算命的说你命里缺我_算命的说你五行缺我

木云趁热打铁开始说服夜雨“这样的爱情在普通人的眼里虽然是禁忌的爱,但是我能够明白,爱就是爱,他不掺杂别的东西,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东西。”

夜雨看了看木云,虽然我的观点和您一样,但是听起来......就是莫名的羞耻啊......您也是老二刺螈了?

“虽然这样的事情很少,但是不能因为少,就不被世人所容忍,虽然我知道,这也算是一种心里疾病,但是疾病这个概念不也是人来定义的嘛,大众的标准就一定是对的吗?我看不尽然,总之您放心,我们一定会为您处理好您的事情的。”木云自信的说道。

这个时候夜雨应该已经要对自己这个知音倾吐一切,并且向自己询问应该怎么办了。来吧无助的少年,我会拯救你的!

夜雨:他到底想说啥?小缘到底跟他说啥了,难不成自己的表姐喜欢上了自己想让小缘当说客?呸呸呸,自己简直是在想屁吃.......真的是邪了门了,什么姐弟兄妹的,都得去德国骨科的好嘛,说不定还能上法制新闻........

“您......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小缘是我的妻子,一个月前我们刚刚办完婚礼啊.......”夜雨听了半天没搞懂,机智的网友教会了他......不懂就问。算命的说你命里缺我

“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私人医生弗兰克,M国名医。”李泽良说道。

“原来是M国名医啊,我说怎么这么自以为是。”林云笑了笑。

林云继续说道:

“李老,我们华国有句老话‘医武相通’,我想李老你知道吧?”

林云清楚,现在的难点,是如何才能让李泽良信任自己,并且愿意吃自己的丹药。

毕竟,以李泽良这样的身份,肯定是要防止被人迫害的,更不可能随意吃来历不明的东西!

只有博取李泽良的信任,才能让他吃祛病丹。

“当然知道,不过我找过一些高人帮忙,他们也没什么好办法。”李泽良说道。

“李司令,但我有百分之一百的把握,治好你的病,难道你不想根治吗?”林云微笑道。

“哈哈,不瞒你说,我做梦都想根治我的病。”李泽良笑道。

李泽良不光有心脏病,还有很严重的糖尿病,要靠长期注射胰岛素维持。

要知道,注射胰岛素的副作用不小,李泽良每天都要受到病痛的折磨,你命里缺我快穿是非常痛苦的,患病的人都知道这种折磨。

达到李泽良这种地步,对修炼者这种事情,肯定是知晓的。

“没错,我是一名修炼者。”

林云说话的同时,还将脚一跺地。

“砰!”

地下的地砖,瞬间崩碎。

“拥有内力的高手!”李泽良一惊。

站在旁边的弗兰克,也被吓了一跳,一跺脚竟然就能踩碎地板!

“据我所知,拥有内力的修炼者,大多年龄偏大,你如此年轻,就能拥有内力,看来不简单啊。”李泽良感叹道。

紧接着,李泽良摆摆手。

“都放下枪。”

那几个举枪对着林云的警卫员,这才将枪收回去。

看到林云展露实力,李泽良对林云的态度,也得友好了几分。

至于刚刚林云跟警卫员动武的事情,他也不准备再追究。

旁边的弗兰克,却不屑道:

“即便能踏碎地砖,也只是一介武夫罢了,跟治病有何关系?”

“李老,这位是?”林云看向弗兰克。

这时候,坐在鬼火摩托上的妖娆女子,一脸嫌弃的说道:

“亲爱的,你爸浑身真是太脏了,有这样的老爸,好丢脸啊。”

“谁说不是呢,这个废物整体脏兮兮的,我都好意思告诉我那些哥们,你命中缺我我爸是建筑工人。”小青年不屑到。

“亲爱的,我们赶紧走吧,这里灰尘这么大,我一刻都不想多呆。”妖娆女子捂着鼻子。

“好,我们走!”小青年拿着卡,准备上车离开。

“站住!”林云一声暴喝,

小青年和妖娆女子听到喝斥声后,都看向林云。

“小子,你谁啊?想多管闲事?”小青年皱眉看着林云。

“你知道,你动手打你父亲的行为,有多恶劣吗?”林云眼中闪烁着一股怒火。

这小青年的行为,让林云感到愤怒不已。

“这是我们的家事,管你屁事啊,是谁的裆没唔好,蹦出你这么个东西!”小青年一脸不爽的看着林云。

“既然这种事情被我给遇到,我就管定了,给你一个机会,把银行卡还给你爸,然后跪下向你爸赔礼道歉。”林云双眼微眯。

木云看了看夜雨,这个状态像是在思考什么,可能还是对自己不够信任吧。也对,毕竟这可不是什么小事情,需要慎重考虑,而且来的速度这么快,肯定是十分在乎那个女生的,哎,走一步看一步吧,自己能帮就帮。

“咳咳,我上一个患者啊,是沪地人士,是一个十分成功的大老板,手下有着一个集团,甚至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商业帝国。”木云决定和他叙述一下上一个病例,为自己获取一些信任,而且上一个患者也说过可以把自己的事情对外说。你命里缺我土味情话

“他有四个妻子,但是最爱的却是他的姐姐,姐弟两人甚至是生下了一个孩子,这件事情被他的父母发现,强制送到了我们这里,最后啊,我们成功的说服了他的父母,让他们能够幸福的生活在一起。”

夜雨都听懵了......Excuse me?what are you said?你丫的说啥?你确定你是把患者的家属说服了?这里是一个正规的心理诊所吗???我现在是不是应该举报这个地方???警察!这里有非法组织啊!

看着夜雨挣扎的面色,木云知道,自己赌对了!哈哈~不愧是我~就算是再难的病患在我的手里也能救好!

李泽良爱好阅读古籍,所以看过丹药的记载。

“不,没有失传,只是大家都以为失传了而已,我就会炼制丹药。”林云微微一笑。

林云现在,其实并不会炼制丹药,林云手里的丹药,是从师父那里得来的。

但是,林云不想给外人暴露,自己获得传承的事情,所以就说丹药是自己练出来的,这样最好。

当然了,林云获得的那般丹书,其实就有对炼丹方法的记载,林云只要想学习炼丹,不是不可能,只是学习需要花费时间,林云现在还没功夫去学习。

“你竟然会炼制丹药?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李泽良显得惊骇不已。算命说命里缺火怎么办

李泽良通过古书中的记载,知晓丹药的厉害,李泽良曾经还感叹,这么厉害的东西失传了,真是华国一大损失。

“我怎敢跟李老开玩笑。”林云笑道。

紧接着林云摸出一颗祛病丹。

“李老,这便是一颗丹药,名为祛病丹,能治百病,别说是心脏病、糖尿病,就算是癌症晚期,也能治。”林云说道。

“哦?林云小友,这便是丹药吗?可否给我过目?”李泽良显得很感兴趣。

而且,听到林云会炼丹药,李泽良跟林云说话的态度,就更加友好了,他清楚如果林云真是一名炼丹师的话,这样的身份,绝对十分牛逼!

“当然。”

林云将丹药交给李泽良的警卫,然后传给李泽良。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弗兰克,嗤笑道:

“一个黑乎乎的药丸,就号称能治百病?连绝症都还能治?我从医多年,这绝对是我听过的最可笑的话,李司令,这明显就是你们华国的江湖骗子。”

显然这个弗兰克根本不相信,林云手中的祛病丹,能够包治百病。

“你不知道,那是因为你见识浅短呗,不懂我们华国的中医精华。”林云冷笑道。

炼丹这门技艺,确实可以跟中医有一定想通。

之前在外面的时候,这个弗兰克就开口嘲讽过林云,说林云说大话,说林云只是一介武夫,林云心中就有些不爽,只是懒得跟他废话。

2021-06-11

2021-06-11