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史上的硬汉形象_中国文学中的硬汉形象

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了。

“再见,首都。”在电梯门缓缓关上的那一刻,这位嫩模说道。

…………

白秦川坐在车子里面,他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自己很喜欢的这个嫩模在这短短的时间内经历了怎样的心路历程。

他那一句轻飘飘的没有告别的话语,便让一个漂亮姑娘心灰意冷,然后重新选择开始新生活。

当然,估计等白秦川发现自己被删除好友,至少也得一个来月之后了,他和对方一直是保持类似的联系频率。

此时,他坐在车子上,回想着先前蒋晓溪打给自己的电话,眼神之中带着清晰的无奈之色:“女人,真是一种报复心很强的生物啊。”

很显然,白秦川觉得蒋晓溪此举是在报复自己。

停顿了一下,他又自言自语:“白振林啊白振林,你惹谁不好,偏偏惹到了蒋晓溪的头上?你这让我很头疼啊。”

这还只是头疼的开始罢了。

等到半个小时之后,白秦川到达了现场,发现苏锐也在。

不过上次那个主任级别的学生,最起码人不坏,可这次情况就不一样了。

“知道我的身份你还不赶紧道歉,文学史上的硬汉形象然后滚蛋?”

对方冷笑的看着林超,师父的名号可是好用的很,一般哪儿敢有人得罪?

要知道是人就有生病的时候,如果得罪了侯一鸣,那就代表他们自愿放弃了得到神医救治的机会。

但,这些东西对于林超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威胁。

“我说了,让他滚出来见我!”

林超眼神一寒,声音洪亮的再次说道。

这下,可是让在场的人都愣住了。

侯一鸣是谁?这小子又是谁?

他凭什么敢侮辱侯一鸣?

“什么人敢侮辱侯神医?真是不想活了?”

就在林超这句话传出去之后,当即就有人从医馆里走出来,指着林超骂道。

里面接连出来了几个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看衣服以及气质就能看的出来。

他们和外面那些拉着横幅的穷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虽然风雷紫电兽没有信心取胜,但是论起逃跑的速度来,它却是无人能敌,只是一个瞬息间,就消失不见了。

对于风雷紫电兽带着吴臣天逃跑,硬汉形象的著名人物大骡子非但没有觉得遗憾,反而在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命令2号实验品上车后,一脚油门踩到底,快速的向事先选定好的目的地飞驰而去!

虽然感觉那风雷紫电兽似乎怕了2号实验品,但是大骡子却有点儿怕那风雷紫电兽,那东西人不人鬼不鬼的,看着心里就害怕。

边开车,大骡子边拨通了安建文的电话。

“大骡子,怎么样了?”安建文此刻也没有再玩儿手机,而是焦急的等待着大骡子的结果。

那2号实验品死不死,安建文倒是不太在意,虽然02号药剂配制的成功率不是很高,但是却也不是绝版的,而王心妍被没被救走,他也不太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这个得力助手大骡子,可别死了,安建文已经习惯了大骡子在他身边,而且他的好多计划都是大骡子参与的,让大骡子做事也轻车熟路,万一大骡子挂掉了,自己再找个人来接替可就有点儿不太适应了。

走进了浴室里面,这嫩模望着镜子里面自己那漂亮的脸,眼神之中满是空洞。

“这不该是你的生活,不是吗?”她问着镜中的自己。

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沉默了几分钟,眼睛里面闪过了一抹坚定的意味。

“是时候告别过去的自己了。如何塑造硬汉形象”

说着,她从包包里面拿出了卸妆油,对着镜子把自己的妆卸掉,而后仔细的把脸上的每一个水珠擦干净,带上门,离开。

走在走廊中的时候,她打开了微信,调出了白秦川的对话框,在里面打了几行字。

只是,打完字之后,她的手一直放在发送键上,迟迟的没有按下去。

等到电梯来了,这漂亮清纯的嫩模终于下了决心,把之前打出来的那几行字全部删掉。

嗯,一点儿都没有留下。

随后,她直接删除了白秦川的好友。

这位嫩模知道,或许在过了很多天之后,白秦川才会发现这个事实。

但,那又怎样?

如果白秦川想要再寻找她的话,以前者的能量,肯定是可以找的到的,但是,白秦川可能永远也不会去找的。

用手把收音机拿了起来,光芒缓缓消失,周宇推开了开关,那熟悉的滋滋声再一次的响起,他的手放在了调频按钮上,慢慢的旋转着。

看着收音机频率指针缓慢的下降着,他的目光放在了第二个频率上,上一次开启了合欢仙宗,不过是在伍师叔频率的后面所开启的。

很快,频率指针便来到了神厨山庄的位置,周宇的目光变紧了一些,基本上这段时间,神厨山庄开启的次数非常多,甚至比伍师叔的还要多,不过他从神厨山庄之中,也是得到了不少的好东西。

在指针到达之后,中国小说硬汉形象收音机里发出的依然是滋滋的声音,这让他小小松了一口气,现在来说,最让人期待的就是素心仙子的频率。

接着,他的手继续旋转着调频按钮,指针也是慢慢的下移着,距离素心仙子的频率,也是越来越近。

周宇面上的期待也是越来越浓,之前两次没有开启倒也罢了,如果这一次再不开启,那就说不过去了,收音机绝对是真的和他有仇啊。

指针慢慢的到达素心仙子的频率,在到达的瞬间,收音机中的滋滋声也是随之消失,周宇的手指飞快的离开了调频按钮,面上露出了喜色。

“秦川哥,你帮我报仇!”白大杰激动的扑了上来,随后指着苏锐和蒋晓溪:“我大哥来了,你们两个死定了!”

白秦川脸上的黑线不禁更多了些,他在内心深处早就把这个不成器的远房弟弟给骂了好多次了。

惹谁不好,偏偏惹苏锐和蒋晓溪?

“是啊,秦川,绝对不能让别人这么欺负咱们白家人!”

这句话是王艳娟说的。

随着她走过来,胸前的气味也传进了白秦川的鼻孔里面。

“我去……这什么味道……”

白秦川的脸色骤然变得难看无比,他直接掩住了口鼻,胃里一阵翻涌。

其实,比这气味更让人作呕的,是王艳娟所说的话。

什么叫别人不能欺负白家人?中国历史上的硬汉形象你们这些远房的也算是白家人?

一提这事,白秦川就冒火——要不是本少爷失了势,你们能有进首都受重用的机会,结果倒好,我现在天天什么事都不能干,光给你们擦屁股了!

然而,这个时候,后知后觉的白振林一家三口还是没有注意到白秦川的心态变化,他们还以为白家大少爷分分钟就要把对方给踩在脚底下呢。

他很少这么吼,显然心态已经不稳了。

“秦川,这……”

白振林一下子迟疑了!

“如果不道歉,那么就永远滚出首都!”白秦川火了。

他自己的事情都忙不完呢,结果那些所谓的家里人接二连三的在背后捅娄子,这一段时间真是焦头烂额,他已经烦不胜烦了。

滚出首都?

听了这话,白振林和王艳娟都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了!

“你们聋了吗?”白秦川低吼道。

苏锐和蒋晓溪那笑吟吟的样子让他很不爽,但是这不爽偏偏还只能发泄在白大杰一家三口的身上。

王艳娟受不了这样的语气刺激,顿时尖声喊道:“白秦川!我们一家进首都是老爷子决定的,你说了可不算!”

白秦川看向王艳娟,声音忽然变得很淡很淡:“不好意思,这种小事,我说了还是算的。”

在这一刻,他的心底忽然涌出了一股深沉的无力感。

是的,这不是他想过的生活。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