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家x少爷女王受_高冷医生受x忠犬发小攻

随着教授的话,在场所有人也把视线投注到了袁冰瑶身上。

袁冰瑶完全无视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径直的朝着陈乐走了过去,一直走到他身边,才盯着他问道,“喂,我的座位在哪里。”

顺带着,所有人的视线也投到了陈乐身上。

陈乐那普通的,简单的,不引人注目的目的,瞬间宣告破产。

“啊,你的座位?”

陈乐顿了下明白了。

原来袁冰瑶刚刚一直在找座位。

因为,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学生的座位都是固定的。

袁冰瑶还没上过大学呢,今天是第一天,一进来,就以为自己座位也是固定,正试图去推理下哪个座位可能是自己的,可惜,她没推理出来。

陈乐不得不解释道,“这大学座位都是随便坐的,你想坐哪都行。”

只要你别坐老师讲台上,别坐其他同学大腿上,基本上问题都不大。

“哦。”

袁冰瑶这才发现问题,感觉自己闹了个笑话。

顿时视线一冷,瞪了陈乐一眼道,“你怎么不早说。”

“……”

陈乐觉得这是常识啊,还用说的吗。

在两人说话期间,教授停下了讲课,全班所有人都转头看着袁冰瑶这边。

袁冰瑶先是抬起视线扫了班级众人一眼,然后把目光定向陈乐旁边,一副目瞪口呆样子的楚隆。

冲他摆摆手,完全一副命令的语气道,“你往旁边让下。”

楚隆一瞬间被对方的气势压倒,愣愣的往旁边挪了下。

顺带一提,这最后一排,一排是10个位置,从左边数起,前2个位置空着,第三个位置是楚隆,第四个位置是陈乐,第五个位置是贺帅,第六个位置是李进,然后再往右都是空着。

楚隆这一挪,管家x少爷女王受就是从第三个位置,挪到了第二个位置,空出了他跟陈乐之间的第三个位置。

袁冰瑶就皱着眉头,盯着座位看了眼,又挥挥手道,“你坐右边去。”

“……”

直到楚隆站起身,换到右边李进旁边的第7个位置,袁冰瑶这才在陈乐旁边,也就是原来楚隆坐的第三个位置坐下。

以前,都是那些废物抱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主动过来讨好自己的,现在让自己去讨好别人?

开什么玩笑……

思索间就已经来到教室了。

陈乐介绍了下,“这里就是教室了,这是后门,我先进去了哦。”

然后,就管自己先从后边悄悄溜进去了,尽量不引任何人注意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跟寝室一行人,就坐在后门进来,直走最里侧的靠墙角落。

却是没想到,问题也就此来了。

那袁冰瑶从后门走进来,站在后排看了看,视线环顾了教室一周,然后微微皱着眉头,站那不动了。

本来,这大学的教室嘛,大家进出只要不发出声音,老师也不会过问,高冷管家被做到哭不用像高中那样,上个厕所还要举手报告一下。

所以,教室里偶有人进出,只要你不弄出太大动静,不是倒立行走,不是三头六臂,一般也没人多看你一眼,就像陈乐这样,后门出去,后门进来,老师不会多看他一眼的。

可这袁冰瑶,本就生的俏丽多姿,气质逼人,且有些不符合大学生的稚嫩,光外貌就够引人注目了,又在这偌大教室里,在其他人都坐着停课的情况下,唯有她一个人站在后边,那就不得不引人注目。

“你这样的人,想要进入我们龙家,必须得三跪九叩,否则我们绝对不会允许你进去的!”

面对众多嘲讽,龙傲天的脸色,气的都变成了酱紫色。

他看向林凡那无悲无喜的面容,怒斥道:“你看,这就是你想要的结果,你现在还要进入吗?他们是不会让龙一回归龙家的!”

“呵,林某向来诚信,我说今天必须回归龙家,就必须回归龙家,谁敢拦我,那我就杀了他!”林凡此刻已经将龙傲天当成了自己人,把他当做是自己的兄弟。

毕竟,兄弟二字说的容易,却很难做到?

龙傲天,他的表现算是得到林凡和卯兔的认可。冷漠管家x欠x少爷

他们都明白,能够同甘的人,只能算是狐朋狗友!

能够共苦的人,才能算得上是兄弟!

而此时龙傲天,为了他林凡在他人眼中的残废,做到这种程度,实属不易了。

林凡觉得,是时候让他知道,他的兄弟,不会那么弱!

他的荣耀,没有任何人,可以践踏!

萧阳到是无所谓。

对于李家,他看重的也仅仅只是facebook这一场投资而已,至于其他东西,说实话对于萧阳来说还真没什么吸引力。对他来说,和李家的交际,从把银行卡放下来的那一刻就算是两清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萧阳接下来应该是不会在和他们有什么接触了。

毕竟,一个搞实业金融的,一个搞互联网新产业的,除了投资,八竿子也打不到一块。

“明天有什么打算?”

送到酒店,周楷旋问道。

萧阳想了想:“估计应该是回大陆吧,短期内不会来香江了。”

“这么赶?”

周楷旋一愣:“那你还在香江买房子,那房子不是浪费了吗?”

“买房子也是投资啊,谁知道十年后那房子会不会涨个十倍。冷酷管家欠叉少爷”萧阳笑了笑。

吴嬷嬷笑了:“知道的,凤阳公主求了娘娘,娘娘准许的,若不然,你当我们这些人为什么对戚公子那般客气,凤阳公主瞧着是个好性的,为人也和气,可那毕竟是皇上还有娘娘娇养长大的,真惹了她,绝对跟你没完没了。”

卢珍点头:“谢谢嬷嬷提点,我记下了。”

正说话间,林家的小丫头就过来和卢珍说她舅舅来了,卢珍赶紧起身整理一下衣着,带着石榴就出门相迎。

正好刘财进了小院的门,卢珍看到刘财,眼里的泪就忍不住掉了下来。

卢珍小的时候在刘家住过一段时间,后来她跟着卢旺治水的时候,刘财经常出去做买卖,有的时候弄了新鲜的东西,就会顺路过去看看卢珍,给她送些衣服首饰什么的,也会陪她说说话,就是卢珍现在的大丫头石榴,那也是刘财一次经商的途中救下的小姑娘,他救了石榴,见石榴没处去,就把石榴送到卢珍那里。

卢珍那个时候身边尽是卢家的下人,这些下人对卢珍经常阴奉阳违,反正挺不好管的,卢珍也因此很不方便,后头石榴跟了她,主仆一条心,她的日子才算好过一些。

她是李超人的红颜知己,但并不意味着她听从李超人的所有决策?

这话看上去有些不靠谱。

但萧阳却一笑:

“我信!”

周楷旋最后还是没有跟着萧阳,毕竟萧阳说的不错,有她跟着,冷酷管家x欠x少爷资源其他那些人根本就不敢上前和萧阳打招呼,毕竟周泽楷的身份太过特殊。

没了周楷旋跟随,萧阳到是轻松了不少。

毕竟周围所有人都用疑惑的目光打量着你,换了谁都轻松不下来,不过等周楷旋离开一会,萧阳这边就有人开始过来打招呼了。

毕竟在这里面的大多都是一个圈子的,或多或少都认识,而萧阳这个新面孔在这种时候就显得格外受人关注,何况刚才萧阳可是由周楷旋亲自领着的,更加让人好奇他的身份。

“我叫郑宏,朋友怎么称呼?”

“这个朋友是哪里人,看上去面生的很啊,不知道做什么产业的?”

“朋友…”

一时间,萧阳感觉自己成为了一个交际花了。

“乱说什么呢!咱们可都是五讲四美的好少年,咱们没见到过这个孩子。”

王雅清的学生在这个时候七嘴八舌地在一边说了起来,领头的那个大男生见到,李忠信还有着比他们还高年级的中学生为李忠信撑腰,一边说没有见到过郭逢春,一边领着几个同学走开了。

王雅清班级的这个孩子叫李安,学生成绩好不说,脑子还特别好使,他比另外的几个同学明白,哪怕李忠信再有理,他们几个也是打了郭逢春,真要是郭逢春的家长找到学校去,他们的老师一准会收拾他们几个一顿。

王德军听到李忠信说郭逢春居然抢劫小孩子,他立刻又上去给了他重重的一脚,一边踢,一边骂道:“你这个傻逼孩子,劫钱还劫道我家这边来了,以后要是让我看见你,我见你一次打一次。”

“你说,今后再也不劫饭桶钱了。”李忠信说完这句话以后,感觉貌似有些不大对劲,转头问范德伟,“你叫什么名字了的,告诉他,以后他要是在劫你钱,我就找人揍他。”

这种孩子之间的事情,在东北最好的解决方式就是看谁的拳头大,警察不会为了那么几个溜溜,或者是几张人头像之类的东西去管这种事情,而学校的老师对于不是本校的学生也管不到,也不想管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