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榻是指什么_龙榻上的各种姿势

“你们想造反吗?”

“啊!”

轰!

轰隆隆!

此话一出,现场每一个人脑袋翁然作响,瞠目结舌呆立当场。

总顾问?!

他!?

袁延涛!?

他是新来的总顾问!?

苍天这么没眼睛了,让他做了总顾问?

老天爷的狗眼睛都他妈瞎了吗?

天都城那帮尸位素餐的混账都他妈猪脑子吗?

苍天无眼,苍天无眼呐!

他妈的,这个狗杂种是通缉犯啊!

通缉犯呐!!

徐天福喊出袁延涛总顾问名头的那一刻,指挥部所有老货们都被这晴天霹雳惊得来魂飞魄散,更是被这个骇人听闻的消息气得来七窍生烟。

“更正一下。我是外聘人员。不算编制。我也是国战投资等四大机构请来的技术指导。”

袁延涛横扫全场,将现场每个人的眼神表情尽收眼中。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淡淡笑意。

她没有再说太多,也没有询问他听完又有怎样的感受或是评价。

因为打从一开始,高婉儿就不是想要把是非对错讲给刘琰波听,她只是需要一个倾听者——

十年了!

这份屈辱的记忆压抑在高婉儿心里太久,过去她从未向任何人主动提起过这件事,不是因为她善忘,也不是因为她足够坚强,只是没有碰到这个让她觉得心安的人。

随后拿出一张银行卡递给两女!另外还有一张丽芙·贝尔名片!

做完这些之后,何军才是看向欧列西娅和崔静贤,再次道:“明天我就要和老板返回魔都,龙榻是指什么接下来的时间只有你们在这里了。加油!”

欧列西娅和崔静贤闻言,面容只上双双露出一抹笑意!

。。。。。。

晚上,赵枫默念乐一声“签到!”

系统的奖励这一次很是正常!

只是六百六十六万元的加元!

除了数字吉利一点,也没什么特别!

九月二十三日上午九点!

皮埃尔·不昂多和丽芙·贝尔亲自带人来机场送赵枫!

对于这一点,赵枫确实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些外国人也挺懂这些面子功夫!

除了皮埃尔·不昂多和丽芙·贝尔之后,另外就是欧列西娅和崔静贤她们两个了!

作为员工,来送一下老板还是很正常的!

不过,恰好皮埃尔·不昂多和丽芙·贝尔都在,所以赵枫让何军给他们介绍了一下!

似乎他很享受这种被万众人痛恨,却是万众人又拿他没有任何丝毫法子的样子。

那种恨不得扒自己皮抽自己筋,巴不得啃自己骨头喝自己血神州老货们怒视着自己又对自己无可奈何的悲愤和痛恶,让自己非常愉悦,几欲爽得来飞起。

这是一种最伟大的成就感和满足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自己这样的人。

金锋就是这样的人。龙榻求爱

自己也是金锋这样的人。

看着浑身都起得来发抖的黄冠养,还有那死了一般的罗挺,还有那怒发冲冠的华麒焜,看着那暴跳如雷痛骂自己的夏家人,袁延涛的心里又多了几许变态异样的快感。

“虽然我是外聘,但是我很高兴跟各位老前辈老朋友共事。”

说着,袁延涛迈着龙骧虎步走到黄冠养面前,主动探手出去:“黄副总,初来乍到,请您多多关照。我们也是老朋友了。”

“以前有得罪的地方,请你多多包涵。”

“哼!”

黄冠养重重冷哼出声,怨毒愤怒的眼神几乎就要化作是实体将袁延涛撕成碎片。

相比有着自己的面子,欧列西娅和崔静贤接下来的学习时间应该不会被人为难!

可是,皮埃尔·不昂多和丽芙·贝尔是真的没想到赵枫会派两个这么年轻的女孩子过来学习飞机!

皮埃尔·不昂多就差点直接拽过来赵枫问他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可惜犹豫了一下,他就再也没了机会!

赵枫已经登记!

欧列西娅和崔静贤就是两个纯的如同白纸一样的新手,龙榻沙发榻图片和价格皮埃尔·不昂多也要让她们学会开飞机!

丽芙·贝尔也感觉十分头疼!

可是她也没办法!

只能听上司皮埃尔的,走一步看一步了!

欧列西娅和崔静贤可不知道皮埃尔和丽芙·贝尔都在发愁!

即便知道了,她们也不可能解释,毕竟难道说她们两个都是开战斗机的么?。。。。。。

经过空中飞行的十二个小时!

湾流g650上午十点抵达了国内!

他没有催促询问,只是静静地等候着。

高婉儿这一次的沉默比之前那一次的时间更长,大概有个十分钟左右,她才再一次艰难开口道:“结果就是让我下跪道歉,一跪就是一夜。”

“那一年冬天,海市很难得地还下了一场大雪,天特别冷,我就跪在明珠酒店的大门口,除了辰儿愿意陪着我以外,就连我爸妈都只是站在足够温暖的房间里远远地看着,直到第二天早晨才把我们抬进医院。”

“那时候,辰儿才八岁,他之所以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就是经过那一晚之后落下的病根。”高婉儿已经落泪,可她把嘴唇咬破了,也拼命制止着不让自己的声音变得哽咽。“我不后悔自己当时的所作所为,也没有怪过我爸妈,我只是恨,恨自己当时的无能,不仅没有做好一个姐姐,还毁了他的一生。”

“刘琰波,十年前的冬天,真的很冷,对不对?”高婉儿这样问道。

十年前的冬天,冷吗?

刘琰波已经记不太清楚,但他知道当时高家姐弟一定会觉得很冷、很冷,凤栖宸宫全文免费阅读冷到痛彻心扉。

高婉儿轻“嗯”了一声,随后便是一阵沉默,她需要一点时间去鼓起勇气——

旧事重提,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开口的事。

人都会想着要遗忘过去不好的记忆,却总是记忆犹新,每当想起一次,心情都会久久未能平复。

良久之后,高婉儿才轻叹了一口气,她似乎已经稳住了心态,尽管声音听上去有一些压抑感,但至少没有太过明显的情绪波动:“十年前,我和辰儿跟着我爸去参加郭子强他爸的升迁宴会,宴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郭子强趁着酒劲硬拉着我上台,当众让我答应做他的女朋友,我没答应,可他死拽着我不放,情急之下,我就扇了他一巴掌。”

“宴会变成了一场闹剧,郭家觉得丢了面子,当时唐玉凤也在场,而且在她站出来为郭子强出头的时候,我还顶撞过她几句,局面也就变得更加难以收拾,结果就是……”

说到这里,高婉儿又一次沉默了下来,可她的呼吸声却变得越来越急促。龙榻沙发

刘琰波知道,这个聪慧过人的女人仍然在饱受着这段屈辱记忆的煎熬。

谢蕴宁也没有客套的寒暄,直接便问着自己关心的话题。

叶琳琅将检查后的资料递给谢蕴宁,并沉沉的开口道:“蕴宁哥,根据检查报告,基本可以确定谢绪宁目前的情况是选择性失忆。”

“意思是,绪宁他什么都记得,只唯独忘记了你?”

陆九安一想到谢绪宁这个该死的失忆,就有些愤愤不平。

叶琳琅冷静且专业的开口道:“目前的情况是这样的,但他的这个失忆,在某种程度是对自我的一种保护机制,当人在遇到某些不愿意面对的事情或是让他感到痛苦的事情时,他就会下意识的将那部分的记忆选择遗望。”

谢蕴宁和陆九安默默地对视了一眼。

谢家老祖宗看着叶琳琅这般,心里倒百般不是滋味。

以前吧,因为假苏娅的挑拨离间,她对叶琳琅或多或少有些迁怒。

可如今这样的情况又变得有些棘手了。

要搁之前,谢绪宁真忘记叶琳琅,她肯定是高兴得不了,非得张罗着给谢绪宁相亲不可!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