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居然遇到10厘米的男_前任18厘米现任12厘米

此后几天,每天都有人遇害,还不是一起两起,有时候全家遇难。

犯罪之人,却又行动诡秘到了极点,最后,都搞不清他们到底有多少人?

张文博跟疯狗寻食一般,日行千里。

虽是白天,依然有办法躲开所有人的耳目,对目标进行迫害。

别忘了,他可是会催眠,就算被一两个人看见,也会施展手段,让人自动忘掉看到的一切。

因此,行动十分迅捷莫测,设的关卡,对他来说如同无物。

早上还在省内,到了晚上,已经到了外省。

短短数日,纵横四省之地,收割生命两百多条,圆满完成了既定目标。

直到再也无人可杀,这才悻悻作罢。

如此惨案,让人瞠目结舌,让听者几疑做梦,实在太疯狂了,简直非人力所能为。

不过收获也是十分惊人内丹体积更大,转速更快。

其实,现在体内物质,已经不能称之为内丹了。

因为人家的体积,早已超出**之外,等把**全部包围的时候,谁是丹,还说不定呢。

“嫁人就该嫁给阿波罗这样的男人,他是男人的榜样!我现在都想把自己给变了性,然后嫁给他!”

“这才是我们黑暗世界的代表,区区东洋,也敢在黑暗世界的面前叫板!还有,那个加藤什么鹰的,是什么东西?怎么名字听起来有点耳熟?”

“不是加藤什么鹰,你是东洋动作电影看多了吧!那个人叫加藤藏布,是整个东洋的武道神话!这个老不死的要亲自下场迎战阿波罗!”

“这姓加藤的……都是武打动作明星啊?”

黑暗世界的直播间里面,我居然遇到10厘米的男关于这一场战斗的讨论一波接着一波,礼物也都再一次的刷了起来。

军师看着不停响起来的进账短信,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唉,虽然靠着阿波罗卖艺赚钱还挺好的,可是现在真的有点替他担心了。”

尽管军师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这种情况的发生,并且已经提前做出了一些准备,但是,准备归准备,赚钱归赚钱,该有的担心还是一点儿都少不了的。

“军师,你都把宙斯拉出来坐镇了,东洋那边应该已经收敛了一些了。”维多利亚笑了笑,安慰军师,不过,她嘴上虽然这样讲,可是漂亮的眼睛里面还是有着一抹隐藏不了的担心。

别看警方好像对他毫无办法,也只是在闹市中,对这种犯罪方式没有经验,找不到目标罢了。

真要不小心撞到枪口上,未必就会让他逃脱。

因此,他的处境,并非看起来这么乐观。

如果没有后手,相当于在走钢丝,随时都会身败名裂或万劫不复。

他现在犯的罪,并非罪无可赦。

刨除强迫和伤人之外,杀的这些人,全都是让人痛恨万分的恶人,罪有应得。

就算私自杀人也是犯罪,但至少,女人一次性能嫖几个男人当知道实情之后,舆论会倒向他,不会被人如此痛恨,人人喊打。

只要不死,以他现在的能力,肯定会比普通人要活的长,未必不能重新来过。

但现在,他却全然不顾安危,更不顾后果,也不知道留下证据,实在让人为他的智商捉急。

这些死了的人贩子,早已销毁一切罪证,所有人都以为,他们只是普通老百姓。

张文博如果稍微有些脑子,就应该按照他们脑中的信息,解救回被这些人贩子之前贩卖的受害者。

杜奕辰傻在那里,双臂僵在半空。

明宇是谁?这是杜奕辰第二次从言默嘴里听到这个名字,是言默的前夫吗?应该不会,真这么不舍,当初不会离婚。那明宇到底是谁?难道,言默心里一直藏着一个人。

言默,你心里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杜奕辰不开心了,胸口像堵了一块巨石,压得想要把刚吃的东西都吐出来。

言默哭了一会,抬起头认真的看着杜奕辰的脸:“明宇,真的是你,你不会再离开了吧?”

“嗯”

言默笑:“太好了,明宇真的是你,我最近经常看到你的笑脸,有一次居然傻傻分不清楚。明宇,真的是你吗?我,我想你了。。。”言默张开手臂,抱着杜奕辰。

“明宇,我错了。我当时不懂你的话,我傻,我错了。。。”言默哭到说不出话。

杜奕辰听懂了,男朋友11厘米感受心里难受,害怕再听到什么话,于是黑着脸,轻轻推开言默:“言默,言默!清醒点。”

言默松开杜奕辰,用不聚焦的眼看着杜奕辰:“你,你不是明宇,你是杜奕辰。明宇呢?你赔我!”

身上穿着鼓鼓囊馕的飞行服,背上一双未知材料制成的双翅。

随着双翅不住煽动,那道身影缓缓飞了过来。

正是上次见过一面的光明使者。

张文博虽说性格大变,但智力未失,记忆也并未消散,只不过思维方式和行为准则不同罢了。

知道这是外星生命体或人工智能,不知底细之前,万万不可力敌。

于是双手捂眼,装着痛不欲生的样子,顺势倒在地上,并不停翻滚哀嚎。

他现在性子阴沉,早已没有了当初面对斯密斯教授时,敢用**硬扛子弹的想法。

果然这番表演,让光明使者警惕之心大减,身形降落了下来。

但却并没有像上次一样收起翅膀,依然再轻轻扇动。

就听着光明使者毫无情感波动的声音响起:抱歉人类,你已经和以前有所不同,我必须用这种方法对付你。

真的到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大难临头。

就算他能侥幸逃脱法律制裁,但自身的隐患,要是无法消除,真是没人再救的了他。

那个物质体积如此致密,跟传说中的黑洞一般,能把魂魄都吸收进去,连气体都能进行压缩。

估计也不会让气体随意进出了,等呼吸不了空气,神仙也活不下去,

第一次听说内丹可以长大,中国女人受得了25厘米吗真见鬼了。

也许刚开始他就搞错了,压根不是什么内丹。

但也没办法,谁让他只是野路子呢?

又没人教,只能靠瞎猜,现在已经把自己快作死了,也是可怜。

现在这个不断长大的动力源或是能量体,具体该叫什么?已经没法称呼它了。

张文博发完邪火,感觉神清气爽,心满意足,这才准备回返。

因为他终于想起,他在白龙寺里,还有一件重要的东西没拿,就是最开始的时候,那把所谓阴阳镜。

如果没有这面镜子,他估计也不会成长这么快。

杜奕辰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又快又重,仿佛等了一年那么久。

“喜欢。”生音轻的如同天外之音,若有似无。

杜奕辰的心跳声仿佛都比言默的声音大。

言默似乎在回忆,挂着泪的脸上泛起了一丝笑容。“海神之跃,我害怕。。。”没了声音。

杜奕辰的心脏仿佛被重重的锤了一下,既疼又乱,“什么,言默,我没听清。”不太确定,但是内心却又十分肯定。

在他看来,金泰铢这种把枪交到别人手中却把后背对着敌人的行为,简直和自杀没什么两样!要是连这种人都不是傻逼,谁是傻逼?

扳机已经压下去了一半,老公的有25厘米长眼看子弹就要出膛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金泰铢只是甩了甩手,连头都没有回,一道刺眼的寒芒便在他的手心之中炽烈绽放!

这寒芒绽放的时候,也刺痛了狙击手的眼睛!

他只感觉到这光芒在眼中越放越大,似乎连一秒钟的工夫都没有花,便眨眼切入了他的咽喉!

这五叶飞镖几乎全部没入了狙击手的脖子中,喉管被飞镖一切两半,就连颈椎都被扎穿了一半,大量的鲜血顺着切口狂涌而出!

金泰铢回转过脸来,冷冷的看着这个目光呆滞的狙击手,嘲讽的说道:“到底谁才是傻逼?”

他的话音一落,这名狙击手便捂着脖子缓缓歪倒在地。

他到死都没有看清楚金泰铢是如何出手的。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