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重生黑道父子文_黑道教父攻贵公子受

这里是南海,当然也免不了要找找海捞瓷和古沉船。

第一次出海毛都没捞到一根,倒是打杀了一头虎鲨做了纪念品。第二次出海撞了天运找到了一片海域,结果捞出来的东西全是民窑且还他妈的是最差的那种。

第三次出海整整八天,把周围能晃悠的都晃悠了一圈也没找到一件值钱的东西。

灰头土脸回来的途中遇见一艘三百吨级小渔船船主主动靠上来举着海捞瓷叫卖。

这可把金家军一帮二逼激动得不行。

这批海捞瓷是乾隆时期的东西。属于景德瓷都制作的青白瓷。

青白瓷是一种釉色介于青白之间的瓷器。其釉青中泛白、白中显青,胎质细洁、釉色晶莹、光彩见影。

虽然是民窑,但青白瓷是众多海捞瓷中极为耀眼的精品瓷器。

现在市面上的好东西越来越少,海捞瓷虽然不是官窑,但胜在一个真字上。现在也慢慢被人追捧。

瓷器在海水中不会有什么变化,所以捞出来的瓷器光洁如新,熠熠生辉。

看到叶语,各位大佬立刻站起身来,齐声道:“总指挥!”

叶语心神一震!

这是只有首座才能够得到的待遇,上一世,叶语哪怕到最后没有这样的经历。

首座笑着对叶语说道:“坐吧。”

说着,伸手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

说一战躺赢的那些狗逼完全忘记了那些神州劳工老祖先们拿命去拼的付出。

戚笑鸣的太爷爷在战后留在了高卢鸡,也在当地娶妻生子。别以为在当时神州汉子就日不了洋婆娘,一次世战高卢鸡整整一代贵族都被打光了。现代重生黑道父子文死的那些普通兵卒更是高达124万。

124万青壮年男丁被打死对于高卢鸡来说是什么概念,那就是个灾难。

在这种情况下,身材高大秉性纯朴的神州劳工也成了当地女子们哄抢的香饽饽。

德化白瓷是很少见的海捞瓷。虽说是民窑,但却是赶超官窑的民窑。

南海里面埋藏的白瓷肯定不少,但捞起来却是寥寥无几。

“买的!?”

大总管很是不好意思的冲着金锋眨眨眼点点头,无可奈何的说道:“这不,这不,闲得蛋疼……”

这批德化白瓷是金家军让七世祖买的,买过来之后又把他们洒金海里。完了再捞出来。

“呸!”

金锋又是好气又是好笑,重重呸了一口,捡起几块残器白瓷挨着挨着砸过去。

“老子的脸都被你们丢光了!”

“今晚不准睡觉,都给老子睡沙滩去!”

“明天自己去海里面捞东西,捞不起来,你们就别起来了!”

原说要狠狠操练金家军三天才出气,第二天金锋接到电话立刻带着金家军启程。

坐轮椅弓老幺和瘸子小六也全部带上。

听说有活干的金家军们一个个激动得不得了,拿起尘封多日的装备撒丫子就往船上跑。

幸好自己给介绍了上去,要不然以后可难说不会被惦记,楼上这位什么时候对男人这么和颜悦色过?

作为公司的高层,她可是隐隐约约听说,这女人背景不简单,黑道父子年上文好像连大老板都惹不起,要不然怎么会让她独当一面,到底是真是假就不知道了。

张文博离开公司后已经快到下午,于是找了家商场买装备。

想着这是自己第一次穿西装上班,一定不能凑合,咬咬牙买的衣服有些贵,就有些心疼了,一身衣服用掉了近一个月工资,以前买的都是几百块的普通衣服。

又把该有的东西配了个齐全,连内衣袜子都是新的,感觉比新郎官换的都彻底,不过效果确实不错,看到从试衣间出来后售货美眉眼睛里的恍惚之色就能知道了。

买完自己的东西又给祁珍买了一套外套一双皮鞋,反正她那身材穿啥都好看,看着差不多就行。

最后又给祁珍打了个电话,想着祁珍和他的新房离这就几步路,不如以后住在这里,天天回父母家住的话上下班就太不方便了。

骆炎已经在憧憬着美好的明天!

在上午近十点左右,金珠带着老苗王的女儿贺芳芳姗姗来迟。

见老苗王的女儿贺芳芳跟着来了,鲁玉琪在赵旭耳边小声地说:“怎么样,我就说贺芳芳会来吧!”

赵旭瞪了鲁玉琪一眼,让她闭嘴的意思。

华怡担心鲁玉琪会和老苗王的女儿贺芳芳吵起来,故意将她拉到一旁,说事儿去了。

让赵旭惊讶的是,贺芳芳也给了赵旭一个香囊,说:“赵先生,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听说你住在临城,黑道豪门父子年上以后有时间的话,我想到你们那里坐客,你不会不欢迎我吧?”

赵旭没想到贺芳芳说话会这么直接,并没有伸手接贺芳芳递过来的香囊,委婉地拒绝道:“香囊这个礼物,我就不要了,倒是非常欢迎贺小姐去临城坐客。”

贺芳芳似是知道赵旭不会接自己的香囊,又从身上拿出几个漂亮的香囊说:“这个美人香囊是送给你老婆的,这个猫咪的香囊是送给你女儿的,还有两上葫芦香囊是送给你两个未出生的孩子,这些礼物你总可以收吧?”

说完,广基哈哈大笑,松开金锋的手大声说道:“身为医院骑士团的荣誉骑士,我们骑士长跟人开战,我也不能袖手旁观。”

“大战打响过后,我的人会带着物资过去。为您而战!”

“记得给我做个十斤重的大金牌气势勋章。要镶钻的。”

“俗气!”

在金锋的俗气声中,广基跳上快艇奔向深海超级豪华游艇。

转过身来,七世祖还在望着挥舞着手的广基:“哥。这个老广,到底是个啥来头?”

金锋摇摇头嘿嘿一笑:“我摸不透,或许有一个人知道。”

“谁?”

“啊!”

“他不是……”

几个月没跟金家军相聚,这一天晚上众多人喝了个痛快。在这个鸟都不生蛋的烂虾岛待了三个多月,重生将军攻x痴情傻子受金家军们都快憋出病来。

好在有大总管和张丹这两个自律性极高的人带着,每天金家军都按照最严苛的作息规程训练。

潜水潜泳游艇那是基本操作。玩枪打仗冲锋伏击也是最基础的训练科目。

房子已经给咱们了,咱们现在是夫妻,你住这里谁会怪你?

还是说你有什么想法?不想做这房子的主人了?

张文博想了想好像是这个道理,怕祁珍误会只好解释说:我们老家那里是洞房之前新房里不能住人,领结婚证也不算真正意义上的结婚。

只有等真正洞房以后才算,所以我才这么问的。

祁珍说:你们那里好奇怪,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你别让陌生人住进来就行,自己也不能住就太说不过去了。

祁珍又仔细问了一下他工作的事,夸他厉害,刚回来不到一天就找到工作了。

又让他穿上新衣服让她看,说看看他穿西装是什么样子。

张文博只好又穿了一次,照照镜子连自己都十分满意,这钱花的值了。

他矫健挺拔的身材穿上这套衣服十分合身,好像连个子都比以前高了一些,父子年上现代黑道表露出来的气质好像是豪门里出来的贵公子一般,满意的转了个圈。

发现祁珍也直着眼睛盯着自己看,本来想调笑一下,又想起不能像以前一样油嘴滑舌了,只好装着没看见问道:你今晚住那?

天长日久的,孩子们自然知道该和谁亲近。

便是不说这个,单说卖房的事情吧,安宁在的时候,处处替孩子们打算,有了钱就给几个孩子置办产业,不管是儿子还是闺女都是一视同仁。

可安宁刚走,李致方就想卖李景玉和李景燕的房子了,孩子又不傻,自然会觉得心寒。

李景燕和李景玉从家里出来,李景玉就问李景燕:“咱们现在去哪儿啊?”

外边天已经有些黑了,两个孩子站在街上举目四望,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往哪去。

李景玉悲从中来,忍不住掉了眼泪:“妹妹,咱们没有家了。”

“找娘去。”

李景燕咬牙:“咱们找娘去。”

“这个时候咋找啊,天都黑了。”

“我有办法。”

李景燕拽着李景玉去了林婶子家,找林婶子借了自行车,她让李景玉骑车带上她去了镇上。

这个时节李致远一般都是在镇上的。

他现在在县城也开了饭馆,不过多数时候还是在镇上呆着,另外,李致远家的长子李景明也在镇上。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