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两条丝腿扛在肩上_扛在肩上疯狂输出

然后立马删除。

方凡顿时明白了。

“没事,走吧。”然后跟着罗光华上了车。

罗光华这车十分低调,只是一台大众途观。

低调的车在低调的行驶。

很快就进入了一条巷子,巷子四周是一排排矮房。

这样的矮房在江灵市贫民区也十分长见。

车子驶进一个寂静的小院子里,然后停了下来。

方凡下车大量了四周,发现这房子年代有些久远。

看上去,有点历史。

而四周同样的房子也不少。

非常安静,路上也没什么人在来来往往。

院子种满了果树,还有一些蔬菜以及一个小鱼塘。

一股和谐宁静的感觉。

方凡笑了笑,住在这里的人有故事。

罗光华轻轻敲了敲门。

不一会儿,门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见多罗光华就道。

咱们出来喝几杯。将两条丝腿扛在肩上

方凡笑呵呵的跟王福握手道别。

“好好,就等你电话。”王福哈哈笑着。

等到了凡月楼,方凡就叫了一群服务员出来帮忙搬到家里。

在一众服务员羡慕的眼神中方凡顺利的完成这次疯狂购物。

安顿好母亲。

方凡就冲冲想跑去罗月琪的公司。

刚到楼下,就被一人叫住了。

“凡妹夫。”

方凡一看这不是罗光华吗?

看他精龙活虎的样子,那有半点受伤的样子。

心道,这小子身体素质还可以,这么快伤就好了。

“光华哥。”方凡打了一声招呼。

这时候罗光华也走了过来。

“我们老大找你,咱们这就走。”

“你们老大?”方凡疑惑道。

罗光华四周看了看,见没人注意这边,在手机上打了几下。

然后给方凡看了看。

“调出64艘战舰脱出跳跃准备状态,结阵准备御敌。”康瑟斯一咬牙,做了再次‘断尾’的决定。

他现在一门心思只想回家。他心里想的是,只要能脱出这个危险的鬼地方,他可以抛弃除旗舰之外的所有战舰。至于回家之后会遭遇到什么处境,他来不及去想。

不过,就是出自本能,康瑟斯也能够知道,承受不住索取晕了过去他如果能把这里的诡异情报带回母星,他就是有再大的罪过都能得到统治阶层的原谅和认可。

毕竟,这里发生的事情,是足以威胁到耐特利尔文明根基的特大事情。

随着康瑟斯令下,立即有64艘战舰熄灭了曲速引擎,前移一段距离之后开始结阵并进行主炮充能。

在耐特利尔舰队进行跳跃准备的时候,因为战舰主炮的高能反应会导致扭曲时空的进程出现不可预料的变化,所以耐特利尔舰队是关闭了所有主炮,脱出跳跃准备状态的战舰主炮又得开始充能。

莫泊桑远远看到耐特利尔舰队的动作,不由得冷冷一笑。

这样的情况,对他来说不是难题。因为他早有预料。

老爹不让!

有个另一个家族的女孩,比柳书元小一岁,明年从国外读研回来。两个家庭前几年就商量过此事,但是俩孩子都忙,一直没见过面。

柳父和柳书元说了,在此之前不许谈。明年等那个姑娘回来,两人见面聊聊,行的话自然是好事,要是不行,那就允许柳书元自己去找。

这种做法其实很常见。豪门也不是说为了孩子的未来去逼迫这孩子去找自己不爱的人,而是不让孩子为了一个灰姑娘就爱的要死要活。

先给孩子一个标准,将她的腿折成m型不断抽让孩子看看。看看同样优秀的,颜值、气质、谈吐、三观、涵养都相近的人能不能让孩子有好感。有的话皆大欢喜。没有的话,孩子再去找,也不可能找比这个差的。

所以,灰姑娘最多嫁个拆迁户这类有钱人,真正的二代,是几乎不可能的。最多就是玩,到最后要分手了,男的就把责任一推:“对不起,我爸死活不让。”

...

这个事被白松他们吐槽了好几次,在这个层面上,其实白松等人也不可能真的理解柳书元。

晚上肖锋订了酒店,专门邀请第九实验室现在的百十来号人一起聚餐吃饭,毕竟是新成立的公司,当然要喂鸡汤,打鸡血,顺便提振士气,另外也是让大家知道,这公司真正的老板是谁,让大家有个印象。

晚上聚餐完毕,肖锋即将告辞的时候,何小君给他递过来一个手提箱,肖锋有些意外,打开来一看。

居然是一个防震手提箱,里面铺满了海绵,里面卡着好多个瓶瓶罐罐,看的肖锋一愣。

“这是,这段时间,我空暇时间,调制出来的一批成品,化妆品方面的,有美容面膜,还有伤疤修复液,以及香水。我知道你女朋友多,你拿回去给你那些女朋友试试,看看好不好用,分几款的,从初级到高级,说明都在里面,你回去看看,在给你那些女朋友送过去。记得给我效果反馈哦!”

“卧槽,你这家伙真是丧心病狂啊,这是要让我女朋友当试验品啊?”

肖锋笑骂道,何小君这厮也不生气,被三个大汉按在地上摩擦跟着嘿嘿一笑:“你这不是能者多劳吗?我身边没那么多女性朋友,谁不知道你们这样的大老板身边的女朋友多?让他们帮忙试试,有什么大不了的,放心,我亲测过,没有任何副作用。嘿嘿,你看我这老脸,是不是比以前年轻多了?这几款产品,嘿嘿,我自己都天天用呢。”

白松叹了口气:“你们怎么回事啊?天华市难道不是边境城市吗?”

“嗯?”其他人都愣了一下。

“虽然是这里距离南疆省远得很,虽然说旁边是内海,但是别忘了,这也是港口城市啊。”白松道:“通过船只,很容易就能离开海岸线。”

“现在天华港应该查的很严格吧?”孙杰质疑。

“最严的两个月已经过去了。”白松意有所指。

大家都纷纷点头。

想到哪里算哪里,白松又和王亮通了电话,让王亮把目光多放在港口方向。

每次秩序的重新建立,都不那么完美。

...

“所以咱们聊到现在,到底知道这是什么案子了吗?”欣桥好奇地问道。

“木有。”白松理直气壮。

此时的白松,头上顶着一行字“现有资料不足。”

赵欣桥倒是觉得挺有意思,她觉得有意思的原因就是她觉得白松可以搞定。

白松不说话,接着看转账记录,柳书元则负责和王亮在对接。

何小君收好了手机,笑着回答道,听到他这么肯定的回答,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关振海只感觉浑身都是一振,好,威武,有希望了。。。华国的烧烫伤医疗领域要变天了!

他转过头对肖锋说:“肖总,我今天回去就把辞职报告交上去。你想购买医院的事,就交给我吧。”

“哈哈,好的,没问题。另外关医生,医院这方面,我并不太懂,我是想成立一个烧烫伤专科医院,可是这场地,还有医疗设备采购,甚至是人员方面。”

“你放心,都交给我,我关振海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但在咱们滨城医疗界的烧烫伤领域,还是有几分薄面的。”

关振海立刻就和肖锋拍胸脯表忠心了,肖锋对他这个态度非常满意。

“那好,回头我会让律师帮我拟定合同,到时候给你电话,你过来签合同。剩下的事,就交给你啦!”

既然要成立医院,那就要走正规化流程,主要还是肖锋想在合同里加上一些保密协议,毕竟他这烧烫伤灵药,现在还不是时候曝光出去。

虽然他现在很信任关振海,但是人毕竟是会变得,加上一份有法律约束力的合同,还是效果更好一些。

本来白松都想无为而治、直接撤、有线索了再来搞,被这么一说,立刻就认真思索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其实最好的办法还是看王亮那边有没有进展。

正想着,有人敲门,接着一个服务员探进来头:“您好,我们中午这边该休息了,您这边还加什么菜吗?”

“不加了,我们这就走。”白松挥挥手,让服务员先离开。

服务员走了之后,白松道:“咱们先离开这边,我想去古文化街转转,现在没头绪就不要硬想,吃完饭,散散步。”

“对,权当带弟妹旅旅游,这边古文化街还是挺不错的,相声说的也很好。”王华东点了点头。

都不是第一年当警察了,没有人是藏不住事情的。

收拾了一下东西,白松去了吧台,扫码结了账,带着大家一起离开。

“够新潮的,都开始用扫码支付了。”王华东道。

“都2015年了,这都不会岂不是落伍了?”白松倒是没当回事,“不得不说,移动支付是真的挺方便的,现在逐渐地都不需要带现金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