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她的手用领带绑起来_将她的腿折成m型不断抽

之前王秀才没少和我抱怨他的怀才不遇。

现在我明白了,那即是抱怨,也是一种炫耀。

在我这样的农村女子面前,虽然出身同村,但因为上了大学的王秀才,已经觉得高高在上。

从心里面就从来没有看得起我们。

自傲与懦弱。

清高与卑劣。

竟然在王秀才的身上,得到了如此矛盾的统一。

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就让王秀才的内心如此膨胀。

我嘲弄地想,如果你真的上了名牌大学,现在又在市县里面的要害部门工作的话,那岂不是要三宫六院地让你选妃了?

想到这里,我终于挤出了眼泪。

不是心酸的泪水,不是悲伤的宣泄,而是笑出了眼泪。

我抬头,展示我的泪眼朦胧:“王大哥,你误会我了……我没有被别的男人碰过……我被送去换亲的路上,就跑了出来,我在外面躲了两个月,等到风波过了,这才偷偷地跑回来。我就是来见你的!只是没想到,在这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你,你说这是不是一种缘分呢?”

挪用公款的罪名可不怎么样,既然孙凌宇已经知道这笔钱的实际用途,心思缜密的叶玲菲,又哪可能放任孙凌宇抽身而去。

“我懂,理由呢?总不能给银行和基金公司那边说是为了帮林老板交遗产税吧。”

“投资童话镇,把她的手用领带绑起来投资威斯特领,理由很难找吗?”

“是不难找,但你终归是拿来交税的,并不是投资。”

“没错,不然我为什么要让你当这个老总,为什么要给你8个亿?”

“看来这个老总,我是非当不可了。”

“你可以不当的,我从不勉强任何人。”

“呵,叶总说笑了,我需要个新身份。”

“想个名字就是。”

“名字随便吧,别太娘就行。”

“。。。”

都是聪明人,有些事儿,点到就好。

默不作声的唐雯佳和林凝,应该是没搞清状况,依旧是一脸茫然的样子。

“这事儿很麻烦吗?为什么要给他8个亿?”

“好哒,我这就去。”

“。。。”

白色居家裤,白色毛衫,粉色毛绒拖鞋。

一小时后,林凝抵达放映厅的时候,不小的放映厅里,坐了不少人。

“Hi,达蒙,好久不见。”

虽说搞不懂约翰为什么叫了这么多人,但该有的礼节,林凝自然不会丢。

“Hi,夫人,请允许我赞美您的美丽,感谢您的邀请。如果不是您,我也没机会和唐尼先生深入交流才对。”

“唐尼先生?”

“咳咳,夫人,请允许我隆重的给您介绍,这是罗伯特唐尼先生,想绑着女朋友用皮带抽如果不是他的帮助,黑寡妇这部电影,我们没那么容易拿到。”

应该是看出了林凝的疑惑,达蒙身侧,身着粉色西装的约翰,一边说,一边让了半个身位。

“钢铁侠,唐尼?”

视线里的邋遢大叔,看起来还挺眼熟,瞬间反应过来的林凝,一手捂着嘴巴,满脑子的可号。

“您好,夫人,很高兴见到您,感谢您对钢铁侠,黑寡妇。。。”

有些人已经羞愧的低下了头!

和苏锐相比,他们确实是差的太远太远了!这辈子都拍马不及!

“我有很多战友,这辈子都永远的长眠在了国外,你们没有上过战场,也想象不出来那种危险的场面!从你们今天质疑我的样子,我就能够想象到,我的那些战友们同样会遭受质疑!”

苏锐的话语掷地有声:“如果他们泉下有知的话,会不会觉得心寒?”

会不会心寒!

这个答案没有人能够给的出来!

在场的每个人都觉得火辣辣的。

“换做是你们,把乳房突出来的绑法你们愿意听到这样的话吗?”

“你们以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很酷炫,很有种?”苏锐看着那些年轻的面庞,“可是,你们只顾着张扬个性,却忘记了一个军人最基本的责任!”

“你们对得起自己头顶上的军徽吗?对得起自己身上这一件军装吗?”

“你们的确是很有能力,可是在这里,比能力更重要的,是责任!你们既然穿着这一身军装,就得当得起保家卫国的责任!”

没办法,面对一个如此强势的新队长,他没胆子硬抗!

在众目睽睽之下,谭勇做了一百个俯卧撑。

苏锐不喊停,他就不敢停!

苏锐淡淡的扫视了全场,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逡巡了一遍,随后说道:“所有人,两万米,准备!最后十名再加一万米!”

这营房的区域里有跑道,不过,至于两万米究竟要跑多少圈,估计这些战士们最后都会算的晕过去。

苏锐此言一出,所有人立刻神情紧绷了起来!

今天,新任队长要立规矩了!

“跑!”苏锐吼了一声,于是,所有人都向是离弦的箭一样,朝着跑道飞快的冲了过去!

苏锐看了看正在做俯卧撑的谭勇一眼,随后对常东旭招了招手,后者便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知道错了吗自己撅起来

这货虽然在训练中受过不少伤,但由于身体素质相当强悍,很少会被弄的浑身骨头像是散架了一样,可苏锐就这么轻描淡写的一推,就把他给撞成了这个样子,这让他觉得惭愧到了极点,但更重要的是,这个常东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你们做到了吗?你们能做到吗?”

苏锐站在前面,声音之中所流露出来的压力传遍全场!

谁能回答?

“我就把话放在这里了,如果觉得自己做不到,那么就给我滚!”苏锐指着这些人,“烈焰大队容不下这样的渣滓!”

现场一片静默!

副大队长田宗明觉得这实在是太解气了,同时,也对苏锐生出了发自内心的敬佩!

之前他一直在猜想着,猜想这烈焰大队的大队长会是什么样子的人物,没想到,新任队长竟是如此的惊才绝艳!

之前这些战士竟然敢嘲讽这样的英雄,实在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田宗明已经开始深深的期待了,期待这一支烈焰大队在苏锐的领导之下,能够拥有全新的未来!

苏锐站在那儿,目光如电,扫过全场。

很快,宝宝喜欢w型跪着坐他的目光便定格在一个人的身上。

“谭勇,出列!”他喊道!

苏锐的声音之中带有浓浓的压迫力,弄的那个叫做谭勇的士兵浑身一阵紧张!

“别听叶玲菲瞎说,我是那号人吗?。”

“瞧你那点出息,说吧,你刚说的东西是什么?”

“你有出息,你不会自己猜?”

“轻量化高防高敏材料?ARC反应堆?人工智能管家贾维斯?全息影像,实况分析。。。”

“打住,机械外骨骼,液压系统这方面。”

叶玲菲懂得还挺多,越听越不对味的林凝,径直打断道。

“晕死,一个外骨骼,至于么。”

“单手举五百斤,一蹦蹦老高,你说至于吗?”

“五百斤,还蹦老高?你怕不是被骗了吧?知不知道外骨骼有多麻烦?自重不提,光是那套生物传感,肌体反馈,芯片记忆。。。。”

“不卖弄能死吗?说得我好像能听懂一样,真的是。”

叶玲菲滔滔不绝的样子,怎么看怎么欠。

若不是场合不对,林凝真想一把掏出奖励,让这个自以为是的老女人,看看什么叫天才,什么叫巨牛。

“无知很骄傲吗?缺什么补什么,回去多看看这方面的书,别被骗了还傻乎乎的以为捡到了宝。”

白秦川和贺天涯,这两个人若是选择面对苏锐单打独斗,应该都不是苏锐的对手,可他们若是联合起来的话,以这两人的恐怖谋略,恐怕还真的会让苏锐觉得难以招架。

可惜的是,他们永远也不可能联手,永远也不可能出现在苏锐正面的战场上。

就像是白秦川先前所说的那样,华夏人凡事都喜欢窝里斗,凡事都喜欢讲究个“攘外必先安内”,在这种情况下,贺天涯和白秦川也必须率先吃掉彼此,才能完成对白家的统一,这样的话,在所谓的“独裁”领导之下,白家才有可能恢复往年那种说一不二的无上荣光。

可现在看来,想要做到这一点,真的是千难万难。

两个人来到这里一同吃饭,也算是各怀鬼胎了,至于待会儿能不能剖腹产把这鬼胎给产下来,那么就只有老天爷才知道了。

当然,这还得看苏锐的“引导”,他现在表面上看起来很轻松,但是脑子却转的飞快,面对两大“鬼胎”,苏锐现在必须要当好“助产士”。

好吧,怎么搞来搞去,苏锐还把自己的角色给变成了护士呢?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