姹紫嫣红了残生免费阅读_姹紫嫣红全文免费阅读

我特么挺感动的。

还是石小柔了解我,真是红颜知己。

忍不住都想抱一抱她。

我赶紧对老骨头道:“你要是不相信,我可以给你说那个铁针什么样,因为我埋的时候挺好奇,毕竟是乔铁针的法器,我就细细看了看,那个针通体乌黑,上面有风火雷电的篆字……”

我这一细细的描绘铁针。

老骨头就搞不清是真是假了。

用一只大骷髅爪子捏着下巴。

寻思了一下问道:“你告诉我针在什么地方,只要找到铁针,合同也不用你签了,立马放你走人。”

我道:“不是我不信你,事关我生死,那铁针可是世间第一法器,我得要亲眼见到胡作飞才行,否则打死我也不说。”

老骨头冷笑道:“你不说的话,我会让四个娘们一刀一刀的伺候你,直到你说为止。”

我道:“你不敢,你要是不报告胡作飞,就是想把铁针据为己有,你能说清吗?!”

老骨头被我说重要害。

“我曹操这么正派的人,怎么会有这么个后代呢?真是家风不正啊!”

“不过,勾栏听曲,也许真是投资,毕竟要跟人做朋友是要用的吗。”

“不过,陈通,你也不能摆在明显上说啊!”

“我都没有办法帮你了,要不然,我这光辉伟岸的人设,也不就崩了吗?”

.........

别说李世民气炸肺了,此刻其他皇帝也脸色不善,你特么的这是瞧不起谁呢?

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哪个是消费哪个是投资我们看不懂?

东都洛-阳哪里是投资了,这分明就是没必要的,完全是炫富,你竟然说这是投资,我投你大爷!

汉武帝真是鼻子都要气歪了,这比东方朔都还要胡搅蛮缠。姹紫嫣红了残生免费阅读

他算是见识到了,杠精有多么招人恨。

虽远必诛(千古圣君)

“来来来,你给我解释解释。“

“隋炀帝修建东都洛-阳,怎么就成了投资了?“

“你真觉得我们好忽悠了?“

一身黑色的小皮衣皮裤。

石小柔对我道:“老吴,你落到黑寡妇手里,还是自杀比较好,要是下不去手,还是让我们杀死你,否则你会生不如死!”

我看一眼坑上边的那个混血美女。

也就比我大两岁。

不过长的确实像复仇者联盟里的黑寡妇。

金黄卷发,蓝眼睛,大红唇惊艳的让人尖叫。

火爆的身材,被黑色的紧身皮衣皮裤勾勒出性感迷人的曲线。

老骨头还想动点歪心思,搞点小动作把铁针据为己有。

其实他的一举一动都在胡作飞监视之中。

黑寡妇看我一眼。

冷冰冰的问道:“说吧,铁针埋在哪,只要你带我找到铁针,这四个美女让你挑一个。”

除了小爽往上贴。

嗲嗲的求我选她,带她走。

石小柔和俞美姬还有寒冰都急忙往后退。咤紫嫣红

很怕被我选上。

我冲黑寡妇道:“那我就选你吧,只要你答应我,我立刻就带你去找铁针。”

“你一和我说谎就结巴,你还说没有说谎!”

陈修真想抽自己两记耳光,平时自己说谎从来不结巴,偏偏和欧笙确认了关系之后,一在她面前说谎说话就结巴起来。

“你是不是和武元甲一起去三不管地带找查猜麻烦?”

“嗯。”

即然被欧笙猜到了,陈修也不否认了。

“你们现在在哪里,等我一下。我马上过去,我和你们一起行动!”

“你别来……”

“你看不起我,怕我拖累你!”

欧笙那边很是生气的说道:“你别忘记了,我也懂武功,我也会用枪,我也杀过人!”

陈修自然不怀疑欧笙的身手,她也是已经达到外劲巅峰的程度,只是差一个契机就能“感”到真气;至于杀人,可别忘记了欧笙十多岁就跟着欧建华在港岛抢夺地盘,手上自然不缺少鲜血。

当然,纵然是这样,陈修还是不希望她参与进来今晚都行动。

毕竟是刀剑无言,更何况查猜那边的全部是用热武器的老兵!

“恐惧?你不过是羊入虎口,青衣白衫 姹紫嫣红却还不自知。”林鸿轻轻淡笑,释放出杀戮之体,霎时间,他开始吸收杀气。

“这……这不可能,你竟然是杀戮之体?不对,就算是杀戮之体,也不能吸收别人的杀气才对!”

血红宝箱话语中带着茫然,难以置信。

林鸿深深呼吸:“这里的杀气好浓郁啊,多谢你带我来这里。”

“别再吸了,这些都是我的!”

血红宝箱转而暴怒,向他冲杀过去,血盘大口张开。

“锵——”林鸿二话不说,抽出承影剑,脸上带着若有若无的笑容。

“唰——”

他猛然挥出一剑,已经施展独孤剑诀第四式,无名!

血红宝箱直接被打退:“骗子,骗子,你不是说你没有杀气吗?”

它想要再次发动进攻,却已经被林一紧紧抱在怀里,无法挣脱。

“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

林鸿淡淡轻笑,依旧疯狂吸收着这方空间内的杀气。

“筹码?有!我可以带你去那老混蛋留下的宝藏!”当即,血红宝箱开口说道,已经快要支撑不住。

“停下吧……”林鸿闻言,让林一停下,“你可知道,姹紫嫣红闫欣公公骗我的下场?”

“不敢,宝藏的位置我知道,这就带您过去。”

“好。”

“但提前说好,要是找到了宝藏,你得放我走!”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本,看我心情。”

“好吧……”

面具挡去脸上伤痕,神秘感油然而生。

“关先生。”苏南玥低声道:“您是要出门吗?”

“嗯。”关柏珩转身看向她:“我不在的时候,给我老实点,知道没有!”

苏南玥心里的喜悦都要压制不住了,垂着头附和:“我知道的,关先生,您放心好了。”

顿了顿,她试探的问:“那您什么时候回来呢?”

她想回趟苏家,确认北鸾是不是安好。

“我的事还轮不到你过问!”

“关先生您说得对!”

关柏珩总觉得哪里怪,时间不允许他耽搁,蹙眉催促:“伺候我洗漱!”

洗漱后,宁祥出现在房间门口:“大少,都已经准备好了。”

苏南玥将关柏珩推出卫浴间,他头发被水打湿些许,便伸手摸了摸,宁祥在门口看到,脸色微变。

在老虎头上动土,苏南玥你是活腻了吧!

宁祥已经脑补出苏南玥会被怎么虐。

没想到,关柏珩冷淡丢出两个字:“出发!”

砰!

“难道你不觉得,问我是怎么知道你在这里的,会显得更高级一点吗?”陆阳关上房门,“我有一点私事想跟你谈,而我相信,你不会希望第三个人知道我们谈话的内容的。姹紫嫣红开遍”

姚芝花的手停在了半空。

她做了一个深呼吸,恢复了冷静,坐在沙发上,示意陆阳找个地方坐。

如果只是谈话的话,她并不担心什么。

想想也是,这里的酒店到处都是摄像头,自己的安全是不存在问题的。

起码,陆阳对刘德志做的那些事,不太可能在这里发生。

不然陆阳别想跑路。

刘德志终究不是官方,做事畏手畏脚,那场追捕形式大于内容。

而若是官方出手,陆阳插翅难飞。

你跑得出魔都,难道还能跑出种花不成?

不得不说,现代法制社会让很多人有了充分的底气。

陆阳坐到了姚芝花旁边的独座上,这个位置左手是姚芝花,正面是茶几,对面是落地玻璃,风景很好,能够将魔都这一区域的夜景尽收眼底。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