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火欲燃popo 完整全文_《骚心荡漾》by五零二三

王运通吓得满头冒冷汗,浑身颤栗,张口道:“大小姐,是这样的,刚才他们两个在看这件清朝景德镇的瓷花瓶,没想到那位小姐失手了,将瓷花瓶打碎了。

这位先生出于热情,就想试着修复一下。”

宋凌雪看着王运通手中拿着瓷花瓶,仔细的观察片刻,面色突然剧变,立刻呵斥王运通道:“赶快给我放下来,你再不放下,我把你的手剁了!”

王运通吓的一跳,丝毫不敢犹豫,立马就将瓷花瓶放好,急忙问道:“大小姐,您这?”

宋凌雪怒目盯着王运通,气急败坏的说道:“这刚刚修复好,你个蠢东西,竟然拿手去摸!”

被宋凌雪臭骂,王运通脸色通红,连忙说道:“可...大小姐,这是用石灰糯米糊上的啊!”

宋凌雪气的咬牙道:“说你蠢你还真是蠢,你记不记得这件瓷花瓶之前壶口有块缺口,现在这块缺口都被修复了,价格上至少要翻一两倍,就是因为你这个蠢材,用手去摸起码就损失了两三百万。

年轻女子惊恐道:“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这件瓷花瓶太大了...我抓不稳...”

王运通冷眼看着那一对男女,冰冷道:“少废话,我现在给你们两个小时筹钱,如果赔不起的话,我就报警,你故意损坏他人物品,八百万,足够让你们两个将牢底坐穿!”

年轻女人吓得直哆嗦,看着身旁的中年男人,苦苦哀求道:“陈铎,你赶快想想办法啊...不然我们要坐牢!”

中年男人叫陈铎,听到年轻女人乞求的眼神,不由冷哼道:“哼,瓷花瓶是你打破的,又不是我打破的,凭什么让我想办法?”

这一套,他也是刚刚跟着年轻女人学到的。

“你...怎么说我是你的女朋友吧,烟火欲燃popo 完整全文你不能将责任都推到我的头上啊!”年轻女人红着眼眶,哽咽道。

她现在后悔死了,要知道今天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无论如何她都不会来。

“你刚刚不是也是这样对我的吗?我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是你该受的!”陈铎怒极反笑道。

“嗯?怎么回事?”

系统的话让刘武一脸震惊。

【那个瓷花瓶是他的女朋友打碎的,而他成了背锅侠,怎么说不应该落到如此的地步啊!更何况你也是男人,男人之间哦,总有些同情心吧!】

“我同情那个男人不假,可这也是他自作自受啊,谁叫他找个这样一个女朋友,女朋友犯错还将责任推到他的头上,恬不知耻的臭女人!”

【骂他女朋友没错,可你不能放任那个中年男人不管吧!再说今天的任务奖励丰厚,还有一项特殊异能奖励哦!】

“真的?”

听到有异能奖励,刘武眼前一亮。

【当然是真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好吧,你说怎么帮?”刘武问道。

【我传授你一种修复瓷花瓶的手段,以后你也可以凭这个赚钱哦!】

“行!一手抚大popo泱暖21章”

刘武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下来。

不一会儿,刘武脑海里有些胀痛。

【骚年,现在系统已经升到2级了,你脑海里的疼痛感也没有以前那么强烈了!】

脚底的一处肌肉向内凹陷,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看来是不小心踩到一颗石头,然后才摔倒的。

想到这,夜小莹走上前准备帮助老人站起来,周围的人似乎也察觉到她的意图,看在她年龄小的基础上,纷纷开口却说道。

“小姑娘,你不要去扶他,会被碰瓷的。”

“是啊是啊,小姑娘,你涉世较浅,不懂人心险恶啊。”

……

夜小莹听了这些话,不在意地笑了笑,她已经知道了摔倒的原因,自然就不怕他碰瓷,而且她感觉这位老人大概是一个有背景的人。

“老先生,我扶您起来吧,虽然您摔了一跤,但是由于您的身体底子很好,所以没有任何问题,至于腿上会失去力量,是以为踩到了麻筋,过一会儿就会好的。”

夜小莹蹲在地上,双手扶着老人的手臂,慢慢地使力,帮他站起来。

这个老人显然没想到会有人愿意帮自己,而且竟然知道自己全身的感觉,扭头打量了一下这个有点胖胖的女生,有些意外地说:

“果然,我也恢复到玄升初期巅峰了!”萧翊呼了口气,脸上也多了一丝笑意。

林逸感觉了一下自己的实力,依然是玄升初期巅峰,之前恢复的到了这里并没有受到优待,还是被压制在和其他人相同的等级上。烟火欲燃御书屋

“鬼前辈,这个秘境对实力等级的压制,不会是每过一层就解锁一层的吧?”林逸隐隐有了些猜测,马上向鬼东西求证。

“小子挺聪明的啊!这都被你看出来了。”鬼东西桀桀怪笑两声,承认了林逸的推断。

“那这个秘境究竟有多少层啊?”林逸撇撇嘴,对于鬼东西已经深表无语了。

若是层数足够多,后面的追兵极有可能恢复到本身的巅峰实力,那样的话,多少会对林逸他们产生一些威胁。

“多少层我也不知道啊!我老人家又没有进过这里!”鬼东西说的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林逸顿时哭笑不得,敢情您自己都没进来过,所有的信息都是道听途说来的啊?

也真是难为鬼东西,居然还能记得有这么一个地方,林逸决定原谅他那些没说的细节问题……

而徐邵德对于潘家的了解,就是潘东辉父亲,那时候工资水平不低,各种福利都有,那时候潘家的收入,可比起徐家一个人拿工资的徐邵德强得多,谁能想到这短短几年,就发生了这种事情。

叹了口气,徐邵德对着潘东辉说道,“我跟你父亲,也不少年头没有见面了,等过段时间,《白日放纵》by有糖无烟我去拜访他一下!”

“舅舅您去就好,我爸也念叨着跟您见面呢!”潘玉玲对着徐邵德说道。

说了几句,徐邵德看着潘东辉还有潘玉玲和她那个女婿,对着他们问道,“你们现在怎么样,都在忙什么?”

听到这话,潘东辉和潘玉玲对视一眼,他们可是等这句话,等了不少时间了。

“瞎混日子,我爸那身体不好,我要时常照顾着,工作那边难免顾不上,现在只能给其他人做一些帮工,勉强养家糊口!”潘东辉满脸无奈的说道。

实际上潘东辉当初,是想要顶替他老子的工作,不过那时候根本就不招人,他也没有机会,这几年他也找了不少工作,可就没有干长久的,现在就是打零工,凑合过日子。

虽然对于楚科技术议论纷纷,各种传言不断,不过对于楚科技术硬件设备部门关注的也不在少数,在燕京一家计算机研究所打杂的祝柏涛,也是其中之一,他毕业后分到那家研究所已经有几年功夫了,不过跟徐邵德所在的固体电路第九研究所很像,经费不足,也没有什么项目。

而研究所的那些技术大牛,则到各大公司挂职,并不靠研究所的工资吃饭,只是祝柏涛这些新人倒了大霉,工资不说,原本想要的技术也没学到,只能是在里面混日子。

几天前的时候,祝柏涛无意间见到那个由楚科技术跟各大研究所成立的,“亚洲技术联盟”时,见到了徐邵德的名字,他听到潘玉玲提起过她在川省那边,有一个搞研发的舅舅,《欲念承欢》by青卿让祝柏涛记忆深刻。

抱着好奇的心态,祝柏涛拖人查了一下徐邵德,当确认徐邵德外川蜀那边的情况下,祝柏涛这才告诉了潘玉玲,也才有了今天几人拜访徐邵德这一幕。

听着想让他走后门,让祝柏涛进入楚科技术,徐邵德脸上有些尴尬的神色,这种事他还从来没有干过,之前他身边坐着的老婆子,让他找人将在老家的子女调过来,也好让他那孙子也一起过来,徐邵德都没有下定决心,找关系帮忙,更何况现在。

“舅舅,要是方便的话,能不能也给我找个差事,我什么活都能干的!”潘东辉忍不住也向徐邵德说道。

徐邵德听到潘东辉的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他们把他当什么人了,楚科技术又不是他开的,想让什么人进就让什么进。

踌躇了半响,徐邵德还是没有答应下来,他这一辈子,还从没拉下脸皮求过人,连之前单位分房子,还有做研究所主任,他都没有跑关系,一辈子了临到头也就是个技术员,没有升了职称。

这眼看都快退休了,突然让他干这种事,徐邵德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