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骑到底by施悬 txt_一干到底txt宝书网

虽然大家站出来发微博,有一部分人原因是看在洛柠现在的咖位热度上。

但不得不说,这个时候就能看出好人缘的好处了。

要洛柠真像是网上爆料的那样耍大牌,对工作人员经常叫骂,那这些人也不可能犯贱了,还跑出来帮她证明。

柠粉们一直都坚信自己的爱豆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等剧组的人发了微博后,她们也理直气壮的去撕黑粉和水军营销号了。

洛柠看完之后,眉眼染上一层笑意。

不管怎么说,这些人能站出来帮自己澄清证明,她心里都是感谢的。

她从来不觉得自己高人一等,所以只要不是看不对眼或者关系不好的人,哪怕是剧组打杂和跑龙套的人,她都会以礼相待。

方延的动作很快,晚上薄湘湘异军突起,成为了演技、美貌和智慧集一身,力压新晋流量小花洛柠的女演员。

王流摇头一笑,道:“贝克先生既然来投资我,想必对我应该有所了解,应该知道天盛目前的效益很好,盈利很不错,公司现在不缺钱,没有融资的必要。”

“但是QQ现在不是还在烧钱吗?以现在的互联网形势,即便天盛不缺钱,但是多增加些资金储备也是很好的吧?”

“不,一骑到底by施悬 txt我们已经在尝试探索收费模式了,相信用不了多久就能看到一些成果,到时候QQ自己能盈利,再加上游戏业务上的收益,即便不融资,我也相信天盛能安然度过。”

话说到这份上,王流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哪怕库斯·贝克再想入股QQ,心里也知道,现在已经多说无益,苦笑一声道:

“看来王总主意已定,我说什么都没用了,好吧,我尊重你的决定,但是我希望你能再好好想一想,或者等以后改变主意,又想融资了,请随时联系我。”

说着掏出一张名片,递了过来。

王流伸手接过,欣然答应道:“我会认真考虑的,如果以后有机会,我也很期待能和贝克先生达成合作。”

“帅哥,能请我喝一杯吗?”

一个浓妆艳抹,V领险些要开到肚脐眼的妖艳女子看肖舜像寻找猎物一样四下巡视,还以为是来寻欢的浪荡子。

当即凑上前媚眼横飞,娇滴滴地说道。

肖舜从兜里摸出两张钞票塞到她胸前:“自己去点吧。”

随即从她身边穿了过去,留下妖艳女子一脸错愕站在那里。

肖舜离开大厅朝包厢区走去,这里相对安静一些,他故意放慢速度,希望听到包厢里传出来的声音。

其中一个包厢里。

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上身青色短袖,下身一件藏青色运动裤,一干到底txt微盘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看上去还算文气。

他手里夹着烟,敲着大理石茶几怒气腾腾的说道:“三百万,帮我给莫忆白搞点麻烦出来,不管是桃色绯闻还是家丑,当然如果能够彻底毁了她,我会再给你加三百万。”

“石总这么大火气?不会被莫忆白拒绝了吧?”田化成笑眯眯的说道。

国内压根儿没有一份叫《真相》的报纸,自然也就没有什么记者,这不过是田化成给自己编造的身份,也是他谋生的手段。

“上次桃花开我没来得及欣赏,倒是这回过来,看到农场里那向日葵开得特别灿烂。这不,我就买了两饼。特意捎给你。”

“这葵花籽含油量高,特饱满。”金锋倒是不客气扒了一大把葵花籽,当着003的面磕了起来。

“味道不错!”

金锋大咧咧磕着瓜子吐到003鞋子上却是毫不在意:“葵花原产在北新大陆。在当地印第安人眼里,葵花代表了爱慕、光辉和高傲!”

003也扒了一把葵花籽握在手心曼声说道:“葵花喜阳。会随着阳光移动而转动。向日葵,向日葵,终究有阳才有葵。”

两个人的谈话非常有趣。前一句金锋自夸自己的光辉高傲,下一句003就接口过去说金锋只不过是向着阳光而生的向日葵。

而这阳光,正是神州!

“离了太阳,向日葵依然可以生长。”

“那是。只不过瓜子可就没这么饱满,也卖不上价。《一干到底》百度网盘”

“王老总这话说得不对。想当年我这棵生长在城市下水道阴沟里的紫茎泽兰二十二年都没见过阳光,依然活出了人样。”

石茂沉吟了一下:“行,那就先这个吧,钱我明天转到你账上。”

“石总爽快,我敬你一杯。”田化成举杯道。

这时候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人推开包厢门,走了进来,微微偏着脑袋看着田化成。

“你是《真相》报的记者?”

来人正是肖舜,他在包厢区转了十多分钟终于找到了这里。

“你是哪位?”田化成皱眉看着他问道。

石茂也面露不悦的打量着他,“不管你有什么事,等我们谈完你再来,有没有点规矩?”

肖舜没有理会他,大摇大摆走到田化成身边坐下,抓起茶几上的啤酒一口气闷完,打了个酒嗝。

他抽了下鼻子再次问道:“星辉生物的事儿还记得吧?”

田化成脸色微变,他不认识肖舜,不过既然对方提到星辉生物,那肯定就是跟那家公司有关系的人,当时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露面,没想到居然能找上他。狂欢烈爱by施悬txt微盘

“兄弟你是喝多了吧?什么星辉生物,我没听过。”田化成装腔作势道。

“放心吧,肖总,这件事就交给我。”

现在的何小君,而是国内不折不扣的商界大佬,这么多国内的傻瓜也论坛,他可不是白去参加的。

这一次次的出席各种会议,他现在可以说是‘朋友’满天下。

而他的这些朋友,除了有不少都是同样的商界大佬,还有不上政界精英。

所以到京城去申请一块金融牌照,这对其他企业而言,并不是很轻松的活,但对他这样的大佬而言,却并不算什么难事。

“嗯,另外还要尽快组建一个团队,专门打理这个基金,这方面我会安排一些骨干过来。”

肖锋可是深知这样一个基金的威力,虽然这家基金他不打算绝对控股。

要把一多半的利润分润出去,但基金的绝对控制权他还是要的。

毕竟那些利润他并不看得上,但是如何分配利润这一点,他还是很看重的。

到时候给谁分的多,谁分的少,这很重要。

“嗯,放心吧,肖总,我知道该怎么做的。”

“这里是石总的局,识相的话就赶紧滚蛋!别惹石总不痛快。”

肖舜看向石茂:“你就是石总是吧?我跟这孙子有几句话说,借你的局用用,一干到底 txt施悬要不你再去开个包厢,费用算我的。”

此话一出,石茂跟他身边的两个女伴不约而同的愕然了一下,一脸鄙夷地看着肖舜。

真是不知死活啊,他知道他现在在跟谁说话吗?

尽管他们不知道石茂具体是做什么的,不过他是这里的熟客,出手阔绰,一掷千金。

光这一层就不是一个看上去跟个乡巴佬的家伙能得罪的

更别提他跟这间酒吧的老板孔兴好像还认识,孔兴可是京城实力最强的家族孔家子弟,在他的场子里闹事,简直就是找死。

石茂最看重的就是面子,让他把包厢让出来,这不是打他的脸嘛!

田化成又怎会不知道这些,心里不禁冷笑。

看来眼前这个家伙也没什么道行,愣头青一个,他提到星辉生物,应该是从江海那小地方来吧,以为京城跟小小的江海一样吗?

金锋轻声说道:“太阳在不在。我都在这里!不垢不净!”

“无论东风西风,我就在这里!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不生不灭出自心经。

传说高笠有个叫元晓的僧侣年少时来神州参学,一日夜晚途中无旅馆就睡在墓边。

睡梦中觉得口渴起身找水喝,在夜晚听到水声后就用钵去盛水,饮后觉得甘甜无比。

等到第二天天亮,发现昨夜饮的泉水是墓里流出来的。元晓想吐却是吐不出来。

从此他竟然觉悟万法唯心的道理最终成为一代大德!

不生不灭在佛经中意思就是无需无求。但从金锋嘴里说出来,那就是霸气狂伦。

自己现在,不需要求谁靠谁,只有别人来求自己!

打机锋斗嘴,金锋还真的没怕过谁。就算云海遇鑫立晨那几个舌绽莲花的主都不是金锋的对手。

当年金锋对着李海云一家六口叫出我就是豪门的壮语,但在李海云一帮子人眼里,那就是个笑话。

现在,金锋说出这话,就是真理!

在足够绝对的实力之前,任何人,都是不值一提的蝼蚁!

因为,现在的金锋这棵建木神树,根子已不在神州,而是在最广袤的世界之林。

什么是凌天气度,这就是!

什么叫豪情盖天,这就是!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