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_我师兄很强却从不下山

这话明显是在嘲讽基耶利等人。

基耶利的车子在阿德巴约面前停下来,随后几个所谓的光明世界大佬们挨个下车,迪亚比特等人纷纷一脸激动的去跟阿德巴约和迪奥普握手,可是当他们的手伸出去的时候,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那两位将军根本没有任何和他们握手的意思。

几个人的脸上都有着些许尴尬,讪讪地笑了笑,手掌悬空,倒是基耶利一脸平静,似乎对这一切早有预料。

阿德巴约轻蔑的看了他们一眼:“把你们的手拿开,我不想和废物握手。”

这句话其实已经说的很重了。

可是迪亚比特几人听了,却只能忍着,还得陪着笑:“将军说得对,将军说得对。”

“上车,跟着我们走。”阿德巴约瞥了基耶利一眼,随后说道:“本来只打算保你一个人的性命,没想到你还带了那么多的累赘,真是折腾。”

说完,他也没等到那几位光明世界的大佬的回应,直接上了军用悍马,重重把门关上。

迪奥普也嘲讽的笑了笑:“下次再踢铁板前,先仔细检查一下自己的脚够不够硬,别踢完之后发现铁板没事,结果自己却骨折了。”

“望而知之,了不起啊。”

“这是单靠望诊就判断出了病症......”

观看视频的一群中医人此时都被方寒震的不轻。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作为业内人士,观看视频的中医人都清楚想要达到望而知之的程度有多难,想要单纯的依靠望诊断病要比依仗诊脉断病难得多。

杨永辉重新坐在了椅子上,端起自己的陶瓷茶杯缓缓的喝了一口浓茶,这才道:“原来这位方医生是胸有成竹,自信满满,亏我之前还替他担心了。”

康熙晨很会接话,笑着道:“是啊,方医生是成竹在胸,所以才敢当着这么多新闻媒体的面展示能力,我师兄实在太稳健了如此一来,就更有说服力。”

“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杨永辉笑着道:“有机会真想亲自见一见这位年轻人。”

康熙晨把这句话牢牢的记在了心里,作为学生,除了跟随老师学艺之外,其余时候就是老师的贴心小棉袄,要急老师之所急,想老师之所想,只有如此,才能永远在老师面前受宠,从而学到更多的东西。

“检测到有更多,更强大的鸟族在往这边来!”突然,心魔道。

“这下成了无尽模式了。”

林鸿扭了扭脖子,丝毫不惧。

任你兵再多,我有我的杀戮之体,除非被绝对碾压,否则,不可能会败。

凤凰吟叫一声:“死在我的烈焰之下吧!”

她说罢,吐出一口火焰,这火焰火红中弥漫着金光。

“脾气真暴,你这样会嫁不出去的。”

林鸿连忙用东皇钟将自己罩住,而后淡淡道。

“有本事出来,缩头缩尾,到底还是不是个男人!”凤凰愤怒道。

“这个……我还是有证据的。”

林鸿闻言,摊开双手。太虚化龙篇

凤凰想到什么,更加愤怒:“登徒子!”

“能不能讲点道理,是你自己思想龌龊,我可什么都没说。”

林鸿一脸无奈。

“你……”凤凰频频发出烈焰。

“师兄,你那边怎么样?”

即便贵为光明神,他也不敢在“地狱”面前托大,更何况,卡拉古尼斯之前被几个老兄弟所伤,一直都没有时间恢复。

“我等的就是这个时候。”苏锐说着,将宙斯的战刀握在手中,往前跨了一步。

之前苏锐一直喊着要捅破天,但是如果说的确切一些,他要捅破的不是天,而是——地狱!

“如果杀了他们,那个叫地狱的地方会不会现出原形来?”哈帝斯问道。

可是,帝辛能如此轻而易举撬动人心之恶,也让他们不由得心中惊惧和警惕。

一个好的帝王,就应该能如此操弄人心,这才是真正的帝王之术!

半晌之后,姜子牙和姬发就被恶来带了过来。

姜子牙还好,被‘恶来’跟拎小鸡一样拎着,但姬发就比较惨了,这么多人,都不愿意松手。

相互推搡,拥挤,让姬发的脸都绿了。

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拉长了,而重要的地方,太上镜之映照诸天差点被拽断了,让他倒抽冷气。

帝辛冷冷的看着姜子牙,嗤笑道:“姜子牙,被自己人出卖的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爽呢?”

姜子牙被一句话气的脸色发白,怒道:

“无耻,卑鄙,你如此操纵人心,你就是一个恶魔!”

“你知道什么是仁德吗?总有一天,你会自食恶果。”

帝辛眼神一冷,一把手抽在了姜子牙的脸上,打的姜子牙嘴角冒血。

“背叛家国的无耻小人,竟然还配跟我谈仁德!”

这时主办方的一个经理站了出来,他向我问道:“你好了没有?”

我深吸一口气,重重点头道:“好了,请再给我三分钟的时间演示,可以吗?”

台下顿时一阵唏嘘,有人大声说道:“你还要三分钟,还要让我在你身上浪费三分钟吗?赶紧滚下去吧!”

就连王浩也在后面冲主办方喊道:“你们这可不行啊!我们每个人都是十分钟,凭什么多给他三分钟的时间?不公平啊!”

杜明顺也跟着附和道:“就是,你们这样搞就是对比赛不公平,请你们给我们所有参赛选手一个答复!原来我在高武世界”

那个主办方的经历迫于压力终于站了出来,拿着麦克风说道:“大家听我说,刚才你们所看看见的其实是我们主办方故意给参赛选手设置的障碍,目的就是为了考验选手们临场的反应。”

主办方这一席话后,台下更加热闹了,都纷纷问什么意思?

那名主办方的工作人员就继续说道:“我们刚才设置的障碍就是单独测试参赛选手的临场反应,这对参赛选手来说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们会给予他相应的时间来完成比赛项目。”

随后,这位少将也上了车。

“走吧,上车,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就要摆清楚自己的位置,好好的体验一把什么叫做寄人篱下吧。”基耶利说着,也上了车。

然而,他们的车子只开出了不到十公里的样子,在前面领航的来自“地狱”的车队就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迪亚比特忽然慌张了起来。

基耶利没有回答,但是他的心中也涌出了极为不好的预感。

阿德巴约的车子在最前面,他看着前方的景象,眼神里面流露出了危险的目光来。

“我就知道不会是一帆风顺。”阿德巴约冷冷说道。

“杀了他们好了。”迪奥普很平淡的说了一句。

这两个少将直接开门下车。

军用悍马的远光灯沿着道路照出了老远,也照见了前方的直升机。

只是,这一次,直升机群都是停在地上的。

同样的,李长寿苟圣远光灯也照见了很多人影。

其中,有三个身影,似乎给人一种巍峨如山岳的感觉。

扭头看向了姬发道:“你说你蠢不蠢,你如果安安心心的在西岐,你还可以享受荣华富贵!”

“可是你竟然听信了姜子牙的挑唆,不但背叛殷商,而且想要灭我殷商,难道你不清楚自己的实力吗?”

“姜子牙为了他心中的抱负,这是拿你西岐当成了筹码!”

“灭你西岐者,正是姜子牙!”

帝辛的话,让姬发无比的难受。

刚才还做着帝王美梦,此刻就变成了阶下囚,他的心态直接就炸了。

满脑子只有对姜子牙的怨愤,他当初可是不想发兵的,毕竟占卜的结果是大凶!

要不是姜子牙一意孤行,他怎么可能落到如此的下场?

想到他美貌的王后,就要成为别人的战俘,姬发只感觉心里如同万马踩踏,他指着姜子牙怒吼道:

“姜子牙,你不是说自己是不世奇才,结果从头到尾,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

“你就是一个废物,我们西岐高官厚禄养着你,你有什么用?”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