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大腿分得更开_手指两两并拢中间分开

………………

就在群里面吵架吵翻天的时候,陈通这边则开始了公开课,这一次他面对的可是清北大学的学生和家长。

张教授等人都给予了陈通极大的厚望,希望陈通能给历史系多拉点人,要不然的话,历史系很快就会走到没有学生的尴尬境地。

而张教授的学生史忆,看向陈通的眼神则是怨毒之色。

他恨不得陈通今天出一个大丑,这些天不管是张教授,还是他那个没心没肺的女朋友张瞾,都对陈通太过于热情了。

这让他心里产生了极大的愤怒。

他就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瞧不起的赘婿一样。

受到了十足的羞辱。

公开课刚一开始,就有学生家长开门见山的询问。

“我们作为家长的,都希望子女日后成为精英,咱们就说点实际的,历史系可是出了名的难找工作!”

“我们为什么要让子女去选择一个不赚钱的行业呢?”

“要是连钱都赚不到,这不就被社会淘汰了吗?”

“什么!?”

“学历史要让我们的孩子去墓穴里面?”

“这多晦气啊!”

“坚决不同意!”

史忆的一句话,差点就让现场炸锅了。

很多家长甚至都气愤的想要离,毕竟进行墓穴研究,考古这方面的工作,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的。

张教授此刻都想拿杯子直接扔到史忆的脸上,这是捣什么乱呢?

他们在招生的时候尽量会提历史系的优点,最不能谈的就是历史系还有可能去研究墓葬品。

因为有些人的观念是无法接受的,这个需要慢慢引导。

就连假小子张瞾都觉得自己男朋友脑子是不是有坑呢?将大腿分得更开

而陈通则是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他若有深意的扫了一眼史忆,心中顿时有了计较。

看来今天这个事情不简单呀!

陈通伸手压了压,制止了现场的混乱,然后轻咳一声道:

“谁给你们说学历史一定要去下墓葬的?”

慕谨辰心疼的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安慰着。

这下可把徐家人也给心疼的不得了。

同时也不想让李诺恩对家人有太多的误会。

徐君屹夫妻俩急忙上前解释着说,“贝瑶,爸爸妈妈从来都没有不要你,我们也没有放弃过你,你的哥哥们这些年也直都在四处奔波寻找你的下落,直到前不久才知道你人就在云城。”

“我的女儿,妈妈日日夜夜都在盼着你回来,妈妈真的好想你。”陆清秒泪流满面的看着眼前的女儿哭着说,她弯身刚伸手握住她的小手,却被李诺恩无情的从她手里抽走。

陆清秒看着女儿用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心里难受的要死了,哭的稀里哗啦的。

徐君屹将陆清秒搂在怀里安慰着。

慕谨辰知道怀里的贝瑶,一时间接受不了,她需要时间来消化。

病房里的气氛很压抑。

一直坐在椅子上的徐老爷子始终没有开口说话。

看着宝贝孙女儿哭的跟个泪人似的,心里难免有些难受。已经是他握不住的丰盈

“我们不想听所谓的学历史有多好,我们就想问,历史系怎么赚钱?”

这位学生家长一开口,立刻就引起了其他家长的共鸣,毕竟大家都是社会人,没钱玩个毛线呢?

情怀那是没有用的!

要是没有钱的话,连个房子车子都没有,基本生活都成问题,更别说结婚生孩子。

“还有,不要给我们说什么学历史能够搞古董,这可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行业,而且还是需要经验的。”

“有钱了谁不会玩古董呢?”

又一个家长起来补充了一句。

一下就把历史系的路给堵死完了。

他这么一说,张教授等人的脸色当时就黑了,历史系难招生就难在这里,学了历史之后怎么赚钱呢?

就在他们忧心的时候,史忆却开口了,他轻咳一声对着大家道:“学历史还是可以搞科研的,我们也经常参与到出土墓穴的挖掘与研究。”

他不说话还好,他这一说话,有些家长的脸色当时就变绿了。

经过了生活的雨打风霜,家长们更加明白陈通说话所代表的意义,这真不是骗人的,这是实打实的社会现状。

张教授等人顿时脸色大喜,他们没想到陈通这家伙真是牛啊。

年轻人的思维跟他们真的不一样。

张瞾这个时候也狠狠的挥了一下拳头,觉得这个学弟还是很有水平的,难怪爷爷他们要把人给借调过来。

这一次就会有好多学弟学妹加入他们历史系,她瞬间就有了大姐大的感觉。

以后,咬着花缝研磨敏感点历史系打个篮球踢个足球,就不会出现连人都凑不齐的尴尬境地。

此刻只有史忆的脸色相当难看,紧紧的攥着拳头,看向陈通的目光更加的阴冷。

大讲堂中,家长们在热情的讨论历史系的未来现状,想着如何让孩子们能赚更多的钱,而这些对金钱没多大概念的学生们则是好奇的打量着陈通。

他们也经常玩手机,他们更喜欢的是跟陈通有共同的交流方式,他们虽然是学霸,但也会被家长管得很死,他们更觉得陈通跟他们有共同语言。

就算天丹门的一品丹药再便宜,从修炼者交易协会的手中再倒手转卖一次,加价率也不低了,哪有自己炼制来的经济实惠?而且,自己炼制的话什么时候想要就什么时候炼制,根不用担心买不到或者临时急用没有存货的状况。

“凌先生,你说的这个……是真的么?”也不怪欧阳副会长会质疑,毕竟这换做是谁都不会轻易相信,因为这东西有点儿太神奇了,神奇程度已经超出了正常修炼者的理解范畴,所以这东西即是林逸拿出来的,而欧阳副会长也觉得林逸不能骗他,但是还是有此一问。

“千真万确!”林逸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欧阳副会长不相信,可以找一个炼丹师来亲自试验一下!”

“好!”欧阳副会长倒是没有拒绝,因为他也想见证一下这个一品自动药鼎的神奇,于是拿出手机来,拨通了之前门口那个弟子的号码:“小多,她一直用脚蹭着我的小腿你给小孔打个电话,让他立刻来我的包厢一下!”

欧阳副会长口中的小孔。是修炼者交易协会坊市的验丹师,所谓的验丹师,就是一些学过炼丹,并且学的很好的弟子。但是因为体内没有木系属性,不能成为炼丹师,但是当一名负责查验丹药的验丹师是没有问题的。

而林逸,虽然震惊张乃炮的升级之快,但是在林逸看来,他仍然是那个自己想踩就踩的张乃炮!玄阶中期巅峰实力的高手,和自己一样,听起来虽然旗鼓相当,但是林逸连地阶高手都有一拼的底牌,何惧一个和自己同级的高手呢?

所以在林逸心中,连不屑都没有,有的只是漠然。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就这么对视着。

张乃炮身边的几个人对于张乃炮这种行为,顿时有些纳闷:“炮爷,您怎么了?”

“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我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张乃炮淡淡的说道,虽然,他可以让身边任何一个人出手,帮他去对付林逸,但是他却没有那么做,那样怎么能彰显出他张乃炮的威风来?

有朝一日,亲手将林逸踩在脚下任意践踏,这是他对钟品亮的承诺,他一定要做到!

“哦?”桩鸟炮一愣,他听出张乃炮的话有些怪异,但是却也不知道张乃炮是什么意思,于是也只能跟在张乃炮的身后走向林逸,也不敢擅作主张。

“这不是林逸林老大么?不在学校里面装逼,怎么跑到这里来了?”张乃炮看向了林逸,按着我的头趴在桌子下吃讥讽的说道:“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很危险,随时可能丧命!”

“刚刚吃饱,准备离开了”季风辰“等着,我一会就回去”

挂上电话后,季风辰笑着看着姚杰说道:“给你表现的机会来了”

“怎么说?”姚杰高兴的问道。

“她饿了,想吃东西,喝奶茶,你看着买吧”季风辰说道。

“好,我给她买!”姚杰高兴的说道“我这就给她买!”

姚杰很快便给高云汐买好了吃的喝的,于是二人便往学校走去。

“季风辰,是你给她,还是。。。。。。”前往寝室的路上,姚杰支支吾吾道。

“你亲自给她不更好么?”季风辰笑着说道。

“好。。。。。。可是。。。。。。可是。。。。。。”姚杰依旧支支吾吾着。

“勇敢点,我给她打电话,你亲手交给她”季风辰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

“哦。。。。。。好”姚杰说道。

没多久便来到了寝室楼下,季风辰给高云汐去了一个电话。

“季风辰”高云汐笑着说道“你到哪了?”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