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书斋np_一曲书斋十八书屋

轰!!!

刹那间,吞天魔刀爆发出一股恐怖的魔威,镇压着整个魔城。

这一刻,借助这座魔阵的力量,吞天魔刀的器灵封印直接被摧毁了一部分,

而吞天魔刀的威力自然是疯狂暴涨。

此刻魔城之中,所有人看着这座恐怖的魔阵竟然被一柄刀给摧毁掉了,

他们也是一脸震惊的表情,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唰!

这时,楚风一把握住吞天魔刀,顿时感觉这吞天魔刀中蕴含着恐怖的魔气,其威力也是今非昔比了!

如今楚风挥舞着吞天魔刀,足以斩杀武神强者!

“看来你这封印想要彻底破除掉并不容易啊!”

楚风灵魂查探了一下吞天魔刀的情况,说道。

“我的封印乃是被一位无上强者布下的,自然没有那么容易摧毁,距离将这封印彻底破掉,还早着呢。”

“若是主人拥有着足够的实力,也可以帮我将这封印破掉!”

“当然主人若是能将我的另外一半刀身找回来。”

“我有让人从外面送吃的过来,可被她给拒绝了。”慕谨辰无奈的说。

??????

夜楚尧摇摇头,差点没笑出来,对着慕谨辰嗤笑的说道:“我说兄弟换做是我,一曲书斋np我也会果断拒绝的好嘛,在这种地方叫外卖吃,哦买嘎,你是怎么想的。”

“只要是我的女人饿了,她想在什么地方吃,谁也管不着。”慕谨辰低沉有磁性的声音说道。

夜楚尧摇摇头,对着穿梭在人群之中的服务生比划了一个手势。

很快就有一个穿着工作装的男服务生端着托盘走了过来。

夜楚尧在托盘上拿下来两杯红葡萄酒,其中一杯递给了坐在旁边的慕谨辰。

慕谨辰看了他一眼,拿着酒杯与他轻碰了一下酒杯,然后,喝了一口说道:“怎么样相亲对象可还满意?”

“我觉得那女孩儿挺好的,反正,长辈们都已经定下来了,跟谁结婚还不都一样嘛,只要看着顺眼就行了。”夜楚尧随即喝口酒说道。

慕谨辰看着夜楚尧,知道他曾经受过情伤,那也是夜楚尧最痛恨的一段回忆,真希望,韩木遥能用她的善良来感化他吧。

“那个老头叫秦守正啊。”丁峰才知道那人叫什么,嘿嘿一笑说道:“他走什么呀,被抬走了,也死在这了。”

“什么?”谭笑心里又是一惊,一下子便喊了出来。秦守正的身手她是见过的,虽然被叶舒打伤了,但她连秦守正的身边都接近不了,这样认怎么就死了,难道又出现什么高人了?现在高人这么不值钱,全往山沟子跑?”

见谭笑神情大变,丁峰赶忙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忘了你们以前还有那么一段了,没想到你还惦记他。yin悦天成全文御书屋”

听到丁峰乱七八糟的话,气的谭笑直哆嗦,伸手要打,见叶舒也向这边看来,硬是忍住了动手的冲动,怒吼道:“闭嘴,你说什么呢?”

丁峰被谭笑一吆喝,见她此时杏目圆睁,面沉似水,立马用手捂住了嘴,他听叶舒说过,这女的发起脾气来比男人还男人。

谭笑瞪了丁峰两眼,强压怒气,沉声问道:“秦守正怎么死的?”

“他是被派出所的小刘开枪打死的……”看着谭笑,丁峰不敢乱说话了,将自己看到的,还有后来听说的一股脑都讲了出来。反正该说的没有半点遮掩,但听来的话,是真是假就不归他管了,他只求面前这个姑奶奶别把老头已死的怒火发到自己身上。

又过了一会儿,丁母和张亚楠过来了,后面还跟着丁峰的父亲拿着手电给他们照路。张亚楠端了一大盘的手擀面,丁母端了一碗鸡蛋卤还有一小盆的老黄瓜种擦丝和着葱叶用大酱拌成的凉菜,这个时候想准备别的菜也来不及了,她知道,这是叶舒最爱吃的凉菜,特别爽口。

有什么事都往后搁一搁,吃饭才是最重要的,叶舒挑了一碗苗条递给谭笑,自己也挑了一碗,然后便一通狼吞虎咽。看着他们吃的起劲,丁母又落了泪,“你们俩儿这是多少天没吃饭了,都成这样了,慢点儿吃……”

直到叶舒和谭笑两人将一盆的面条吃个精光,一曲书斋高辣两个人都舒坦的打起了饱嗝,丁峰才问叶舒这几天到底去哪了,不但他想知道,那几位也想知道。

…………

另一边。

李诺恩被韩木遥拉到自助餐桌跟前,她看着四周,摆满了各种好吃的甜品桌子上摆满了各类甜品,双皮奶、鸡蛋布丁甜点、芒果班戟、泰式椰奶甜点、法式甜点杯、油炸甜甜圈、炼乳棉花蛋糕、日式松饼、雪糕蛋糕卷、双层榴莲千层……

看着那可口的山珍海味,李诺恩忍不住的咽了咽口水,没想到韩家这次是真的下了血本了啊。

韩木遥走到她身边,递给她一个空盘子说道:“不要犹豫,想吃什么就拿什么,别客气。”

“嗯。”李诺恩点点头笑着说。

李诺恩抬头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富丽堂皇的大厅。

韩木遥回头正想说什么,便看到李诺恩看着大厅有些入迷。

她忍不住的笑了,转身走到她身边说道:“你在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入迷。”

“因为,来的时候太紧张了,共夫by阡酒腐书阁也没怎么注意到,原来,这里这么大这么漂亮啊!”

李诺恩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巨大的水晶吊灯,她真的被震撼到了。

轰!!!

随着吞天魔刀的一番疯狂吞噬,

这尊由魔阵力量凝聚而成的魔像直接被活生生的吞噬掉了。

看到这一幕,魔城内的所有人全部震惊住了。

魔尘,魔苍,还有启动阵法的四大魔城太上长老,

他们瞪大着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看着吞天魔刀。

他们没想到这把魔刀竟然有着这般恐怖的威力,竟然能够吞噬魔阵的力量。

轰!!!

吞噬掉这尊魔像之后,吞天魔刀更是冲了出去,悬浮在魔阵之下,爆发出恐怖的吞噬力量。

一时间,整座魔阵的力量都疯狂朝着吞天魔刀冲去。

“不好,快摧毁掉那柄魔刀!”

这时那四位正在催动魔阵的魔城太上长老直接叫道。

“上!”

魔尘直接喝道。

当即魔城城主府的一众武圣和武帝强者全部朝着吞天魔刀冲去。

“滚!!!”

不过,他的神识已经悄然散开,将整个医馆方圆百米范围都是笼罩起来。

很快,他就发现了一个人,一曲书斋御书阁悄悄溜进了后厨,似乎是在水里放着什么东西。

何平心中微动,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好你个李世汉啊,真的狗急跳墙了,竟然玩阴的。

不过,他也没有担心,在医生家里下毒,这不是老鼠到猫家里耀武扬威吗?

既然如此,何平便准备顺水推舟,倒是想看看,这个李世汉父子俩,到底想要干什么。

“何平,那我们现在就开始吧,我今天晚上,很想睡个好觉!”

李成龙连忙爬起身来,很是激动地说道。

“嗯,好,那今晚就让你睡个好觉,跟我进来吧!”

何平微微点头,带着李成龙来到了诊室。

一番针灸之后,何平又给李成龙抓了一些药。

“针灸费用八千块,三个疗程的药,两万三,攻击三万一,看在同村的份上,给你抹个零,就收你三万块吧!”

将药交给李成龙,何平伸出手来,笑着说道。

“什么?三万块,你怎么不去抢啊!”

李成龙闻言,顿时就跳了起来。

天悠然把头摇的像是拨浪鼓,急匆匆往楼上跑,听都不想在听了。

时间还早,我去健身房挥洒汗水,没多久霍胜男也走了进来,鄙视的看着我,也开始锻炼,不管什么器具重量都比我高。

一个女人长那么多肌肉,有啥可嘚瑟的!

我干脆躲开又去游泳,十一点钟三人乘坐一辆车离开了小区,向着城东棚户区行驶而去。

任何城市都有贫民区,街道狭窄,两侧建筑破败,到处脏乱差,透着一股颓废气息。

车停在一个紧缩的大门前,大门一侧还挂着有些腐朽的牌匾,仔细辨认发现是第六医院。

里面是个不大的院子,一栋五层的老式破楼,我哭笑不得。

无巧不成书,这里就是宋宝强买的那家精神病院,也是著名的凶楼,流传着很多版本的故事。

霍胜男故意用幽幽的语调说道,“这栋楼始建于五十年代,专门收治重症精神病患者,有一年发生了火灾,烧死了很多人,就一直连续不断出事。最近有开发商买下了这里,为了不影响开发,杨主管让咱们来看看到底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