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不是要我喂饱你_饿了吗 夫来喂饱你

“现在更离谱了,家里发生这么大的事情。都不跟我们说,你就这么好面子吗,连跟我们都不肯说,不肯让我们帮忙吗?”

老李则是被数落的不发一言,只是紧紧皱着眉。

高兴亮见到老李这样,他也是有些无奈没辙。

都这半天了,人家许医生大老远跑过来给他孩子治病,于情于理也该跟人家说两声客套话,他到现在还没跟许阳说过一句话呢。

这老家伙,真是不懂事!

高兴亮微微摇头,对许阳道:“许医生,你别见怪啊,老李就这闷葫芦性格,不是他不想理你,他就不爱说话,这辈子也没说过半句软话。哎,他一说话还容易得罪人,你多担待吧。”

“没事儿。”许阳翻看完了患者的病例之后,他说道:“现在我也不敢给什么保证,反正我尽全力,我先进去看看病人。”

“哎,好,好。许医生,你多费心啊。”高兴亮忙答应着。

老李微微颤了颤嘴,可最后还是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

高兴亮又是一阵无语摇头。

紧接着,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他抬起头来,看了看必康,随后迈步走了进去。

“先生,请问您有预约吗?”一名保安问道。

“我要见这楼里的一个人。”这个男人回答,他的年纪看起来不小了,面带微笑,金色的头发反射着太阳的光辉,看起来颇有一些刺眼的感觉。

“先生,这不太合适。”两个保安都前来阻拦了:“我们这里没有预约是绝对不能进去的。”

“那好,你们不妨告诉你们这里那个管事的,如果再不让我上去,他们全力抢救的那个人,可能就要彻底死了。”这个金发男人说道。

他看起来倒是不怎么着急,怎么不是要我喂饱你但是,他的这句话让那些保安再也不敢有任何的怠慢了,立刻打电话去请示上级!

在等待的过程中,这个金发男人深深的呼吸了几下,随后微微闭着眼睛,满脸陶醉地说道:“华夏的空气,真让人感觉到亲切,比非洲那干燥的风和炎热的天气可好太多了。”

非洲?

干燥的风?炎热的天气?

“同时,这也就有明确证据,确定他是内奸,让他抵赖不了。”

所以,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什么布下陷阱,靠药抓人的情况。

一切都是陈乐设下的陷阱,这是一个一石三鸟的连环计。

找到人质,找出内奸,再抓到幕后的那人。

但让丁立不明白的是,“为什么知道是我?”

“一开始,我考虑过,丁丰也有两成的可能性,毕竟当初搜山的时候他没去,想着说不定他提前跑过去通知幕后人也说不定,但,他毕竟各方面还是很不足,只有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

“首先让我确定你们两个人的,就是每晚的村民悄然失踪的案件。”

“村里其实有人巡夜,也有人守卫,要把人从村里无声无息带出去,一次两次还行,但每次都不被发现,那必然是对于村里每晚周围守卫的布置十分熟悉的人,只有这样才能绕过守卫,把人带出去。”

所以,陈乐从一开始就确定,这凶手是村里的高层了。

只是没想到是联合犯罪而已。

许阳几人快步走来。爷好好喂饱你

高兴亮远远就喊道:“老李,这就是我跟你说的专家许阳医生。”

那个中年男人这才看了过来,高兴亮之前已经跟他说过了许阳非常年轻,所以他倒是没有露出很惊讶的表情。

高兴亮也在给许阳介绍:“许医生,这是李海,你叫他老李就行了,他是我老战友,当年我俩一起在边疆当过兵,也一起抗击过雪灾。”

许阳对他微微点头,老李虽然已经头发斑白,面容也很是憔悴,但整个人却是站着笔直。虽退役许久,但仍有军人风采。

高兴亮道:“这就是许医生,我之前的病就是他给我治好的。”

老李看着许阳,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

高兴亮有些不满地瞥他一眼,然后他对许阳道:“老李的儿子其实也挺不幸的,今年隔壁省不是洪灾嘛,他们部队去抗洪了。他足足待在前线半个多月,洪灾是过去了。”

“但是回来人就病了,就一直拉肚子,拉的整个人都不行了。然后就赶紧送部队医院了,看来昨晚我还没喂饱你又在医院住了两三个月,病没好,身体却越来越差。然后说是又查出来直肠息肉,说有可能是癌症。”

丁立突然暴起,带着几分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拼命摇头道,“不是这样的。”

丁立说到这,眼眶也是有些湿润,”我也不想的,我不想的,我一直,拿你跟曼珍当妹妹看待,我不想的,我本来真的只是想带她去那个地方看星星而已,可是,‘她’来了,曼珍也看到了……,我也不想的。”

丁立的话,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每个人脸上都露出了一副难以置信且不知所措的表情。

这话等于丁立主动承认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丁立居然是那个让村里人不断失踪的凶手。

当然,要数最震惊的还是丁伟田。

“阿立,你,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她?她又是谁?”

丁立就像是没听到似的,低垂着视线,既没看丁伟田,也没回答。

“还是我来回答吧,我知道她是谁。”

陈乐淡淡的说道,

“我也是从搜山时发现的,当时搜山的人手,是丁立布置位置的,我喂饱你是什么意思却是留下了一条特别的逃跑路线,没有任何人看守,对方甚至还能在那观察山上的情况。”

许阳微微颔首,没有说什么,他向来只管病人病情,从来不管别的。其他东西考虑的越多,遣方用药的时候就越会顾虑重重。

高兴亮也忙过来跟许阳握手:“许医生啊,这次真要麻烦你了,这是我老战友的孩子,我也是刚知道这事儿。”

“我本来说想打电话问问你的,不过我也没你电话。然后我电话打到了曹主任这里,老曹跟我说先让住进来,然后再请你来中医院诊治。”

许阳点点头:“好,不用客气。走吧,先去看病人。”

几人马上就到了住院部了。

中医科的几个主任级别的专家都过来了,钟华主任也来了。

小中医们也来了不少。

这是他们医院中医科独立接手的第一个重症病人,所有人心里都提着一口气呢。

现在质疑他们学术中心的人太多了,他们这段时间也都听了不少。大家心里都恼火着呢,都想做出点成绩看看,正好这次有这个机会,所以有空的人都过来了。

门口还站着一个中年男人,眉头紧锁,一脸凝重。

“很不幸的是,你的金刀还不够锋利,斩不断我的骨头。”阿隆咧嘴一笑:“反正我现在也活不成了,临死之前,能拉着亚特兰蒂斯的小公主一起下地狱,这种滋味儿也蛮好的。第77章你饿了我喂饱你”

歌思琳还没来得及答话,就听到候机厅的门口处传来了一道声音:“如果歌思琳的刀不够锋利,斩不开你的胸膛,那么,我再给她加上两把。”

话音落下之后,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众人眼中。

他身负双刀,整个人像是一把出鞘的剑,锐利且凌厉!

正是……苏锐!

“小叔,你来了!”苏战煌见状,眼睛都亮了起来!

如果苏锐在这里的话,一定能够认出来,此时,这位出现在必康一楼的金发男人,竟是……莱诺!

没错,就是他在乞力马扎罗山脉里那个失落圣地中所遇到的黄金家族长老级人物,莱诺!

…………

歌思琳并不知道哥哥现在已经生命垂危了,她还正在和地狱上将激战着。

阿隆的实力确实很强大,虽然之前在和秦史黄与吴航志的对战之中受了一些内伤,可是,当他改成左手输出之后

,所轰出的力量陡然间暴涨,给歌思琳带来了极为巨大的压力。

当然,亚特兰蒂斯家族的小公主也不弱,她一直处于飞速成长的状态之中,尤其是在服下了传承之血后,实力更是突飞猛进,配合上那堪称完美的黄金天赋,战斗力已经达到了让人惊叹的地步。

两人之所以能够打成这种胶着的状态,并不是因为阿隆这个地狱上将不够强,而是歌思琳确实是太过于出众了,她的实力甚至已经远远地把一些老妖怪给甩在身后了。

而且,由于那把金色长刀乃是亚特兰蒂斯的家族至宝,刀气纵横,似乎能够切割一切,这让小公主并没有被阿隆的拳劲所压制,反而还能时不时的给对方造成不小的麻烦。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