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天被日出汁一戳就咬人_一操不可收拾来日方长

冯论也是听董立要和杨东旭吃饭,所以在说跟着一起过来的。

毕竟前不久在李超人的组建的宴会上,他看到过杨东旭这个年轻有为房地产大佬的风光。只是可惜当时没有熟悉的人,没办法进一步接触。

这一次赶巧在杭城,董立又认识杨东旭,所以就一起过来结识一下。

“也没拿多少地,飓风建筑有个在全国各个省会都建立飓风广场的计划。之前一直在南方这边布局。

北部和中部,还有西部的的建设节奏有点慢,所以干脆就一起拿地开工了。飓风广场嘛,一个城市综合体,配套的写字楼和高档小区,所以一次拿地大了点。”杨东旭开口说道。

杨东旭其实在这些话里暗示了一下,也算是看在董立的面子上给冯论一个提醒。那就是他在北方拿地只是因为飓风广场省会建设计划。

和看好北方的房地产市场,准备大面积拿地进军北方市场是两码事儿。

当然这个暗示至于冯论听不听得懂那就不关他的事情了。

“哦,其中有几块地还是帮苗山,苗总拿的。”杨东旭又补了一句。

进入了贵宾区域的厢房,即便是陈楚不怎么来这边,刀疤刘还是专门给陈楚准备了专门的厢房,每天被日出汁一戳就咬人哪怕是常年空着,都不对外开放,只等着陈楚过来时能用到。

现在吴明峻那边,就被安排在了专用的厢房那边,靠近厢房这边时,陈楚顿了一下脚步,向着刀疤刘说道,“老吴人怎么样?”

“没什么问题,我让人专门照料着,绝不会出了问题。”

听到刀疤刘的话,陈楚点了点头,,这方面刀疤刘可是行家,他接触过的人,可是牛鬼蛇神魑魅魍魉无数,从号子里出来得人更不知道有多少,刀疤刘说没什么问题,那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碍。

推开包厢大门,桌子上已经上满了一大桌子菜,两人已经坐在其中,见到进来的陈楚等人,蒋根舟急忙站了起来,向着陈楚叫道,“陈哥!”

从把吴明峻接回来之后,一直都是蒋根舟在这边待着,这么多年了,论折腾人他是一把好手,那双手不知道干过多少破事了,可这么照看人蒋根舟还是第一次。

生怕吴明峻出点什么事,蒋根舟是煎熬无比,感觉比起他一个人单挑一群还要难受,每天被日出汁御书屋如今见到陈楚,总算是让他长出一口气了。

林云说话的同时,手中宝剑,也再度斩向东部联盟盟主。

东部联盟盟主完全没想到自己的宝刀会被砍碎,所以毫无心理准备。

林云的剑,却已带着摧枯拉朽之势袭来!

彭!

林云一剑落下,东部联盟盟主虽竭力抬臂抵挡,却依旧被剑中的汹涌威力,推得往后倒飞!

“再来!”

林云丝毫不做停留,迅速追击而上,宝剑化作幻影,不断笼罩向东部联盟盟主。

砰砰砰!

数剑之后,东部联盟盟主终于狠狠地砸落在地上。

“噗!”

砸倒在地的东部联盟盟主,嘴角挂着血渍。

他的防御确实强悍,林云击中他那么多剑,也仅仅在他体表山留下些许外伤,要知道紫琼剑是非常锋利的,当然剑中的威力传导进他体内后,他体内也有一定伤势!

伴随着东部联盟盟主的落败,全场都陷入死一般的寂静之中。

谁都没想到,连东部联盟盟主亲自出手,竟然都败了!

陈楚看着吴明峻,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他这几年时间可谓是物是人非,只能向着他点了点头。

刀疤刘见状,很有眼色的说道,“大家先坐,今天这一桌,偷偷c哭班长大人甜脆萝卜可是我让大厨专门准备,这酒可是我专门让人准备的,就是为吴老弟接风洗尘!”

“干一杯!”陈楚拿起酒杯,给吴明峻倒了一杯。

碰了一杯之后,吴明峻一口气喝了下去,喝的太急甚至咳嗽了几声,这两天是吴明峻这几年,吃用最好的几天。

看着眼前的陈楚,吴明峻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看着刀疤刘、蒋根舟对于陈楚的态度,还有听到的一些传闻,吴明峻也知道陈楚这几年如何。

如果不是当时一念之差,吴明峻不知道今天自己会是什么场景,又倒了一杯酒,吴明峻举杯向着郑重陈楚说道,“老陈,这几年谢过了!”

说着一饮而尽,几年未碰酒,辛辣的酒水让吴明峻感觉心口一阵火辣,他也知道这几年,如果不是陈楚,他绝不可能这么便宜就出来,而且他也知道老家那边,是陈楚一直在照应。

“天煞之力?”

“就是之前无霸施展的力量?”

楚风惊讶道。

“天煞孤星虽然天生体内蕴含着庞大的煞气。”

“但只要其主人能真正掌控这煞气,便可将其化为天煞之力。”

“天煞之力乃是比普通人修炼的元气力量还要高好几个层次的力量,威力十分可怕!!!”

巨天熊沉声道。

“看来无霸已经开始慢慢掌控他体内的煞气了。”

楚风说道。

“看来我这个伤没有白受。”

“反而因此让无霸战胜了这煞气的侵蚀!被每个世界的爸爸c一遍!!”

巨天熊感叹道。

半个时辰后,

一道轰鸣声巨无霸的体内传出。

一股恐怖的煞气之威从其体内爆发出来,

当即就将整个房间内的一切物体都给摧毁掉了。

楚风和巨天熊都被震的后退了几步。

这时巨无霸双眸睁开,其眼中闪烁着摄人的精芒。

如果许清雅是个成熟的、经历过很多男人的女子,或许这样的事她会一笑了之。

但她连男朋友都没谈过,又这么年轻还不到20岁,估计这事会让她心里有疙瘩,难以释怀吧?

额,这是什么情况?脚步声没有过来,而是向着杜媃琦的卧室方向过去了。

难道她越想越委屈,决定去找琦琦告状?

带着妹妹一起来讨伐我?

一直觉得自己有着“心若冰清,天塌不惊”心理素质的杜采歌忽然觉得好慌张。

妹妹该不会觉得是自己色心大发吧?

被别人误会无所谓,杜采歌也不在乎别人怎么看自己。

可如果被相依为命的亲人误会……那滋味可不好受。

如果许清雅带着杜媃琦来兴师问罪,自己该怎么辩解?

“其实我不是故意的,这是一个意外?”

或者,恶人先告状,“是你自己没锁好门!”

要不,转移重点,“水汽太重了,我什么都没看到?”额,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吧。室友都好猛by玖碗云吞

水雾气扑面而来。

这些水雾虽然会造成一些视线的阻碍,但没法完全阻隔。

穿过水雾,他的目光落在一具光滑美好的娇躯上。

身材真好哇。这是他脑海里突兀地出现的念头。

额,不对……愕然片刻后,他再一抬头,看到许清雅那略微有些惊愕的俏脸。

不知是因为热气还是因为羞意,她的脸红扑扑的,娇艳欲滴。

有一点点羞涩,有一点点恼意。

不过还好,她没有尖叫,更没有诅咒谩骂。

差不多一秒后,许清雅终于做出了反应,她沉默着,下意识地抬手遮掩要害部位。

杜采歌进来之前,她正在擦身,拿着一块大毛巾,刚好可以遮掩住春色。

但是片刻后她做出了更聪明的举动,转过身去。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她半句话也没说,也没呵斥杜采歌出去之类的,始终一声不吭。

在许清雅转身后,杜采歌那充斥着分镜头而晕乎乎的脑袋终于恢复了一丝清明。

马风云和能说,但他很会分场合,这个场合他身份最低,所以尽量少说话,说话的时候也捡好话说。

不过他也不是虚捧苗山,他说的也是事实。目前物流行业的竞争的确初见端倪,不少资本都涌入进来。

但能像苗山这样大手笔全国各地建设物流中心的,还真的没几个人敢这么烧钱。

其实不论是他,还是在场的其他人,都不清楚大丰其实就是杨东旭的产业。就连葛宏也以为杨东旭只是在大丰物流中向其他公子哥那样拿着干股。

大丰物流如何发展怎么规划,都是苗山在做。根本不知道这个物流运输扩充计划,而且还是一步到位根本不给其他资本机会战略,苗山只是执行者背后掌权者是杨东旭。

“国家高速公路大建设的计划你们都知道吧?”说道物流运输,鲁城那边又把话题引到了告诉公路上面来。

“这个不是早就提出来了,并且这几年一直在执行吗?”马风云有些疑惑的问道。

“计划是一直在推行,但现在国内经济发展一片向好,所以上面准备把这个计划在扩大一下。并且进一步放开民间资本进入高速公路建设,加大加快全国高速公路网络的建设。”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