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干到底》by施悬霸_施悬小说作品集

樊野把玩着巴掌大小的对讲机笑道:“柠哥,真有你的,军方这边的专用对讲机都被你混到。”

这种对讲机可不是进入基地的人都有,得原来军方的自己人才有。

他们拿到这玩意,也代表被军方认可了。

要是被其他队伍的人知道,估计会被惊到,他们这边的效率貌似太快了。

洛柠笑笑:“不是说要带飞你们吗?现在不过是个开始。”

樊野轻笑道:“柠哥威武!”

他问:“对了,咱们一会要帮忙吗?”

洛柠摇摇头,“不用,要是连这点事廖佑都解决不了,那这个军火库他们也受不住。”

她又补充了一句,“清理叛徒,怎么和另一个基地的高层交涉,这我们还是别掺和的好。”

今晚两边应该是火拼不起来的,毕竟现在是末世,就算有权利资源的争夺,可大多数高层都是为人类存亡挂心的。

重点也就是那边赢了,那边掌握谈判的权利,还可能涉及到一些隐私。

除了卜轩能听懂一小部分外,靳飞扬几人全程都是懵逼的。

不过他们也知道,这是廖佑的试探,还好洛柠过关了。

廖佑确定了洛柠是本城人之后,也放心了不少。

末世来临网络突然瘫痪,他们军方基地这边都没法再调取个人的身份资料。

“我这边去安排人埋伏,你们先去休息吧。”

廖佑又感谢的笑着说:“谢谢你们过来报信,不然我们就麻烦了。”

要是军火库和洛柠都被对方基地抢走,他都没脸再回基地去交差了。

这次真是多亏了洛柠无意中的发现。

洛柠笑笑:“不用客气,《一干到底》by施悬霸我们现在也是基地的一份子,自然不能看对方得逞。”

“有要帮忙的,你叫我们。”

廖佑想了想拿了几个对讲机给她们,“你们拿着,有事咱们用这个联系。”

这也是承认了,洛柠几人是基地一份子的意思。

“好。”

洛柠几人拿过对讲机,和廖佑调了调频,就先离开了。

“我……”

“而且,退一万步讲。”

“上古武者,又不是知道咱们的这些人,这叶天纵真要能收拾他们,就是和整个门派结怨,那惹出来的灾祸,也是他的,不是我们的。你也知道,这江南会所是我的地盘,哪怕最后真的无法战胜对方,我还可以通过我的方式逃走,不尝试一下,就直接放弃,这可不是我的做事风格!”

这叶清风还不死心。

他对叶天纵,恨之入骨。

甚至是感觉,被对方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种羞辱,如果不找回来的话,他以后还有什么脸面出去混?

所以。

他很坚持。

毕竟,这些人,在他这边,有很大的任务。

财产全是现金,需要押运,这笔资金,对于北境的战事,相当重要。

他得确保万无一失,有他们负责押运,一干到底by施悬鲤鱼自己才会安心。

但是。

本来有些心灰意冷的叶清风。

陡然听到张天耀的话,他顿时眉头紧蹙,甚至有些埋怨的登着对方,低喝道:“你说什么?我的那些保镖,你又给带回来了?不是说,这是黄如忠的意思吗?你现在带回来,你……”

“是黄如忠的意思。”

“但是,考虑到资金这两天就会到达,反正我们明天也要前往省城,所以就有带回来,打算明天再一起前去……”

“你这是在欺骗我。”

叶清风震怒,但是尽量控制情绪,没有直接发火,低声说道:“我说你是不是被叶天纵给吓破胆子了?他虽然厉害,普通人,无法制服他。但是这几个上古武者,难道你还需要质疑他们的能力吗?让他们出来弄死叶天纵,这样我们才能高枕无忧。现在,他知道咱们不少事情,如果出现意外的话,那个责任,到底是你负责,还是我来负责?”

龙三一愣,放眼整个江海,谁敢说出这种大话?

可是换做肖舜,虽然只是风轻云淡的一句话仍让龙三心里安定了许多,《一干到底》微盘他不由默默咽了口吐沫。

肖舜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

姚岑由于刚刚经历过一场绑架,虽然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心里难免有些后怕,加上担心肖舜,一直没睡。

肖舜推开门走进房间一瞬间。

她所有的担心跟害怕好像都一扫而空,突然有种想冲过去抱住他的冲动,终究还是忍了下来。

“你没有把司空星怎么样吧?”姚岑忧心道。

“没有,就是让他出了点丑。”肖舜边说边从柜子里把被褥取了出来。

姚岑叹了口气:“我跟他三年同学,多少对他还有些了解,你让他出丑比打他一顿还要让他难受,这仇恐怕这次就算真结下了。”

旋即又道:“不过这也是他活该。”

姚岑一想到司空星绑架自己,还找人要杀了肖舜就气不打一处来。

“你说他会不会报复咱们?”姚岑还是有些不放心道。

两个人目光炯炯的看着对方,异口同声的说道:“叶天纵,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的身份,一会儿你们知道。”

“前提条件是,你们怎么回应我。”

“行了,五分钟时间,现在开始倒计时,时间一到,你们必须作出决定,多一秒钟都不行!”

说完。

叶天纵转过身去,坐了下来。

而林健荣非常明白事理,立刻给他端来一杯茶水,恭敬的递过去,笑呵呵的说道:“来,叶先生,您喝茶……”

“行了,那些溜须拍马的事情,少做。你跟了我也算有一段时间了,难道我的行事风格,《一杆进洞》by张鼎鼎你还不知道吗?我不喜欢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务实就好。”

叶天纵接过了茶杯,但是面色明显不悦。

他轻轻的抿了一口,面色担忧,低声的说道:“现在,我唯一担心的事情就是,这叶清风会狗急跳墙。既然他知道了你是我的人,那么,如果利用江南会所的防御逃脱,或者是对我们采取措施,我怕你这边不好应对,所以,我希望……”

现在看来早就和另一边的基地勾结,挖了他们这边不少墙脚。

见他听懂了,靳飞扬再次被打击到。

他没忍住问:“这种语言你能听懂?”

廖佑莫名的看了他一眼,“听得懂啊!这虽然不是国际通用语,但却算是本城的方言,你听不懂?”

靳飞扬:“……”他只想在心里骂人。

举办方真会玩,把这种小语种弄成本城的方言,他们这些进来的队伍,有几个能听懂的?

南洋那边过来的队伍也许还能听懂,对其他人来说就是个大坑。

毕竟本城的人,大多数人私下应该都习惯用方言交流。《运动裤下的秘密》

他讪讪的笑了笑,“我家以前是从外地迁过来的,所以对本城方言并不怎么熟,所以听不懂。”

廖佑惊讶的问:“你们都听不懂?”

靳飞扬立即指了指洛柠,“没,她们都是能听懂的。”

廖佑抱着几分怀疑,然后用这种语言对洛柠说了几句。

洛柠没有犹豫,直接和她用这种语言交流起来。

听到这里,宝儿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你累得都快趴下了,还自我感觉良好?

宝儿身份非同一般,哪怕刚才说的话有些不太好听,但刀无悔也没有跟她计较什么,而是自顾自的说着。

“剑宗与刀阁缠斗多年,期间我们互有胜负,今日了解多年的恩怨,别说是力竭了,老夫即便是死也无憾!”

经此一役,无极剑中包括宗主以及太上长老在内,几乎死伤大半,偌大的一个宗门,眼下仅剩几名长老以及一些二代弟子,是在也无法对复仇者联盟构成任何威胁。

青丘王在清除了几名冥顽不灵的人之后,余者是再也不敢造次,成为了阶下囚,被看管了起来。

大帐内,杨世忠有些忧心忡忡的说着:“灰袍人那边的情况,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距离灰袍人一行人的离开,已经过去了一个白天的功夫,随着刀阁和剑宗的战斗落下帷幕,众人心里也是开始想起了另外一个战场中的情况来。

沉吟片刻,江如流开口宽慰:“他们一共六个人,即便鹤贯天有所准备,想要搞什么小动作,却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杨兄倒是无需多虑!”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