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师兄受_高冷谪仙穿书大师兄受

收到叶大喜的命令之后,其余六艘远古战舰一起向落在最后的一艘苏戮舰队远古战舰攻击!

只是叶大喜的舰队攻击比较分散,也没有事先演练过,和苏戮的舰队完全不能相提并论!

摇光星位置的远古战舰几乎只支撑过了第一波的集中攻击,第二波攻击降临的时候,护罩就彻底碎裂,同时被穿透护罩的集中攻击打穿了侧面的甲板!

倒霉的是,这个位置不但是远古战舰的动力装置,还是在靠近海面的地方。

失去了移动的能力,海水还在倒灌而入,这艘远古战舰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

虽然还可以发动攻击,但现在的惨状,想要击中行动如风的苏戮舰队,那得要多好的运气才行?有那么好的运气,又怎么可能会落到现在这么惨的地步?

苏戮舰队最后的那一艘远古战舰被攻击,却并没有被击破,因为叶大喜指挥仓促,虽然有六艘远古战舰一起攻击,但却无法做到苏戮舰队那种集中到足以称为集束的单点攻击。

以点破面,就是苏戮舰队最熟练的攻击手段!

配合他们的速度,任何敌人第一时间都会遭到犹如疾风骤雨般的致命打击,大半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就被消灭,成为成就疾风苏戮的一块垫脚石。

五艘远古战舰没有贪功继续消灭对手,而是再次散开,以极为诡异的弧线航行!

一边避开叶大喜舰队的攻击,一边开始调整攻击方向,当他们完成调整,就是再次集合展露獠牙的时候!

“集中起来,不要被苏戮各个击破,咬住之前那艘远古战舰,对方的护罩已经有了消耗,别给他们回复的时间!”

叶大喜脸上的笑意已经收敛,局势虽然还不至于太糟,但他沉着冷静的指挥,足以证明他开始认真的态度。

虽然反应没有苏戮的舰队快,但叶大喜的舰队也不慢,毕竟都是各支舰队的旗舰,清冷师兄受单舰的水准绝对不低。

当苏戮的舰队完成调整之后,叶大喜的舰队也从七星战阵的位置集结在一起。

下一次的集中攻击会因此而更加精准,就算达不到苏戮舰队的程度,攻击力也会提升许多,而且还有一个好处是,不容易被苏戮舰队击沉第二艘远古战舰。

“我瞎说了?”

“本来我是不愿与你们这些后生计较的。”

“但你今天在我的酒水中下毒,想要毒死我,那我可就看不下去了。”

楚心远话音落,但他这话却是瞬间将这个现场的气氛点燃。

一时间众人皆是面面相觑。

“什么!下毒!”

“这怎么可能!”

“楚寒江到底想干嘛!”

而到此时,楚寒江与楚天雄的面色已然是白到了极限。

他们明白,他们所做的一切都败露了,恐怕今天老太爷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老东西!你是不是想鱼死网破!”

“这是你逼我的!!!”反正被发现了,这楚天雄直接摊牌。

“都给我过来!让老东西看看我们的实力!高冷面瘫师兄x黑化师弟!!”

楚天雄暴怒道,话音落,在会客堂之中的绝大多数楚家人都是纷纷上前,走到了楚天雄与楚寒江身旁。

眼下的情况,那是一目了然。

继而纷纷如同看傻子一般的看着楚心远。

难道这家伙是老糊涂了?

不知道武道掌刑使的立场?

“老爷子,您这就是为难我们了,这是你们的家事,与我们无关。”面色无奈,为首的掌刑使微微鞠身道。

他也看得出这楚心远是穷途末路了。

可规矩就是规矩,破不得。

掌刑使们无奈,众人疑惑,然而楚沧却是眉头紧皱。

他总觉得老太爷是有什么重要的杀手锏还没拿出来。不然的话也不会当众揭穿出楚寒江等人的罪行。

不过,楚沧心中多少也是有些感激楚心远,毕竟,楚心远已然是将自己父母当年冤死之事给指了出来,眼下自己复仇的目标也是明确了。

果然,下一秒,老太爷再开口,便是让现场之人皆是一愣。

众人这愣神只是疑惑与不解,然而四名掌刑使却是石化与丢魂。

不过,现在海龙湾项目工期很赶,任雨柔过不去,就由叶天纵代劳。

本身对于叶天纵出席,黑化师弟囚禁高冷师兄张春琴极力反对,可胜在任东国坚持,而且,得到这一切,全都是任东国的功劳,所以,她也只能够听之任之。但是,在临睡之前,她还特地叮嘱,让叶天纵别搞事情,否则,以后哪儿都不让他去。

而叶天纵欣然应允。

至于他为何要去,主要是担心会有问题。

而且,先了解清楚美容院的情况,也方便自己以后和丈母娘打好关系。

直到任雨柔加班,忙完工作,上床休息后。

刚刚躺下的叶天纵,收到了短信息。

打开手机一看,是白药子发来的。

内容是。

“叶神医,我这边都准备好了,很抱歉,深夜打扰,但是只有这时候,我才有时间和机会,瞒过我大师兄和二师兄,将他们的人偷梁换柱,我们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我在门口等您,这就接您过去。”

看到这。

叶天纵皱眉。

秦长青这会也反应过来,他也知道这件事的难度,起码协调各个汽车品牌跟汽车之家合作,就是一个难题,更不提其他了。

可实在是诱人,真要做成了,以后几乎可以说是坐地起价,就算是汽车上游的生产商,修仙之师傅保护我面对汽车之家,也要让上几步。

“没有办法了?”秦长青忍不住向着陈楚看了过去。

李醒也同样如此,做汽车之家之前,他大概只是有一个想法,对于未来的汽车之家发展,并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

而现在不同,一扇新的大门已经向他展开,让李醒知道,未来他想要做什么!

想了半响,陈楚开口说道,“要做一个规划,线下平台的建立,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这一点一定要记住!”

“可以先做一个试点,在燕京这边建立一家汽车之家的线下平台,一定要将这家平台,打造成燕京乃至整个北方地区最好的汽车品牌店!”

陈楚说道,“不论是什么品牌的汽车,来到汽车之家的线下平台,都要买到,要跟各大汽车品牌商合作,成为他们的品牌推广方,要让这座汽车之家的线下平台,成为燕京和北方地区规模最大、品牌最全面、服务最好的汽车平台!”

“等到所有人都认可之后,可以采取自营和加盟商合作的方式,在整个国内市场推广!”

陈楚说的当法,也是后世用烂了的方法,在自己资金不够的情况下,可以先把一个品牌做起来,然后在外地跟加盟商合作,不断开设新的品牌店。

后世满大街连锁奶茶店、蛋糕店还有连锁酒店等,都采取这种方式,在当地寻找有意愿、有实力的人联盟品牌,然后收取品牌费用或者分成等。师兄他不解风情

甚至有形成产业链,专门炒作一个品牌,然后不断吸引人加盟,收取一大批的品牌加盟费之后,然后转眼间就跑路,这种方法后世已经开始被玩坏了,一个新兴连锁品牌的存活周期甚至没能超过六个月,这么点时间怎么可能盈利,说白了还是收智商税,骗取加盟费。

不过就算是知道,上当受骗的人依旧不计其数,说白了,人都有贪婪之心,明知道有坑,可在诱人的利益之下,还是没能坚守住智商。

陈楚让汽车之家做的事情,肯定不会这么低端,楚科技术还丢不起那个人,如果投资的汽车之家,是靠收加盟费骗钱,那陈楚感觉,这事会让全世界科技行业当笑话嘲笑几十年。

楚天雄父子在早些时日便已经将楚家架空了。

眼下,恐怕就算是楚心远想要制裁楚天雄都是有心无力。

“掌刑使前辈们,这是我楚家之事,你们不会插手吧!”得到了绝大多数人的支持,这楚天雄更是直接向那武道掌刑使们试问道。

“不会。”微微摇头,这是武道的规矩。

眼下即便是楚家杀成一锅粥,他们也不会眨一下眼皮子。

毕竟,这是他们的家事。

当然,若是非楚家血脉以外的人想要对楚心远动手,那么他们必然会第一个出手阻止。

就好比之前的廖文一般。

“老东西!”

“你现在拿什么和我们斗!”

“识相的话,就快点给我把叫家主之位叫出来!”

“不然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得到了武道掌刑使的回应,这楚天雄更是猖獗了几分。

“楚天雄!”

“你们要做什么!!!”

“这是老太爷!你们想灭祖不成!”见楚天雄这番猖獗,楚雨厢那是香拳紧握。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