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局长张海抱着张燕_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整治

坐在阿财身旁的是三十岁左右的小少妇,见状,忙也脸上堆笑劝说:“对呀!妈,大哥现在生意做得那么大,阿财跟着他也过得很好,您就别难过了。”

老太太面露苦笑。

没说什么。

但张总却皱眉,沉声道:“你们不懂,就别瞎说了!”

阿财转脸给身旁的小少妇一个警告的眼神,表情也很不豫,“小玉!你胡说什么呢?那是我们家祖传的手艺!要是能传到现在,我们家的生意至少能比现在大几倍!而且,这么多年,咱妈、我哥最怀念的就是我爸做的全羊宴了。”

被训斥的小少妇小玉,脸色有点不好看,但还是尽量挤着笑容。

……

厨房里。

徐同道今天是第二次做全套的全羊宴了。

相比昨天,他今天熟练了不少。

厨师与厨师之间,其实有很大差距的。

有人学厨艺五六年,还做不好一道像样的菜,而有人只学两三年,做出来的菜就能胜过掌勺二三十年的老厨师。

目光相接,张总温和一笑,“小师傅,给我们做一桌全羊宴吧!辛苦你了。”

他并不知道徐同道是这店的老板。

当然,这不重要。公安局长张海抱着张燕

徐同道对他印象不错,事实上,徐同道对每一个回头客的印象都不错。

因为每一个回头客,都是对他店里的菜品和服务的一次肯定。

所以,徐同道放下手里的书本,回以微笑,起身说:“好!几位请坐!稍等!”

说完,他转身就去身后的厨房,顺便低声吩咐徐同林,“快让人上茶,上餐具!”

其实这不用他吩咐,看见这位张总今晚又来了,而且这次还带着几个客人,徐同林早已精神一振,已经准备提供热情服务了。

“妈!您坐!”

张总扶着老太太坐下,回头对身后的一男两女也招呼一声,“阿财!美丽、小玉,你们也坐啊!一会儿你们都好好尝尝这里的全羊宴,真的很不错的!”

“好!”

“噯,好的!”

“回去!”沉默片刻李莉开口说道。

他知道如果她说继续留下,那杨东旭会毫不犹豫让她下车,以后双方不会再有任何关系。

“开车。”杨东旭神开口说道。

前面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前后两辆车站在外面的保镖打开车门上车,围观的人员连忙让开三辆大奔缓缓驶出人群进入主路。

“MD,滚开不要拦我,信不信我砸了你的店?”看到刚才打自己的人竟然就这样离开,公安局长妈妈 小雨别打的小年轻不乐意,猛力推开挡在自己前面的保安,想要去拦车。

但还没等保安上来堵住他,跟在他身后来帮着打架的同伴一把拉住他。

“别冲动。”

“滚开,拦我连朋友都没得做。”刚才还硬着脖子,感觉自己头上挂彩满脸是血的小年轻,一把摆开自己的朋友。

“看下车牌,咱们惹不起。”被摆开的同伴又连忙拉住了小年轻。

“狗屁的车牌。”

“行了,人都走了还闹什么?有事儿去包扎一下,没事儿爱干嘛干嘛去。今天这一单给你免了。”保安经理这个时候走了过来,看到小年轻还在闹腾拍了一下他的肩膀。

姚柄挠了挠脑袋:“可是我找不到啊,为什么会这样呢?”

许阳问:“什么是数脉?”

姚柄回道:“一息六至,往来极速!大约脉搏一分钟跳动在90到100往上!”

听了这话,病房里的几人都看向了旁边的仪器,上面显示这孩子的心跳是一分钟180下。

许阳又问:“如果是孩童出现数脉应该怎么判断?”

姚柄顿时眼睛一亮:“哦,我知道了!《频湖脉学》上说‘唯有儿童做吉看’,所以他的脉象应该是浮脉。”

其他人又看许阳。

许阳摇了摇头:“不,这孩子就是数脉,是病脉无疑!”

“啊?”姚柄有些意外。

许阳看着他,跟解释道:“你一定要记住一点,局长夫人芸金枪不倒不是所有的数脉都主热证。一旦脉搏每分钟的跳动在100以上,甚至远超100,那边是热极而生寒,尤其是有些心衰垂危的病人,脉搏甚至是在200以上,这是全身的阳气开始散失了。”

“若是这个时候,你还以为主证大热用寒凉的药,那病人的丧命就在当场了。还有肺结核的病人,他的基础脉搏就在100下,你若是也按照热证来治,也会出大事的!所以这是临床上的要点,你一定要记住了。”

原因在哪儿?

学习能力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用不用心,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徐同道上辈子做厨师的年数不算长,但他学厨艺之前,从小就学会做饭了,没办法,他家兄妹三人,他是老大,做饭洗衣这些家务活,肯定是他最先学的。

后来跟表哥葛良才学厨艺的时候,他也足够用心。

无疑林逸是个让她倾心的男人,这是第一个走进她心扉的男人!

之前雨凝对于林逸的印象无疑是很差的,林逸的冷酷和淡漠让雨凝很是不爽,从最开始加入队伍中,林逸对于雨凝一直是处于一种不理不睬的态度,但是这也就算了,更甚的是,雨凝提出一些行动计划的时候,林逸总是和她唱反调!

这让雨凝心中对他讨厌的不行,这个男人怎么这么自大?就算你是特殊部门派来协助自己家的商业谈判,也不能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吧?你不知道怜香惜玉么?雨凝恶毒的猜测林逸肯定是个断背,公安局长的妻子和女儿林梦性取向有问题!

不过,后来的事实证明了,林逸是一个了不起而不平凡的男人!他的判断都是对的,而在自己遇到危险的时候,也是他第一个奋不顾身的保护着自己的安全,甚至因为自己的任性导致他中了枪,他依然没有任何的怨言!

这一刻,雨凝动心了,她不知道这算不算爱,但是有时候爱就是这么简单。爱恨在一瞬之间就会交替变换,之前的恨,变成了爱。

许仙救下白娘子的那一刻,白娘子爱上了许仙。所以这一刻,雨凝也喜欢上了林逸。

“哈哈……嗨,客气了不是(??ω??)”曹德华更是笑的眼睛都看不见了。

……

许阳带着姚柄往回走,姚柄还一脸悻悻然,一直嘟囔着嘴,就差在本子上给刘医生画个圈圈了!

许阳却显得有些忧虑,许阳似无意地问:“前段时间是不是还挺热的?”

姚柄扭头看了一眼许阳:“对啊,之前还热呢,我还以为是个暖冬,结果现在一下子就降温了,天气变化太快了。诶,我现在也没手机,不知道接下来的天气怎么样!”

许阳皱紧眉头,沉声道:“四时节气,顺应天时,当令之时气反常,人则易感邪气而病。冬日主寒,寒则潜藏,但之前却当寒不寒,反温,本就容易成为流行之疫,现在又突然风寒骤降……”

姚柄却随意地说道:“嗨,高低就一场流感嘛,每年都有,能闹多大呢!”

许阳却没有回答。

……

次日,支气管肺炎的那个小孩的父母又把孩子抱过来给许阳二诊了,局长夫人曹白凤176章病情明显好转,脉象转为浮数,舌淡苔黄腻,肺闭已开,但痰湿尚阻,所以许阳把方子调整为理肺化痰为用!再一剂下去,体温彻底回复正常,诸症解退。

“妈,你慢点!”

张总的话没有得到回应,老太太从车上下来后,抬头看了看店门头上的招牌,以及招牌下面的大红横幅。

“阿生,就是这里吗?”老太太轻声问。

她年纪虽然大了,衣服、鞋子也都很素,但看她衣服、鞋子的料子、款式,应该都不便宜。

老太太一点都不邋遢,干干净净的。

张总:“对,妈!就是这里了,我扶您进去?”

“好!”

老太太一只手扶着张总的手臂,另一只手里拄着一根枣红色的龙头拐杖,一步一步向店门走去。

另外一男两女,下车后,没说什么,打量了眼前的店面两眼,就都跟在老太太身后,走进店里。

这一幕很显眼,附近很多店主和摊主都看见了。

徐同道本来是在店里的吧台后面坐着看书的。

今晚他这店里还没有客人上门呢!

坐在他身旁的徐同林忽然碰了碰他手臂,徐同道转脸看他,见徐同林对店门那边努努嘴,徐同道目光望向店门那儿,就看见张总扶着一个老太太,后面还跟着两女一男走进店里。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