骄里娇气by抹茶_恃宠而骄快穿by淮色

“这里的环境好像有点问题……”卡卡喜开口说道。

“卡卡喜老师也发现不对劲了?”沈乐说道。

“哪里不对劲?”秋蝶蝶问道。

“太脏了!”沈乐和卡卡喜同时说道。

“脏?”印花道疑惑的说道:“这也算不对劲?我可没觉得脏。不就是有些破东西在地上嘛!”

“这一路上好像很长时间都没有打扫过了,杂物很多。还有你们看那里的一扇窗,是破的!外面不远处还有一张坏的椅子,好像就是从窗户里面被扔出来的一样!”卡卡喜指着一栋房子说道。

“大家请进!先坐好!饭菜马上就要上了!”叫华梅的可爱女性微笑着对着大家说道。

一百三十几人有序的进入到了宽大的食堂里,不过餐桌上并没有什么餐具,除了空着的桌椅什么都没有。

陈皮转身关上了食堂大门。

“怎么关门了?舰长他们还没有来呢!”一位老师大声说道。

“不是什么都没有嘛!饭菜在哪里?”秋蝶蝶说道。

“酒后乱性……”林逸心中顿时一个激灵,虽然之前就已经有这种猜测,但是此刻听到徐灵冲亲口说出来,还是有些匪夷所思。

换做其他女人,他徐灵冲徐大少要多少有多少,可上官岚儿是什么人,这可是冲天阁阁主上官天华的掌上明珠,徐灵冲敢碰她哪怕一根寒毛,下场都只能是一个死字。

而现在,这家伙竟然是准备霸王硬上弓,徐灵冲这货到底是吃了雄心豹子胆,还是精虫溢脑,就算找死也不是这么个找法吧!

“觉得很不可思议?觉得本少不该有这么大的胆子?哈哈哈!”徐灵冲得意大笑,阴险地指了指林逸:“林少侠尽管放心,对岚儿小师妹霸王硬上弓,本少确实没有这个胆子,但本少又实在舍不得岚儿小师妹,所以思来想去,就只能让你勉为其难帮我一个忙了。”

“什……什么帮忙……”林逸继续假装迷糊道。骄里娇气by抹茶

徐灵冲不屑地瞥了他一眼,起身走向上官岚儿道:“当然是替本少背这个黑锅喽,林少侠你酒后乱性,强上了岚儿小师妹,结果被本少发现一招毙命,再之后么,本少就可以展现出广阔的胸襟,不计前嫌收下已经成为破鞋的岚儿小师妹,怎么样,本少这一招名利双收还说得过去吧?”

这个时候的满战是一脸的不爽,非常不悦。

下一秒,他大步向前进了房门,低头哈腰冲着夏树恭敬一拜道:

“对不起,夏先生,让您受惊了!”

眼前穿着低贱的男子,正是方宏博的幕后老板。

方宏博是满战的靠山,那他夏树自然也就是满战的老板。

夏树淡定从容地湿了湿毛巾,把毛巾按在了徐千又额头上,说道:“你自己看着办吧。”

满战点了点头,后退了两步,回身扫了一眼窦强。

此刻的窦强,也不是脑残,他当下明白了过来。

眼前低调平凡的夏树,他或许真的是来历不凡。

他究竟是什么身份?

身旁的满战一脸阴沉,他不说缘由,抬起脚尖直接冲窦强狠狠踹去。

“啊!”

窦强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哀嚎。快穿娇里娇气by原来是

他那臃肿肥胖的身板,哪里承受得住这速不可挡的一脚,他硬生生地被踹翻在地上。

旁边的越霓云见此情形,赶紧上前扶起了窦强。

与此同时,这人连小卷卷熊也没有放过,被他一脚踹到了墙角。

此刻在远处打坐的林逸,见到这一幕眼皮不由跳了跳,同时嘴角微掀露出一丝果然不出所料的弧度,来人,正是徐灵冲。

“林少侠,你应该没有想过,咱们这么快就又见面了吧?”徐灵冲一脚将小卷卷熊踹到一旁,而后看了一眼地上昏迷不醒的上官岚儿,满目贪婪地坐到了一张宽大座椅之上,一副上位者的姿态。

林逸抬头看了看他,学着刚才小卷卷熊的模样晃了晃脑袋,眼神恍惚,没有答话。

徐灵冲顿时笑了:“哦对,本少都差点忘了,林少侠刚刚喝了酒,现在应该是神志不清吧?像你这种世俗界来的乡巴佬,应该从来没喝过这么高档的灵酒,以为所有灵酒都这么有后劲吧?哈哈哈,神仙醉连神仙都能放倒,就你这种草根蝼蚁,临死之前能够尝到神仙醉的滋味,重生穿书娇软知青也算不枉此生了!”

林逸依旧没有反应,落在徐灵冲眼里的表现,他的神志已经完全恍惚,就是勉强撑着眼皮,保持着最后这一丁点神志,也许下一刻就扛不住了。

他可记得,之前听一些狼人说过,牛一诚是有机会达到狼王的程度。

那这一次他们来地宫,恐怕不只是给亚历山大一个人提升,还有给牛一诚提升。

而此刻,柯基他们遇到了麻烦,在追击亚历山大的时候,遭到亚历山大手下的突袭。

同时,牛一诚已经得到隐藏在这里的一个上古异兽狼的血液,并且激发了狼人血脉,竟然直接达到了介于中级与高级之间的层次。

不要说柯基他们被埋伏,就算牛一诚一个人,也能将柯基两个人直接击败。

方川没有时时刻刻用神识扫整个地宫的情况,只是感觉到了力量波动,才用神识扫描发现。

他很快把情况给玉阳子说了,然后道:“亚历山大跟他儿子必须死,柯基虽然只是合作关系,也要去救,我们过去吧。”

“没问题,快穿大佬宠夫如命我也是这么想。”玉阳子连忙点头。

于是,他们连忙往那个方向赶过去。

“柯基,你这个叛徒,竟然害了我的父亲,看我不杀了你!”牛一诚怒吼声连连响起。

如果对方是个纯真善良的女孩,就编个凄美的故事,比如现在的刘剑锋,他满脸伤怀的说:“那是我被骗入黑煤窑干苦力的时候,又一次我受了工伤在公棚修养,这姑娘和他母亲是给工地做饭的厨娘,每天来给我送病号饭,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后来不忍心我受苦,就偷偷带着我逃走了,出来后我们就报了警,奈何迟迟没有回音,料想是那些矿主财雄势大与某些人有不法勾结,她虽然担心母亲却也不敢回去。

人家姑娘如此这般对我,我又怎么能舍弃她呢,发誓要好好照顾她,谁想到,我还没来得及让她过上好日子,她就……”

刘剑锋哽咽的说不下去了,杨帆却突然说道:“你之前说她是收到了黄泉帖,被黄泉杀手暗杀的,这是不是和她举报黑煤窑有关系啊,一定是这样,是那些不法矿主雇人杀害的她!”

圆上了!刘剑锋登时大喜,自己都没想到,却被杨帆主动给圆上了。

杨帆思路通了,自己说道:“那黑煤窑担心你前女友持续的举报,怕事情闹大,雇佣了杀手安害了她,我为了受伤的工友举报无良地产商,穿书女配军嫂娇软结果也被他们雇佣同一伙杀手行刺,这帮可恶的奸商,认钱不认人的冷血杀手,都是混蛋!!”

窦强揉着肚子,惊奇地看着满战,大声呵斥道:"满战!这里可是君安酒店,你可别太嚣张!"

满战冷哼一声,道:"我嚣张了,怎么着吧?!有种起来打我啊,笨蛋。"

紧接着。

他上前又是一个巴掌快速甩在了窦强脸上,恶狠狠道:“窦强!是不是不服气?

来!

你起来!来给我点颜色瞧瞧嘛。

起来啊,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能把我怎么着?!”

满战不愧是经历过风霜的男人,什么场面没遇过。

窦强这小子,在他眼里跟个小喽啰没多大区别。

教训个喽啰,对满战而言,还不是轻而易举。

满战还不解气,随后一脚踩在了窦强的脸上,回头冲自己的弟兄道:

“动手!在场的一个都不放过,给我狠狠的打!”

此话一出,跟随满战而来的混混抄起钢棍,冲着窦强的小弟们挥舞而去。

窦强的小弟手里也有家伙,然而他们像是被吓破了胆子,只顾着拼命躲闪,无一人敢挥手反抗。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