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头含住胸前的红梅_他的手探到我的衣服里

“还是林少侠爽快,那我就实话实说了。”雨家老祖点了点头,道:“林少侠,多谢你这一次出手相救,如果不是你仗义出手的话,那小凝可能已经被赵奇兵这个混蛋给……”

“我说了,我只是恰逢其会。”林逸摆了摆手。

“不,你和我们隐藏雨家还有小凝无缘无故,能够仗义出手,老夫很是感激,作为感谢,老夫决定送你一些天才地宝作为酬谢!”雨家老祖说道。

“无缘无故?”林逸微微皱了皱眉头,向了雨老爷。

“是啊,所以我们自然不能让林少侠白白出手,我们自会作为补偿!”雨家老祖点头说道:“我们隐藏雨家,是不能欠您人情的。”

“雨老爷,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和小凝,也算是故交了吧?相信雨老爷不可能不知道吧?”林逸此刻也听懂了雨家老祖的话了,他的意思是想极力和自己撇清关系,不想将这次的相救和与雨凝的相识扯到一起,而是单纯的要将林逸当成一个恩人!

“林少侠,老夫其实也是有苦难言啊,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甚至小凝都不知道,但是今天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了。那老夫也不隐瞒了,老夫就实话实说了,现在的情况是这样的,老夫虽然出了你和小凝之间的事情,但是有些事情,老夫也无法做主啊!”雨家老祖话锋一转,开始打起了感情牌了。

这么没难度的比赛,杨云帆是懒得参加的。

估计,低头含住胸前的红梅其他的修炼者,对此也是没有任何兴趣。

完全没有挑战性的事情,就算受人瞩目,也感觉跟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太无聊了!

“杨云帆,你刚才摇头是怎么回事?看不起我吗?”叶轻雪看杨云帆满不在乎的样子,顿时柳眉一竖,觉得杨云帆这态度有点问题,必须要好好教育教育。

“没有,绝对没有!”

杨云帆忙摇头,他知道千万不要跟女人争论,那是自讨苦吃。不如早点承认错误。

“哼!”叶轻雪冷哼了一声,算是原谅杨云帆了。

随后,她感觉伦敦的夜里,冷风吹来有一些凉飕飕的,不由看向杨云帆,见他就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外面是一件西装,便柔声道:“杨云帆,你冷吗?要不,我们叫一辆出租车吧?”

“不冷。我们慢慢走吧,好久没有跟你一起散步了。”感受到叶轻雪目光里面的关心,杨云帆摇摇头,脸上露出一丝暖意。

他一边说话,一边牵起了叶轻雪的手。

更别说是比之武技更加珍贵稀有百倍的魂技,那更是万中无一。

甚至有些武道强者甚至都没听过魂技。

更别说见到魂技或者是去修炼它了。

楚风也没想到。

绝尘不仅有着天级灵海,可以尝一下你的小红豆吗竟然还修炼了魂技。

轰!!!

随着对方施展魂技。

绝尘爆发出来的元识力量就化作一柄无形大锤直接冲入楚风灵海中,要对其灵魂进行致命一击。

嗡!!!

随着对方的这元识力量所化大锤出现在楚风灵海中,顿时让楚风有一种浓浓的死亡感觉。

不过关键时刻,

楚风这似人非人的灵魂后面的那个黑洞再次产生一股可怕的吞噬力量。

当即就将绝尘催动的这道魂技攻击给吞噬掉了。

噗嗤!!!

随着这元识力量被吞噬掉。

绝尘一口鲜血喷出。

其脸色泛白,神色连连后退着。

“林少侠开玩笑了……”雨家老祖的心头一跳,不过面上还是很镇定的说道:“我们隐藏雨家,目前只有雨凝一个适龄的孙女,而且已经有了婚约,自然没办法再给林少侠两个老婆了,呵呵……”

“是么?”林逸笑了笑:“上古门派么?我知道了,是哪个上古门派,我现在不会问,但是雨凝出嫁之前,吃胸前两颗大樱桃我希望你能告诉我,我会亲口问问她,是不是她的意愿。”

“这……倒是没问题。”雨家老祖想了想,还是点头先答应了下来,现在的林逸,也不是他能招惹的起的!

虽然雨凝的婚约是他临时编出来的,但是真相也**不离十,所以雨家老祖也没有睁眼说瞎话的脸红。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辞了。”林逸淡淡的说道:“既然雨老爷不想和我有太多的交集,只当我是个外人,我也没有什么好留下的了,后会有期吧。”

“林少侠,作为感谢,老夫会给你一些需要的天材地宝,请问你想要什么?”雨家老祖问道。

“哦,你有彩钢、纯黄玉或者蓝晶粉中的任意一种么?”林逸问道。

正因为东海省有十三王族坐镇,所以江南的经济才发展的如此繁荣,这也正因为如此导致了其它外族无法再此定居的主要原因。

通过岳母的解说,再加上出租车司机的叙述,渐渐的叶宁明白了东海省就是南方的心脏,假如林氏集团想要南征,迈出的第一步肯定就是东海省的省城了,只有这样才能再东海省站稳脚跟,就算其它王族不服或者挑衅也不怕。

王族的分量可比所谓的豪门要重的多。

很快出租车到了一座恢弘古建筑的大宅子,胸前两个大樱桃若不是仔细看去的话还以为来到了古代。

叶宁拎着礼物和林浅雪下车,岳父岳母也走了下来。

“王族李府?”

叶宁抬头看去,不禁有些惊讶,这李家住的地方也太古风了,一眼看去就是典型的古代府邸,更让他想到这特么的不就是紫禁城那边的四合院嘛,而且上面还挂着一块匾额,王族李府四个大字苍劲如龙,笔力浑厚,无形中透着一股霸气,应该是出自名人之手。

因为今天是王族李氏老太太的八十大寿,整个府邸装扮的极为喜庆,更是挂上了红色灯笼,门口有几个身着仆人似的李家人正在忙活着。

“牙尖嘴利,还敢反驳我?!”青年冷笑一声,而后目光打量着林浅雪和林凡夫妇一眼,大刺刺道;“就你们这穷酸样有什么资格再王族门口停留,知道你们脚下的一块砖瓦多少钱吗,随便踩碎一块你们都赔不起,一帮碍眼的垃圾,赶紧滚蛋!”

顿时叶宁冷淡道;“你算哪根葱?!”

顿时这个王族的青年笑容僵住,而后渐渐变的冷酷道;“你再质疑王族的威严?想死吗?!”

“就是,他生气的咬住她的红梅南天院长,他们这做派可是压根就没把您放在眼里啊,林逸背后的天行道不好惹,难道咱们就好惹不成,真是岂有此理!”玄尘老祖同样怒气冲冲,言语之间还不忘挑拨刺激。

“这帮该死的混蛋!”南天极光脸色阴沉如水,上次被天行道一招秒杀就已经够让他抬不起头了,只是刻意不去想而已,但是现在雪剑派的举动,分明就是打脸。

如果现在的中岛副岛主是他而不是天行道,就算借雪剑派一个胆子,他们也绝不敢这么做!

“南天老友,咱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去雪剑派踩他一顿,看他们以后还敢不敢这么狗眼看人低!”司海啸提议道。

南天极=一=本=读=小说 光有所意动,这口恶气确实咽不下去,然而稍微犹豫了一下,仅剩的那一点理智却还是令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他有修炼者学院和中心商会两重背景,加上本身又是中岛有数的玄升初期高手,面对区区一个雪剑派确实有着足够的底气,然而他是以秘密身份加入中心,就算事情闹大中心也不好替他出头,甚至反过来还要受到责罚,那就得不偿失了。

“算了,跟整个雪剑派为敌。这事情影响太大,说不定就会误了上头的打算,咱们不可轻举妄动,我现在最头痛的倒还不是这个,而是林逸!”南天极光伤脑筋的揉着太阳穴道。

司海啸和玄尘老祖两人闻言,也不由沉默了,林逸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北岛,结果他们现在却连刀的影子都没借到,之前商量的借刀杀人之计,简直就是搞笑。

“既然雪剑派不行。要不咱们再换一家?”玄尘老祖提议道。

“换哪家?林逸来中岛也就这么点时间,连知道他大名的人都不多,跟他有过节的就更少了,何况他背后还杵着一个天行道,除非你死我活的血海深仇,否则谁会去招惹他?”司海啸无奈道。

“那怎么办,总不能就这么平白放过林逸那小子吧?”玄尘老祖也是无奈了,但还是不甘心道。

“看样子,只能去向上头请示一下了。如果上头能够应允,就算咱们亲自出手杀掉林逸那小子,也不用再顾忌天行道的威胁。”南天极光决定道。

司海啸和玄尘老祖相视一眼,相继点头表示赞同。毕竟除此之外,当下也没有别的良策可想。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