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h_穿到书中当女配h

方野笑道:“狮子如雷的吼叫声是它们最为显著的特征!

这种吼声是它们对于辽阔草原生境的一种适应。

狮子的吼叫声有两种功能,一种是警告非法入侵自己领地的雄狮,告诉它们这里有狮子了,这里是自己的领地,另一种是召集分散的狮群同伴,远在8千米外的狮子都能听到同伴的叫声并且进行回应。”

“8千米,这么远!”

“我靠,牛逼啊!”

“我要是喊一声,8米外可能都听不清楚是啥!”

方野补充了一句:“当然,狮子的吼声不光是远距离传播讯息,在很近的距离也是会吼叫的,这样的话会让它们显得更加强壮一些,更有威慑力!”

说完,随着一阵风的吹来,前方茂密芒草微微低伏,现出了奇奇的身影,脑袋左顾右盼,环视着周围的风景。

风吹草地见西几!

陈玉莲迅速的从三人的脸上看到了尴尬,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拉着邓佳佳走进去,一指门外的两大行李箱:“小天,你去搬进来吧,哗,好香,佳佳,幸亏我听你的,再来晚一点,恐怕就错过了这顿美食了。快快,去洗手,吃饭。”

陈玉莲眼睛亮亮的看着餐桌,一点也不客气。

邓佳佳只看了一眼,连行李箱也不要了,一边走一边说道:“算你还有点良心,知道我们母女又累又饿了一天一夜,嗯,这些菜,都是我喜欢吃的,妈,还有你爱吃的肘子,哗,扣肉咡。我最爱的鸡肉也有呢。”

母女二人洗了手,也不客气,坐在了桌子边上,看向木小天。

木小天小声对木小婉介绍了一下两个人。

木小婉紧张的走过去,站在餐桌边,尴尬说道:“对对对,我们也是才准备要吃饭的,那就一起,一起吃。香香,拿碗和筷子!”

木小天抬头看天,心想老妈今天丢大脸了,快穿之女配功德无量h明明满嘴油花,老妹还捉着一块肘子,桌子上到处是骨头,竟然说准备吃饭?

这也太不会说话了吧。

唐家的唐富平,唐芷敏等人也在队伍中,排在最后面的位置。

看到陈羽出现,唐富平等人顿时一愣。

“陈羽,你跑这里来干什么?”

唐芷敏眉头一皱问道。

“医院又不是你家开的,关你什么事?”

“难道刚才那一巴掌不够疼?”

陈羽冷哼一声呛道。

听到陈羽的话,唐芷敏下意识的捂了一下自己的脸,吓得向后退了一步。

有些人,就是这么欺软怕硬!

“怎么不关我们事,你是我唐家的女婿,还嫌这几年丢我唐家的脸不够,来这里是想继续丢我唐家的脸?”

唐富平毕竟是长辈,对陈羽的态度强硬一些,陈羽也不会太过顶撞他。

“就是,来这里的都是青州市有头有脸的人物,你在家里丢人也就算了,还跑到这里来丢人,真是不知廉耻。”

唐家其他人也跟着附和道。

“陈羽,有志已经被你打了,这个帐我们还没算,穿书之撩汉攻略h今天我们有大事,没空跟你争论,你快点离开这里,不然回去之后有你好受的。”

蓝鲤坐在餐厅里操控无人机,方野去了后舍,和饲养员小李打了个招呼,聊了几句,询问了一下狮子们的情况。

聊天的时候,不时能听到震耳欲聋的响亮狮吼声!

小李无奈道:“奇奇见到母狮子后,似乎是想展露自己的雄性气概,没事就喜欢咆哮两声!卡卡稍微好一点,一开始有点躁动,但是很快就熟悉了,没有奇奇表现得那么兴奋。”

狮子合群也是一样的操作,先让它们闻闻有对方气息的粪便尿液什么的熟悉一下味道,然后隔着笼子认识一下。

来到笼舍前,见到奇奇顶着一圈威风凛凛的棕黄色鬃毛,在笼舍里不安分地走来走去,一边踱步一边大声吼叫着。

方野笑道:“呦,小伙子挺精神啊!”

奇奇见到方野,同样朝着他威严地吼叫了一声。

卡卡趴在地上,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隔壁的两只母狮子,一只名叫月月,一只名叫秋秋!

狮子是世界上唯一一种雌雄两态的猫科动物,母狮和雄狮比起来,体型明显要小了一圈,而且也没有浓密的鬃毛。快穿之一言不合么么h

说是打电话,两个保安当着他的面抽了三根烟才缓缓放行。

走到会议楼下方,经历多了保安的搜身之后,许宏上到二楼。正好碰到从另一侧通道出来的许虎和许成。

“哟,三弟,你这来的可真够晚的呀。”许虎是个发福的中年男人,脖子上戴了一根小拇指那么粗的金项链。

许宏说道:“在路上耽搁了一会,又被门口的保安拦了半个小时。”

“太不像话了,敢拦我许家人,我待会就把那三个低贱保安给开除了。”

许成赶忙说道:“爸,咱家的保安可是尽职尽责的人,他们的存在就是为了筛掉那些想混进家族的人。要是你开了他们,谁来做这件事。”

“乖儿子,这你就不懂了吧。保安这种低贱的职业有的是人做,你给个三瓜两枣,他们就恨不得为你卖命。更何况,咱们这里还站着一个保安头目不是,真没人了,让他来充当门面嘛,哈哈。”

“还是爸考虑的周全。”

这对父子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后边的许宏捏了捏拳头,深吸一口气,把心底的不忿压下去,跟着进入会议室。女配逆袭淡衣御书屋

原本周海超对这类娱乐项目是不感冒的,不过眼下自己女儿的影视公司首部电影大获成功,几个月的时间就赚取了数千万的利润,从经营业绩上看,甚至已经超过了周海超讯通科技的多项主营业务之和。

纵观整个2002年,讯通科技在国内电子产品领域的份额大约为8%左右,总营收大约在十亿元上下,净利润也不过一个多亿而已。以目前的营收状况,也只能勉强跻身二线品牌,总规模并不算太大。

一个多亿的净利润虽然可观,但相对于周珊珊这么小规模的影视公司来说,周海超的挣钱能力其实并没有高明到哪儿去。也就是说,周珊珊只要拍四到五部同等票房的影片,在净利润上就能与自己老爹的讯通科技相当。

这让周海超不得不重视起来,原来拍电影是这么赚钱的。当下国内的电子产业风起云涌,新技术不断涌现,讯通科技在这个领域,一直扮演着追赶着的角色,而且追赶的脚步也非常吃力,面对巨头公司的持续高压,周海超也感觉到自己的企业处于风雨飘摇之中。

所以当周珊珊跟他提起影视城项目的时候,周海超的兴趣显得相当浓厚,还特地要来了全套的资料仔细研究,最终决定投入一部分资金,参与到这个项目中来。

方野进入了展区,和无人机挥了挥手,无人机又飞到了他的身边。

听到刚才的狮吼声,感受到了狮子愉快的心情,快穿非1v1带肉监狱心情同样挺愉快的,笑眯眯道:“怎么样,是不是很震撼?我们找狮子去吧,问问它们对新场馆感受如何!”

“狮子真的是草原上的王者,听它们的吼声都感觉那么霸气!”

“哈哈,不愧是园长,问问狮子的感受还行!”

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雄浑狮吼声,朝着那个方向走了过去。

一边走,一边把手举在耳边,描述着自己的感受:“你们看直播可能还是隔着一层,没有办法切身感受到那种吼声的力量感。

像我现在离得这么近,这个吼声有点像里的狮吼功,用非常雄浑的内力吼出来,可以在无形之中伤人!我现在脑瓜子就有点被震得嗡嗡响。”

“这么刺激的吗!”

“哇,这些草好像都被声浪震得倒伏下去!太强了吧!”

“兄弟,这个有点夸张了,明显是风吹的吧!”

之后,姜沫又去了电子城一趟。

回去的时候,姜沫打了车。

司机本来安静地开着车,没过多久,就频频往后看,显得特别紧张。

“怎么了?”

司机咽了口口水,有点慌:“小姐,后面那辆车是你的同伴吗?它跟着我们好久了。”

姜沫回头看了一眼,是辆出租车,不知想到了什么,她眸色一沉,“不用管它,你往前开就是。”

与此同时,她把书包里的防狼电棒摸了出来,紧紧攥在手里。

这几天都是霍临琛派人送她回家,没被跟踪,她就逐渐放松了警惕,没想到那个人还在。

跟之前一样,那个人在离顾家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就消失了。

姜沫看着窗外,眉头紧紧皱在一起,跟踪她的到底是什么人?又有什么目的?

为什么始终不现身?

***

第二天,姜沫一到八班教室,就从书包里拿出来一个礼盒,放到齐胤然的桌上。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