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上去让我满意为止_把她按在树上c了起来

他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发了一条私信。成了固然好,不成,他也没什么损失,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而且他也已经做好了消息石沉大海的准备,因为扪心自问,如果是他收到类似这样的私信,他是一定是不会搭理的。

只是他完全想不到,他现在所面对的是一个好奇心童心都非常强烈的孩子。

于是对方竟然真的回复了。

他突然想起今天来找到他的目地,“寒少,你对那个你弟弟身边的女人,千晚了解多少?”

很奇怪,他让自己手下的人查询这个女人,却压根什么都查不到。

她像是一片空白的白纸一样,越是这样他越觉得奇怪,他一定要搞清楚这个女人的身份。

尉迟寒调侃道:“看来陈少对那个千晚还真是有兴趣啊,不过据我所知,这个女人应该是暮光城里的名门千金,不过具体的我也不知道,我弟弟把她保护的很好,有一点我是知道的,就是这个女人是属于那种主动投怀送抱的,她主动撞到了我弟弟的车下,不知道是早有预谋,还是心怀不轨。”

“我弟看起来很不介意,自己上去让我满意为止并且对那个女人动了真情,想来,他也不会介意她到底有什么心思了。”

陈锦书沉默了一会儿,才微微道:“投怀送抱么……”

他一直怀疑迟未晚没有死,也怀疑过那个叫千晚的女人就是迟未晚。

但他查询了一下迟未晚当年的病例记录这些都没有作假。

她是真的得了绝症,这么久了,她会活着吗?

张凡老娘絮絮叨叨的说了几句,虽然听起来是在说张凡,其实这就是老太太的为人处世的方法。

反正是自己的儿子,说他几句,他也得听着,可自己儿媳不一样,听着老太太好像在训斥张凡,可怎么听着这么顺耳呢。

人其实就这样,感情不光要付出,还需要经营的。挂了电话,娘两好的像姐妹一样!

张凡笑了笑,他知道自己的老娘,这是给邵华摆功劳呢。

不过明天回去的时候,张凡还是觉得应该给邵华买点什么。

张凡在酒店没呆多久,想休息一会都不行,电话一个接着一个。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流出来

先是中心医院肝胆外科的几个主任,老赵跟着张凡,现在成了副院长。

所以,大家比以前还热心。

等这些主任打完电话,张凡寻思着下去吃饭呢,还是让送上来的时候,酒店内部电话响了起来。

以前弄拉菲的老王,汇广的老赵,还有煤老板老陈,三个人已经到酒店大厅了。

他们三个人真的是相亲相杀,有时候是合作的关系,有时候是竞争的关系,而大多数则是狐朋狗友。

“找你半天,没想到你在这里。”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尉迟寒都不必抬头都知道是谁,他淡然启唇:“私人时间,陈少没有必要如此严格。”

陈锦书看了一眼他怀里的美人儿,心里自然明白,他缓缓地说道:“很快,东部开发就要开始了,现在一切准备就绪了,不过那边的空地因为那个叫千晚的女人插手而失败了,现在我们的计划暂时搁置了一步。”

尉迟寒却不以为然道:“现在我能插手东部开发这个项目,你又是这次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只要你跟我好好配合,宝贝车我们还没试过搞垮尉迟川是很简单的事情,只要你为合作成功,到时候我会把我名下的一家上市企业过户给你。”

这个利益算得上是相当的丰厚了,他一直想把事业做到C城来,但是因为C城的政策比较特别,让他迟迟没有找到机会下手,如今,尉迟寒提出来的利益实在是太诱人了,尉迟家族的一家上市企业,他要是拿到了,陈氏集团直接就在C城扎稳根基了。

想到这里,陈锦书双手插兜眉头一挑,“寒少说话算话,至于这边交给我处理就行了。”

总觉得自己比普外等级高一个级别。

政府关注,一个颈部的脂肪良性肿瘤,结果让院外的普外医生来做。

说实话,附一头颈外科的主任很是不乐意。但又不能不参加手术,所以心里有点不舒服。

然后,在手术室里听到老头不见到张凡不进手术室,头颈外的主任虽然嘴里没说话,但脸色已经不好看了。

头颈外的其他医生看自己主任一脸生人勿进的架势,都躲的远远的。

头颈外的主任周德森,四十多岁,正是外科医生出成绩的时候。

平时略有点傲气,但人家还是有资格傲气的,每次做的时候都叫得大声边疆甲状腺肿瘤人家做的最多。

其他地市县的医生,进修甲状腺哪个不是来他们科室的。

可现在,竟然让一个地县的小子飞刀颈部手术了,他心里真的不高兴。

“这个飞刀的专家,你们麻醉科是不是挺了解的。”

周德森看着身边的人都躲得远远的,自己觉得也有点过了,就对麻醉医生说道。

老头躺在手术床上,忽然好像想起什么一样,抬头要对张凡说。

结果面罩已经扣在脸上了,老头嘴都还没张开,人就晕了过去。

消毒,主任不说话,其他医生也不敢和张凡打招呼。

“张医生是吧,你是头颈外科的?”

明知顾问,周德森心里也不得意啊。

“呵呵,大外科出身!”张凡笑了笑。

这也算没说假话,当年在夸克的时候,哪就算是大外科了。

一句话,说的周德森没办法找借口了,周德森心里一股股的mmp。

“你不是裘派弟子吗,你不是应该说是普外出身吗,怎么不按套路呢!转过去趴下疼也给我忍者

他想张凡会说是普外的,还是裘派的弟子。然后他就按着张凡的话,把主刀的位置给抢了,接着再给张凡面前露一手。

让张凡也知道知道,附一普外不行,但我头颈外还是很牛逼的。

结果,张凡不按套路。

“开始手术吧!手术签字书上怎么写的,就怎么来。你们谁消毒?如果不会,我自己消毒!”

迟未晚大概是睡着了,象征性的往后面撤了一下,这一撤不要紧,瞬间就碰到尉迟川的某个不能触碰的部位。

他脸一热,但是听见她呼吸均匀的声音,又不忍心折腾她。

就在尉迟川决定睡觉的时候,门突然被打开了。

他习惯性了在自己别墅不锁门的习惯,也没想到,大晚上门会被人打开。

尉迟柔就站在门口,穿着睡衣,她眼神里面装满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尉迟川抱着迟未晚。

尉迟川眉头皱起,眸底里面的不悦已经非常明显,他放开迟未晚,坐起来,冷冷的问道:“你这么晚了,不在自己的房间,乱跑什么?”

尉迟柔眼底蓄满泪水,她刚刚看见尉迟川眼底充满爱意的抱着那个该死的女人。

凭什么,她凭什么可以轻而易举的得到川哥哥的爱。

明明她喜欢川哥哥整个二十多年了,明明她一直在等待川哥哥的,因为她知道他不会喜欢上别的女人,所以她愿意等到川哥哥能察觉到她爱恋的那一天,却没想到被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捷足先登了。

“是啊,阿禹,咱们小时候哪里有这么好的待遇,阿明他们是高兴了。”夏军点头认同地说道。

夏禹哈哈一笑,没有说话,似乎想到了什么,表情有些期待。

没过多久,一道道菜从厨房里端了出来,夏禹招呼着夏军等人一起上桌吃饭。

等吃完一餐温馨的晚饭之后,夏禹和父母说了一声,便拉着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夏军和夏雷两人往门外走去。

夏禹先是上了车,拿出了两个文件袋,一人一个塞到了夏军和夏雷手中:“你们先帮我拿着!”

说完便带着夏军两人朝着附近的一栋房子走去。

我们张院不负责医院的外事。”

陈生看了一眼张凡,然后对着老赵说了一句。

“就是,就是,张院的心思都在技术上,不然也成不了边疆第一刀啊,哈哈,来来来,为张院喝一杯。”

老赵自己举杯滑过了这个话题,看来通过张凡也联系不到副总了。

人就是这样,处在社会上,有用了,满天下的朋友。

吃完饭,也不用张凡交代,人家老王直接就给陈生主任把房间开好了。

第二天,陈生陪着张凡来到了附一。

侯老头非要见到张凡才进手术室,不然,他就不做手术。

当看到张凡的时候,老头才安心的进了手术室。

张凡带着头颈外的几个医生进了手术室。

头颈外科,也算是普外衍生出来的一个学科,但一般基层医院是没有的,比如茶素医院就没有。

头颈外的主任是边大的博士生导师。

在医疗圈有个这么一个怪圈,比如从普外分出去的科室,后来都看不上普外。

2021-06-11

2021-0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