分部,之后呢?皇后朕吃到你奶了

会不会在燕城总武协门口集合?

武道大会还没开呢!

武协快踏马被打空了,这绝对是灭顶之灾。

秦惊龙的这第三令,让嚣张多年的武协成了软脚虾。

八尊巅峰屠龙榜大能横扫总武协都不在话下,这是秦惊龙的第一步。

等武道大会上,在天下人面前杀的你武协永世不得抬头。

……

楚城,朱家大宅。

距离朱田两家的世纪婚礼还剩下两天。

陆道德已经叫回了外面查凶手的人,王康的死让他意识到了对手的强大。

一个老妪都有横压四境武师的超强实力,陆道德不得不重视起来。

至于武道界发生的大事,陆道德并没有得到消息,他终日不出门,而武协的事情不可能上新闻。

再者,总武协肯定会把消息封锁,不可能丢自己的脸让外面的人大肆宣扬。

但!

陆道德不知道,有人知道。

“陆老……”

陆道德正在吃早饭,韩之骥登门了。

这两人虽然是一起从燕城来的,可是韩之骥不喜欢住在朱家大宅,他住在了酒店里,时常过来探望一下陆道德。公主微臣晗不住了

韩之骥来楚城的最终目的是带心上人回去,顺道帮陆道德站站场子。

毕竟,陆道德已经退下来了,他得靠韩之骥的爷爷帮忙平事。

“一起吃!”陆道德招呼韩之骥坐下来。

“我吃过了,陆老听说武协的事情了吗?”韩之骥坐下来后,打开了话匣子。

陆道德没心情吃饭了,放下碗筷郑重问道。

“不瞒陆老,血洗武协八部的人非同小可,我和乞丐根本打不过人家。”

屠夫自嘲一笑。

“你们都打不过吗?到底是什么人?”陆道德彻底懵了。

“前屠龙榜八大巅峰人物!”屠夫说话的同时,也是流露出羡慕、恐惧等多种情绪。

“卧槽!”

陆道德直接爆了粗口。

“那你们来找我又是什么意思?”陆道德震惊之余,茫然问道。

“您知道这八位巅峰人物替谁做事吗?”韩之骥接过了话茬。

龙陌白翻白眼道:“不害臊...”

灵瑶委屈巴巴说道:“婆婆她还叮嘱我,要是不能和你在一起,就不让我永远别回五彩灵山了,所以我现在无家可归了。”

看来这婆婆是真想让灵瑶跟自己,可是问题来了,回去幽都王城怎么跟焉若曦她们解释呢!

“别发呆,不是回家吗?”灵瑶紧紧搂住龙陌白脖子说道:“我还没去过热闹的地方。”

“那回去听我的,不语跟别人吵架。”龙陌白心里真没底,还是跟着骄横的家伙讲清楚。

灵瑶疑惑道:“我是那样的人吗?”

“像,怎么看你都像。”龙陌白扭头瞥了一眼说道。

“你胡说...”

灵瑶张开小嘴咬住龙陌白耳朵,这次龙陌白可不怕疼了。

“呸呸,你怎么不叫了。”灵瑶露出疑惑。

“我为什么要叫...”

龙陌白偷着乐,现在可是仙灵之体,这点不疼,被欺负的日子终于过去了。

“奇怪,之前打你一拳,咬一口你就哭爹喊娘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